大众小说网 > 孤女她富甲一方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事发突然

第二百八十九章 事发突然

  苏瑶思来想去也没想通,谁会在这个时候针对月归酒馆,当初凉家针对自己的时候,也只是出来很多竞争对手,也不至于直接对酒馆做什么。

  苏瑶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总觉得有什么大事会发生。

  到了酒馆,苏瑶立马进去看了看那两坛酒,一坛桂花酿,一坛桃花酿,初闻确实是酒香,再仔细闻,确实是有一股特别的奇香。

  “昨日来的客人可都还记得有谁?”

  守夜的小厮支支吾吾,“昨夜大雨来的人不多,也就不到十人。”

  “还记得都是什么人吗?昨夜谁主要接待的,可有贵宾?”

  “我去叫小乙,他昨日负责接待的,昨夜因为要守夜,我白天都睡了,夜里差不多才过来,来了就直接去库房搬了酒,然后锁了库房,就一直在后院待着了。”

  “你去把伙计们都叫过来,我挨着问问。”

  苏瑶坐了下来,眉头紧锁,若没猜错,那奇香是容凌散,相传服了人会出现一些感染风邪的症状,同时会容易抽搐,若长期服用可能会危及性命。

  这京城能来月归酒馆喝酒的,身份都不算一般,若是谁家出了事,自己这酒馆怎么也脱不了干系。

  所有伙计都站成一排出现在苏瑶面前,除了那个守夜的小厮,其他都似乎是刚睡醒的样子,衣服都有些褶子。

  “最近有人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没有呢?”苏瑶慢慢问了句。

  大家纷纷摇头。

  “小乙,你都还记得昨日来人的样子吗?或者你认得出是哪家公子吗?再不济你们谁听到了他们下人称呼的名号没?”

  大家也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,面面相觑,开始互相回忆着。

  “应该有程公子,沈公子,还有一位贵宾凉公子。”

  “不是说有十人吗?”苏瑶蹙了蹙眉。

  “有些人不太认识,也是第一次来。”

  “凉公子是哪位凉公子?”

  “是凉南星凉公子,他似乎心情不太好,在二楼厢房喝醉了,后面来了位公子接走了他。”

  一位公子接走他?苏瑶总觉得这个公子也许就是黎敬,可昨日中午凉南星才喝醉了,为何晚上又来了?那如此说来黎敬倒是一直关注着凉南星的动向。可为何偏偏是昨日?

  “昨日姑娘们都在的吧?”

  “都在都在,不过昨日客人少,姑娘们表演了两曲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谁安排的?”

  “玉兰姐。”

  “姑娘们现在还在休息吗?小乙你去帮我叫她们过来一下。”

  苏瑶总觉得此事来得有些突然,但是又觉得也许是早就安排好的,只不过碰巧搬出来了那两坛酒,若是昨夜没有人喝那还好,若是喝了,那问起责来,酒馆可真是脱不了干系。

  小乙快去快回,跑了回来跪在苏瑶面前,“东家,不好了,彩莲她,她死了。”

  苏瑶一下站了起来,“什么?死了?”

  “我去敲了玉兰姐的门,跟玉兰姐一起去叫其他人,可没想到彩莲不给开门,情急之下,我踢开了门,发现彩莲吊在了白绫之上,早已没了呼吸。”

  苏瑶身体微微发抖,想起了在严府抢下来的小丫头,当时天真以为在自己的庇护下,能保她一世平安,可如今竟然命丧黄泉。

  “来人,去报官,保护好现场不要破坏,这两坛酒,也一并告诉官爷,说酒馆不知是不是被人下毒,昨日来的公子都挨家上门去看看情况。”

  苏瑶安排完一切,还好这容凌散不是剧毒,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,可彩莲为何会自杀?

  “木香,你回去请师傅到彩莲住处,其他人在这候着,等官府的人来,小翠你与我一起去。”

  苏瑶有条不紊地安排着,正准备出门,又觉有些不妥,才唤道刚出门的木香,“木香,你叫金辰来此处,我再过去。你先领着师傅去姑娘们的房间看看,让她们都先不要出门。”

  屋外雨还在淅沥沥地下着,苏瑶的心有些沉重,自己带彩莲过来还没好好栽培她,就遭遇此横祸,姑娘们是月归酒馆的招牌,此次姑娘出事,酒馆恐怕也得歇业配合调查,再加上那两坛被下毒的酒,苏瑶越来越觉得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向自己袭来,而这张网正在慢慢收紧。

  等待的时间十分煎熬,一众伙计们都不敢开口,站在一隅焦急地等待着。

  苏瑶就这么看着他们,似乎想要把人都看穿。

  过了好一会,官府的人和金辰同时到了。

  苏瑶给金辰简单交代了几句,便出了门。

  小乙站了出来,“东家,外面雨大,我驾马车送你过去吧。”

  苏瑶转头,看了他一眼,再看了金辰一眼,“不用了,你们都先在这配合官家调查,我得带些官家去姑娘们那里看看。金辰你照看好这里。”

  苏瑶转身对顺天府来的衙役嘱咐了几声,让领头的带了一队人马跟着一起去了姑娘们那边。

  小翠举着伞,“小姐,慢点,打着点伞。”

  苏瑶苦笑,都出事了这丫头还只想着自己有没有打着伞。

  苏瑶稍稍放慢了一点脚步,让小翠跟得上。

  “小姐,那死了人的地方咱们还是不去了吧,见了害怕。”

  “那都是我的下属,我理应去看的。小翠若是你害怕要不你去金辰那边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吧。”

  小翠咬了咬牙,“我还是跟着小姐吧。”

  “没事,我见过了,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。”苏瑶想起了那一天在刑场,自己亲眼看着宋文书死在眼前,那种心痛无力的感觉至今让呼吸都有点疼。

  看来师傅的药很有奇效,自己的记忆也悉数回来了,苏瑶的思绪飘了飘,但很快就被风吹醒了。

  衙役的人沉默不语,直接跟在苏瑶身后,本来有些不喜这么早起,但看到是苏瑶报的案,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  到了彩莲的房间,丁玉兰跟其他几个姑娘都哭红了眼,彩莲的尸体在那放着,盖上了白布。

  “师傅,可看出来了什么?”苏瑶看到公孙修站在一边,想必已经勘察过了。

  公孙修摇了摇头,“没有外伤,也没有中毒的痕迹,想来是真的自杀,只是不知为何非要自杀过不去。”

  苏瑶深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。

  :。:

看过《孤女她富甲一方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