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256章:诱拐千仞雪

第256章:诱拐千仞雪

  “看来是要动手了。”

  江裂手中的魂力溢出,手中的纸团顷刻间已经灰飞烟灭,随后化作点点火星消散在夜风之中。

  第二天,江裂就驾驭着一匹骏马离开了临郗城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  毕竟这件事可以说是开战的核心任务,知情的人越少越好,更何况此次除了绑回千仞雪,他还有其他打算。

  虽然他还没有吸收第九魂环,但以他如今的魂力水准,毗邻九十五级的封号斗罗,因此就算是单纯地以魂力催动自身速度,他也可以在一天之内赶到天斗帝国。

  至于如何引君入瓮,他在去天斗帝国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。

  但为了以防万一,他召唤了时年,通过时年作为传话筒,成功地把小菊菊给偷偷地引了出来,跟他见面。

  天斗帝国,索托城,郊外。

  “说吧,还专程让我跑一趟跟你亲自见面,所为何事?”

  菊斗罗律动着戴着金色手套的双手,抚摸过白皙的脸庞,笑道。

  因为江裂的帮助,他的实力提升到九十七级,原本之前还被最菜的独孤博虐过一次,弄得他十分狼狈,但在拥有了碾压般的实力后,统统这些早已经不再存在。

  小小独孤博,现在还不是他的手下败将,也就是仗着两个暗器忽悠他,现在的他,早已今非昔比!

  就算是对阵七宝琉璃宗的剑斗罗尘心,他也有信心一战!

  江裂施展自身魂力,向外足足扩散了千米范围,以此确保周围有没有实力过强的魂师跟随。

  菊斗罗震惊地看着这一幕,在江裂刚刚释放魂力的那一刻,他居然感受到了下意识的压迫感,这怎么可能!

  要知道,即便是一年前,江裂在魂师大赛上崭露头角的时候,也仅仅魂王的实力而已,一年,最多……最多也就魂圣的实力吧!

  菊斗罗不断安慰自己,刚才的一切,都是他多想了。

  睁开眼,确保周围的确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之后,江裂收回了魂力,淡淡道,“也没什么,就是想告诉你,从今天开始,你不用躲躲藏藏的了。”

  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菊斗罗一愣,嘴角浮起淡然的一笑。

  “等一会你就会知道了,随我去天斗城,我要面见太子雪清河。”

  “雪清河?”

  菊斗罗微微一惊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失声道,“莫非你已经知道,雪清河也是女人!”

  “也?”

  江裂一惊,狐疑地盯着菊斗罗看,“难道你也是,女装大佬?”

  “我不是……”

  菊斗罗摆摆手,脸上已经写满了震惊,要知道雪清河的身份可是武魂殿高级机密,知道的人不超过五指之数!

  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懂这小子了。

  菊斗罗思忖片刻,妩媚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凝重,“所以,你这次来,就是想让我骗千仞雪出宫,然后让我出手擒拿她?”

  “暂时还不用,除非万不得已,还轮不到你出场。”江裂眉头一皱,“但我想要堂而皇之地进入皇宫跟千仞雪见一面引她出来,还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  天斗城,皇宫。

  富丽堂皇的大殿门外,婢女盯着眼前的江裂,眨眨眼,露出惊奇的表情。

  “你是说,你这次来,是想跟太子殿下合作,投奔我们天斗帝国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江裂点点头,“本来我应该直接向陛下进言的,但考虑到此事的复杂性,我想提前跟太子殿下见一面。”

  “您请进。”婢女连忙推开门,把江裂请了进去。

  谁都知道,一年前江裂带着隐士学院在大陆上声名鹊起,连带着天斗帝国都赢得了莫大的声誉。

  所以江裂的到来,就似乎是天斗年轻一代的精神象征,人人巴不得跟他交好,更何况是天斗帝国皇室,因此一路以来,几乎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阻拦。

  在江裂走进大殿之后,婢女拉上门,与此同时,正在手握书卷,一身银白色长袍的雪清河,不,应该说是千仞雪,微笑着走了过来。

  “江兄,其实当年在魂师大赛上,我就预断了你的胜利,也早对你抛出过橄榄枝,想不到一年后,我们又见面了,还是以这种友好的方式……”

  “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,武魂殿是我们现在共同的敌人,倘若我们联手……”

  “打住!”

  江裂淡淡地打断了她,索性道,“我不是过来跟你谈合作的,我只是传达消息,千仞雪。”

  千仞雪直接瞳孔地震,面色也逐渐冰冷了起来,双手之中魂力攒动,“你,是怎么看穿我的?”

  “很简单,我已经加入了武魂殿,这次过来,就依照教皇大人的命令,前来天斗皇宫协助你,待到时机成熟时,我们跟武魂殿里应外合,一举拿下整个天斗帝国。”

  江裂满脸淡然。

  准备随时出手的千仞雪听到这句话,微微一惊,“你是说,你已经加入了武魂殿?”

  “不然我又如何得知你的真实身份?”江裂脸不红,心不跳。

  千仞雪眉头一蹙,惊疑道。

  “可是一年前,你是当着所有人的面,拒绝了比比东让你加入武魂殿的邀请,引发她的震怒,从那时候起,你根本不可能再加入武魂了,而且在此之前,比比东派人暗杀你,你现在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加入武魂殿?”

  千仞雪明显表示不信。

  江裂暗暗吃惊,面色依旧云淡风轻,“很简单,是个人就会有软肋,比比东把凌音关押了起来,逼迫我就范,以此威胁我为武魂殿做事,就算再不愿,我也只能试一试了。”

  “凌音?”

  千仞雪微微一愣,“略有耳闻,你跟她关系很好?”

  这个千仞雪,为免谨慎过度了吧!

  江裂暗暗咬牙切齿,表面上风淡云轻,“是的,下一代天使之神的传承者,千仞雪殿下。”

  “你!”

  千仞雪直接五雷轰顶,她快要获得天使之神传承的消息,只有她和她爷爷千道流两个人知道而已!

  “不用怀疑,威胁我的人就是你的爷爷,同时他也把这件事告诉了我,让我效忠你,做你的心腹,在谋划天斗之事时,同时帮你防着比比东。”

  千仞雪:“……”

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乱七八糟的,她都懵逼了。

  不过江裂透露出这么内部消息,特别是天使之神那个,已经让千仞雪彻底相信了许多,想了想,又问道。

  “我爷爷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?”

  “很简单,因为我是你的未婚夫。”

  “啊?”千仞雪懵逼了,“未婚夫?凭什么?而且你刚刚还说你是为了心爱之人才受威胁的,你怎么可能答应我爷爷这件事?”

  江裂头都大了,咬牙切齿道,“很简单,因为不仅比比东威胁我,而且你爷爷也威胁我,一个让我协助你,一个让我协助你的同时防着比比东,并且以未婚夫的名义保护你,我的身份是双面间谍听不懂吗!”

  “至于保护心爱之人……其实对我来说,真正的保护就是让她远离一切世俗困扰,不受羁绊和牵扯,与其守着他,还不如选择放手,让她独自一人去追求自己的幸福……”

  背着这些狗血的台词,江裂的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泪花,又帅又痴情,哽咽道,“放心吧,除了她,我不会再爱上第二个人,包括你!”

  千仞雪:“……”

  她其实想说,江裂刚才的那句话,有语病,而且重复了……唉。

  “好吧我相信你。”

  千仞雪思忖片刻,满脸无奈地叹口气,“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

  “有,但是此事关系重大,而且我要跟你交接一件特殊物品,就在皇宫外的荼木森林,需要你亲自过去,而且不能带任何护卫。”江裂满脸严肃。

  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  很快,千仞雪牵走了一匹骏马,对着身边准备跟随而来的护卫高喊了一声,“我去外围的荼木森林转一圈,五分钟之内就回来,任何人不许跟随!过了五分钟的时间,再来找我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天斗城,荼木森林。

  依旧天斗太子打扮的千仞雪骑着一匹骏马,来到了和江裂约定的地点,面色急切,“交接物品吧,我的时间所剩不多。”

  江裂转过身,淡淡一笑,“哦,可是我想耍赖了。”

  “你?!”

  千仞雪大惊失色,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在身边呼啸,她还未完全反应过来,整个人已经晕倒,被菊斗罗抱在了怀里,陷入了昏迷。

  江裂淡淡地看着这一幕,眼睛不经意间地看向了旁边的一株枫树。

  或许,从现在开始,他的身上就已经沾染上了阴谋,欺骗,鲜血……就如同这一株,红得似血的枫树,光是看着,就足以触目惊心。

  但这,也是他不可避免的。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