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242章:一个秘密

第242章:一个秘密

  离开了幻境隧道之后再出来,头顶已经一片艳阳天,一队休息歇整的军团刚刚操练完毕,经过各大军团营地,队伍肃整有序。

  江裂挠挠头,看了下时间,已经十二点了,随后来到营帐,洗了一遍冷水澡,换了身新衣服,随后就来到了第五营地的控制系军团,找到了田烽。

  田烽看见江裂的第一眼,就忍不住打趣道,“少主,本来我都替你请好三天假了,你倒好,第二天就回来了,不怕女朋友不愿意吗?”

  “行了,少打岔。”

  江裂淡淡一笑,“最近没什么事吧,赵叔那边军队调动的情况怎么样?”

  田烽收敛笑容,正色道,“目前来看没有异样,一切都在循序渐进地运转,赵公爵已经把三分之一的兵力分批驻扎在了我们邻近的烨水城、天方城等几大城池。”

  “因为那几个地方毗邻钢铁要塞,目前正在开采铁矿和稀有的玄铁金属打造兵甲器械,正需要人手,往常这种事情,调动军队也是合乎情理,所以不会引起什么注意。”

  “借助这个缘由,我们不仅把兵力分批换调在了几个城池,而且又掌握了大部分的金属材料,刚好在大战之前,可以再赶工制造一批优良战甲,用在我们的自己人身上。”

  江裂点点头,“目前为止,军队这方面的事情我还不太熟悉,再加上我身份特殊,不便引起太大注意,你们就多多费心了。”

  “这是自然,少主你放宽心专心修炼吧,其他的事情我们来想办法,我想,最多半年,我们就要真正地开始行动了。”

  田烽一脸严肃,“所以,在此之前,努力地提升你的实力吧,战场上瞬息万变,就算封号斗罗踏足,也有丧命的危险。”

  江裂神色一动,“这些我知道,对了,这三个月我的操练基本功也做好了,给我安排后续的训练任务吧。”

  “刚好我也准备通知你,那今天下午,我带你去适应比武场挑战训练,这个挑战主要是考验魂师的个人综合应战能力,跟斗魂场差不多。”

  “具体怎么个比法?”江裂一愣。

  “就是各大军团混杂的一种军队形式,点名挑战,也可以自己上台,对战不同实力的对手,人挺多的,基本上每人一天至少就要上场两次。”

  “比武场挑战……这个就算了。”

  江裂摇摇头,“虽然这里都是我们的自己人,但如果我在比武场上展现实力,恐怕会引起星罗皇室的注意,就不好我们接下来的安排了。”

  田烽一愣,“少主你是说,你怕自己的武魂暴露?还是说,你怕你的第六十万年魂环引起轰动?”

  江裂忍俊不禁,“如果真让我展现实力,就不是引起轰动那么简单了,田叔,你之前说想跟我来一场战斗,现在还有没有兴趣?”

  田烽一愣,虽然不明白他什么意思,但已经满脸战意,朗声笑道,“求之不得!”

  “换个地方打,最好没有一个人。”

  “跟我来。”

  很快,田烽带着江裂离开了军营,来到了附近一个人烟荒寂的山丘,此处还是背风坡,不受阳光直射,一片阴影,一股股清凉的山风吹来,山上的绿海摇摇晃晃,波涛阵阵。

  田烽站在江裂对面,微微抱拳,“在下八十七级控制系魂斗罗,武魂不死荧柳,请赐教!”

  说罢,他的身上,一点点白色的晶莹光芒开始运转,一株硕大的奇异柳树在他身后幻化了出来,那一条条柔嫩的枝条在阴影处闪烁着微微亮光。

  身上,两黄两紫四黑八个魂环在柳树的腰身上上下漂浮。

  江裂淡淡一笑,也没打算隐藏实力,向前踏出一步,黑、黑、黑、黑、黑、红、青、红八个魂环交替闪烁,一股强大的气魄释放,几乎以压倒性的气势降临。

  田烽整个人都傻了。

  本来他还战意升腾,全神贯注,时刻准备好出手,结果江裂身上的魂环升起那一刻,他的表情逐渐呆滞,整个人都麻木了。

  五个黑色的魂环,比他还多一个!

  更重要的是,两个红色的魂环,简直就跟不要钱似的。

  还有那个青色的魂环,那一圈神秘的青色浮光,看得他心里直发毛,绕是他习军二十余年,此刻两腿也是忍不住一颤。

  江裂身上的八个魂环,已经超脱他的常识和理解范围了。

  而且,如果他没有记错,三个月之前江裂刚来的时候,也只是魂帝吧。

  这这这……才三个月,直接魂斗罗,他的世界观已经在崩塌的边缘!

  十六岁的魂斗罗,他想都不敢想。

  “田叔,出全力吧!”

  江裂淡淡一笑,眸光锁定田烽,精得他一个哆嗦,到底是从军二十年,心理素质不错,立即反应了过来。

  “第七魂技,武魂真身!”

  田烽第一时间发动了武魂真身,四肢上的脉络和血管处,居然延伸出如同树根须发的黑色纹理,不死荧柳在身体表面幻化,异样非凡。

  “鬼面蛇沼!”

  江裂单手一挥,田烽的脚底下,一大片惨绿色的蛇沼浮现,田烽还未有所动作,脚底下猛得一空,整个人直接深陷泥潭。

  “呲!”

  与此同时,足足六条游蛇自蛇沼之中冲天而起,化作顽固的粗壮蛇线,层层缠绕上田烽的身体,发动噬咬,毒潭之上,一层层绿色的毒泡在爆破,凝起一片毒气。

  田烽面色一变,想要挣扎,结果一双双诡异的黑色双手死死地锁住了他的脚踝,六个鬼差自蛇沼中浮现,抬着棺材,蜂拥而上,顷刻间锁死了他!

  “第八魂技,柳林绞杀!”

  田烽的身上,万千柳条枝叶如同编制的藤鞭般,在原地发动了绞杀阵,席卷的柳条风暴掠过,所过之处游蛇尽毁,几个鬼差在彻底飞灰烟灭。

  不过鬼差毕竟有自身的机制在死亡的刹那,直接复活一秒,再次扑打而去,唰唰地蜂拥而上,在田烽身上抹上了两条血痕。

  “噗通。”

  不死荧柳发动的绞杀阵疯狂席卷,一大片沼泽爆破,田烽总算是冲破了蛇沼的束缚,整个人已经满脸狼狈,身上还落了伤。

  江裂略显意外,没想到仅仅一个第二魂技,就把田烽逼得这么狼狈。

  “封魔!”

  不等田烽反应,江裂脚底下一个顺势起步,镇魂棺祭出,直接命中田烽,彻底把他轰飞了出去,激荡起一片浩浩荡荡的烟尘。

  “等一下!”

  田烽倒在地上,胸口一阵气血翻滚,赶忙举起手,“我认输。”

  “没事吧。”

  江裂收回武魂,拉起了他,忍不住笑道,“这么长时间以来,我也是第一次跟人对战,没想到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田烽苦笑一声,看江裂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怪胎,“少主,以你现在的实力,恐怕普通的封号斗罗都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。”

  此时此刻,他也彻底理解了江裂刚刚所说的话,如果江裂在比武场上展现实力,别说临郗城,整个星罗帝国,乃至大陆都要轰动不止。

  不过这样一来,不止江裂,他们的计划也会彻底暴露了,得不偿失。

  江裂认同地点着头,“许久不跟人交战,我对自己的实力也还未完全掌控,既然你都见识到了,以后有时间你就跟我打下手吧。”

  “啊?好的……属下遵命。”

  田烽点着头,心底满满的敬佩。

  之前他佩服江裂,尊重他,是因为他的身份,以及天赋卓越的原因。

  而现在,他是心底里实打实地崇敬,被江裂展现的实力所折服,毕竟在大陆之上,实力为尊,他现在就是单纯地敬佩强者了。

  “我的实力除了赵叔,以及咱们云骑军几大军团的团长之外,不能向外透露半分,以免节外生枝。”江裂又嘱咐了一声。

  “是。”田烽点着头,迟疑片刻,笑道,“少主,我在你的身上,甚至已经看到星罗崛起的希望了。”

  “瞎说什么大实话!”

  江裂淡淡一笑,“不过现在说还有点早,等把眼前的事情平定了再说吧,比武场挑战训练我是不去了,直接给我安排拟态场地训练,或者军团模拟战吧,记得在底下安排好,知道我实力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  “属下明白!”田烽连连点头,笑道,“那我现在就把你的事情告诉赵琨,还有那几个家伙,也方便我们接下来的行动。”

  “你去吧。”江裂点点头,再次回到了营地,刚好,在自己的营帐外面,他看见了凌音。

  “想我了?”江裂眉毛一挑,看了看左右两边,没人,心底暗暗窃喜,拉着凌音溜进了营帐里,不等她反应过来,直接一番激烈的拥吻。

  与此同时,江裂不安分的手已经缠上了凌音的腰肢,就准备深入行动……

  “唔。”

  凌音面色一红,挣开了他的怀抱,面露狡黠,“说好的了,军事重地,不能有过分的逾矩行为。”

  江裂按捺下身体里躁动的邪火,无奈扶额,“可是这还有半年呢,你让为夫怎么忍得住?”

  “那你就忍着……”

  凌音说完,又是面色一红,轻哼道,“再说了,饥渴的又不止你一个。”

  江裂一愣,点头笑道,“好吧,看来我小瞧你了,毕竟在以前的时候,你也是跟我并驾齐驱的天才。”

  “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”

  凌音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,“说正事,我来是想告诉你,我已经完成花神一考了,现在五十八级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江裂整个人都凌乱了,“这才半天时间吧……不对,你上午的时候不是还在操练吗?你逗我呢?瞬间通过?”

  “不是瞬间,不过也差不多。”

  凌音一笑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像这个花神本身就是为我而生的,我完成一考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比修罗一考简单多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江裂眨眨眼,面露思忖,“花神是二级神邸,考验不会太难,再加上你天赋异禀,或许大概是这个原因吧,这么看来,你很快就能追上我了……”

  凌音抿抿唇,深吸口气,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,突然说道,“江裂,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  江裂一愣,看着她这异样的反应,“什么事?你……怀上了?”

  “什么呀,你认真点!”

  凌音面色一红,说道,“这件事,其实一直都是我的秘密,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。”

  “说出来。”

  江裂眨眨眼,突然间想到了什么,内心一个咯噔,“算了,既然是你的秘密,还是别说了……”

  凌音扑哧一笑,“你这是什么反应?你不说我偏要说,其实,我的身体里面,一直都……”

  “我不听我不听!”江裂捂住耳朵,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  凌音拉开他的一只手,笑道,“你听我说完,其实我总觉得,我的体内,仿佛沉睡着另外一种力量。”

  “嗯?”

  江裂满脸惊愕,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具体我也说不清楚,从我六岁觉醒武魂的时候,我就感受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,非常奇怪。”

  “直到前两天获得神邸传承时,我又感应到了体内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逐渐苏醒,很奇怪,说不上好与坏。”

  “但是我知道,这么多年以来,我能够领悟那么多的魂技施展能力,在自身的武魂上走出一条大路,自创魂技,甚至跟你打出平手,再后来越级击败邪月,都和它有关。”

  凌音眉头一蹙,“这种感觉,非常奇妙,而且我发现,伴随着我实力的增强,这股力量也在壮大,滋长,就像……”

  “就像什么?”江裂眼皮一跳,内心比凌音还要忐忑。

  “就像种子一样,生根发芽,甚至我害怕有一天,它会鸠占鹊巢,占据我的身体。”凌音面色一白。

  江裂眉头紧皱,“你是说,这股力量很有可能是一把双刃剑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凌音点着头。

  江裂怔愣片刻,问道,“除此之外,你没有其他秘密了?”

  “都告诉你了。”凌音淡然一笑。

  “那就好……”

  江裂的心底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凌音。

  他刚才好怕凌音说自己其实是穿越者,还好还好,虚惊一场……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