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219章:联姻

第219章:联姻

  “咦?为什么?”

  江裂眉头一皱,“莫非镇国大将军还有什么特殊的条件?”

  “对。”江魄点着头。

  想想也是,朱盛硕愿意协助江魄,是因为承认他皇室正统的身份,再加上当年先皇所托,但除此之外呢?

  他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谋反?如果不谋反,他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继续安安稳稳地坐牢他大将军的位置,享受万人敬仰的感觉。

  “那他的条件是什么?不会太过分吧?”江裂眼皮一跳。

  “很简单,你可以想一下,如果我们真的谋反成功,那朱家和皇室利益牵扯的第一步是做什么?”

  “按照惯例,联姻啊,等等……”

  江裂几乎脱口而出,不过下一刻他就愣了一下,面色一变,“老爸,你不会是想说,让他的女儿嫁给我吧!”

  “那是自然,届时戴昱身死,他的两个儿子,戴维斯和戴沐白就会沦为阶下囚,他们两人自然也就配不上朱家的两个女儿,朱家和皇室在这点上,几乎从来不会变。”

  江魄笑笑,“曹瑜就是朱盛硕的属下,所以之前我借曹瑜的身份,跟镇国大将军进行过沟通,他说务必答应他,一旦事成,就将二女儿朱竹清许配给你,以此作为条件。”

  “并且他特别要求,娶了朱竹清,你就不能有别的女人在后宫。”

  !!!

  “老爸你不带这样玩我的!我都有女朋友了!你考虑过自家儿媳妇的感受了吗!”江裂差点气得原地爆炸,眼睛喷火,“你拿我的终身幸福作为战争交换的筹码,想过我的感受吗!”

  江魄怔愣片刻,淡淡道,“自古以来,皇家的儿媳妇,从来都不会只有一个,但这次不一样,为了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,在家国天下面前,这些小家子的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?”

  “就算你喜欢别的女人,大不了私底下金屋藏娇,不把她放在后宫,或者朱盛硕眼皮子底下就行了,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教你吗?”

  江裂瞪大眼,无语凝噎,甚至感觉眼前的江魄突然陌生了起来。

  气氛一瞬间沉闷了起来,静得江裂甚至可以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。

  江魄意识到什么,叹口气,走了过来,“你的心情,老爸可以理解,你如果不情愿也行,那就以我自己的名义,娶了朱家两位女儿。”

  江裂抬起头,难以置信地盯着江魄,头都要炸了,“不是,老爸你……”

  他真的要醉了,难不成这件事成了之后,要么朱竹清变成他媳妇,要么就直接变成他后妈?

  三观碎了一地。

  江魄迅速冷静下来,如果事成之后,就算没有这个特殊条件,朱家和皇室也会联姻,难道说……这是一个死局吗?

  “如果不答应,镇国大将军是不是不会帮助我们?”江裂不死心地问道。

  “应该不会,他受先皇重托,临危受命,即便过去这么多年,也不会对此事坐视不理,可如果不答应,我也很难判断此人接下来的风向。”

  江裂颓然的坐下来,目光闪过犀利,“老爸,关于军队的事情,以后再说,我想见镇国大将军一面。”

  “好,我会安排。”

  江魄叹口气,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,“你老爸我的这种做法确实自私,我也明白你的苦楚,但这世上总归是有舍必有得的,看开点,你以后的人生道路,还有很长很长,要学会接受妥协,以及权衡利弊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江裂一只手扶额,闭着眼睛沉默片刻,继续道,“即便是我最后选择接受和妥协,也是在尽全力一试的基础之上,不然我不会甘心。”

  其实换成一般人,早就答应了,协助谋反,还把女儿送给你,爱情事业双丰收,但他要的绝不是这些。

  如果答应,他就不是他了。

  ……

  “驾!”

  曹瑜骑着骏马,江裂跟随着他,两人胯下的骏马一路狂奔,踏过软绵绵的草地,专挑各种小路走。

  只是如今江裂却是换了一身打扮,身上披着银色软甲,戴着头盔,就像是曹瑜的下属,或者同行,身上气势不减,颇有一副少年将军的风范。

  “少主,我安排过了,如今镇国大将军就在浩瀚城训练军队,离我们这里不算远,最多一天的路程,你跟紧我,我们抄近路,前面地势复杂多变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一天后,浩瀚城。

  作为星罗帝国的三大主城之一,浩瀚城无比繁华,但跟尼斯城金钱上的繁华不同的是,这里的繁华指的是城市中的各大势力,家族几乎遍地生花。

  特别是在军队训练方面,还有专属设立的上下一体,部门合一的军事机构的二级基础设施组织,在基层点上覆盖了从平民到魂师的所有人,并且还有帝国发放的津贴。

  由于军风的特殊影响,因此,浩瀚城之中纪风严明,上行下效,整体实力只能称得上最强,就连风剑宗都是坐落于此,包括其他一流宗门和学院。

  军事保障机构,军营第六分区。

  因为曹瑜本身就是朱盛硕麾下,手持通关令牌,带着江裂匆匆来到了目的地,随后穿过郊外的几条街市,来到了一所府邸,翻身下马。

  “就是这里了,因为将军要常年在外训练军队,考察军情的原因,所以就在这里临时建了一座府邸。”

  江裂纵跃而下,摆正了一下头盔,拍掉软甲上的土屑和枯叶,看着眼前的高大府邸,心中一颤。

  “走吧,随我去见将军。”曹瑜说道。

  “好……”

  江裂深吸口气,取掉头盔,跟着曹瑜大跨步进入了府邸。

  府邸左侧书房,江裂进去的时候,朱盛硕直立着身体,正在白纸上描笔,一笔一划之间笔势急转直下,扑面而来一股凛然的正气。

  至于他本人,虽然如今已是五十知天命的年纪,但身形挺拔,面庞刚毅,看上去顶多也就是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站如一棵松。

  曹瑜双手抱拳,“将军,江裂到了。”

  “你先退下吧。”沉稳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颤动。

  “是。”

  曹瑜退下,随后轻轻地拉上了门,守在了门口。

  江裂深吸口气,走上前,抱拳道,“将军,晚辈此次过来,是想跟你商议关于皇室联姻的事情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此时,朱盛硕也放下了笔,一双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锐利目光锁定在江裂身上,突然一笑,“所谓是少年出英雄,说的就是你吧。”

  “不敢当。”

  江裂汗颜,难不成朱盛硕是看上自己的天赋,所以才提出那样的条件。

  “晚辈这次过来,是想说,我已经有未婚妻了。”

  朱盛硕神色淡然,丝毫不显意外,盯着江裂的眼睛,“然后呢?”

  “我……我这个人比较死板,认定的人和物,就不会轻易改变,所以我想请将军收手,你可以提出其他的条件,我一定尽量满足。”

  朱盛硕轻叹一声,“此事,我跟你父亲商议过,可是倘若此事已成,你让我的两个女儿何去何从呢?”

  “况且曹瑜已经向我汇报了,以你十五岁就魂帝级别,还有十万年魂环的天赋,甩那个戴沐白一百倍,所以我才愿意把竹清托付给你。”

  江裂咬着牙,“晚辈觉得这件事,讲究一个你情我愿,竹清她的意见,也需要在考虑范畴之内。”

  “皇室之中从来没有你情我愿,她六岁的时候,我就已经把她的一纸婚约递交给了皇室,所以我不需要她的意见,做父亲的,还能害了女儿不成?”

  “……我。”

  江裂头皮发麻,这是不准备给他一点活路吗?

  “知道为什么要帮助你们谋反吗?”朱盛硕突然问了这么一句,“或者说,你们谋反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因为……遗诏?不对。”江裂刚说出口,就否定了这么浅显的回答,犹豫道,“因为你对先皇的忠心?”

  “你说的这些,都只是表象。”

  朱盛硕眸光一冷,“你想你应该也知道,如今大陆之上,星罗,天斗,武魂殿三分,形成了一个互相制约的三角阵。”

  “本来五千面前,星罗的实力遥遥领先于天的帝国和武魂殿,甚至有一并吞噬之势,可是现在,星罗帝国实力已然和天斗帝国持平了,除此之外,星罗必将引起大患!”

  “一边有武魂殿虎视眈眈,一直借机分化我们两大帝国的实力,一边有天斗帝国,国力日渐强大,再加上如今星罗内部贪污腐化严重,奢靡之风盛行,可谓是内忧外患。”

  “所以,我星罗需要一个明君,一个天赋和实力俱佳的君主,带领我星罗帝国整顿军治,扩充国力,吞并另外两大势力,一统大陆!”

  朱盛硕直视着江裂,正色道,“所以你刚才说的什么遗诏,忠心,先皇重托,统统都只是次要!”

  “我之所以愿意帮助你们父子,是因为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星罗未来的希望,你的天赋和实力,你的恒心,野心和决心!”

  “我也不是站在个人角度跟你谈这件事,我是为了星罗帝国以后的繁荣昌盛,星罗也需要一个时代的强者,引领它走向巅峰,这个人不是当今皇帝,也不是我,而是……你!”

  朱盛硕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满脸严肃,“你的身上,流着星罗皇室的血,你选择了星罗,它接纳了你,你就要担起这个重任!”

  “是,我明白了!”

  江裂攥紧拳头,顿时热血沸腾,但同时也忍不住面露羞愧。

  不愧是镇国大将军,他以为朱盛硕是想以权谋私,换取朱家一家独大的好处,现在看来,朱盛硕真正在意的,是星罗帝国这个国家现在和以后的发展,甚至整个大陆未来的演变趋势。

  还有他老爸,江魄,思考的也是家国天下,只有他……这么一对比,他的格局明显太小了。

  朱盛硕似乎想到了他在想什么,面色稍平,“你还小,经历得不够多,但是这同时也是你的优势所在,记住我的话,在这个时势纷乱的时代,万物一念变现,千变万化,守住自己的心,你才能走到最后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江裂深吸口气,“那,将军,竹清的事情,可不可以……”

  “随我来,这件事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。”朱盛硕转过身,轻轻一招手。

  “好!”

  江裂精神一震,跟了过去。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