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218章:朱盛硕

第218章:朱盛硕

  江裂顿时头大,站起来挠着头,感觉自己要秃,“可是老爹,谋反是大事,不是说着玩玩的,你真的有把握夺回皇位吗?”

  “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来星罗帝国,没去过多少地方,但说到底星罗帝国几乎也是大陆的半个天下,且不说下四宗,以及附属的五大公国和一些主城,单是戴昱手里的军队,管辖的总兵力,至少也要达到五十万的级别吧?”

  “他们这些军队里,又有多少封号斗罗?魂斗罗?魂师的规模和结构比例我们都不清楚,以及那些大型攻城器械,战略物资等等。”

  “还有,就算我们拥有抗衡星罗帝国军队的实力,如果我们发动谋反,天斗帝国和武魂殿肯定不会坐视不理,他们恨不得把这场战争搅成一锅浑水,从而捞取好处……”

  “就算到时候我们赢了,星罗帝国因为大规模内战,却早已变成了一个外强中干的空壳,只能白白便宜那些暗中觊觎的小人,说不定还会变成傀儡!”

  江裂眉头紧皱,越说越激动,本来还想再说些其他方面的问题,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“总之,老爸,我的意思是说,谋反不是一件小事,你至少要有七成以上的把握才能实施,不然我可不陪你趟这趟浑水……”

  江魄怔愣片刻,转过头看着江裂,一只手揽在了他肩膀上,不由得一笑,“江裂,老爸很欣慰,你跟过去相比,的确成长了不少,在思考问题方面,也成熟了许多。”

  “……所以,老爸你把握吗?”

  江裂揉了揉太阳穴,感觉头大,虽然他是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谋反大事,怎么说,他也不是当年坐等吃山空的悠闲富二代了。

  从来到这里,一路上经历这么多,时间总归是教会他成长的。

  江魄淡然一笑,“行了,如果我仅仅只是说一句我有把握,你估计也不会相信,这样吧,我把我们的现有优势,以及筹划告知与你,你自己分析这场战斗有没有把握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江魄带着江裂来到了一处光线敞亮的房间,两人对立而坐,随后卷开一张地图,“你觉得,我们眼下最大的劣势是什么?”

  江裂一愣,脱口而出道。

  “自然是军队,其他不说,单论人数优势,星罗帝国就会数十万的军队,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,面对这数十万敌军,就算是几个封号斗罗单枪匹马地冲过去,也要陨灭。”

  “刚才我和曹瑜所带领的五十人皇家骑士团战斗的时候,你别看我实力强悍,还不是差点凉凉……所以如果没有大规模的军队底子,谋反基本免谈。”

  江魄点着头,“你说的不错,双方兵力的直接差距,是影响最终战局的一个关键性因素。”

  “你老爸我也不是傻子,如果没有十足的筹划,你以为我是跟你闹着玩的呢?早在八年多前我喝了你的药剂,恢复实力之后,就一直在暗中筹划,直到现在。”

  江裂震惊不已,“这么说,我在诺丁学院和隐士学院的时候,其实你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,而是……专专心心地搞事业?”

  “哼,那当然,不然你以为这些年我都是闲过来的吗?别说我恢复实力,就在你刚出生那段时间,我也没少四处收集情报,或者资料什么的,没有计划的准备,就是坐以待毙。”

  江魄呷了口淡茶,说道。

  “当年我逃出来后,戴昱以我叛国的名义,四处派人追杀我,后来登上皇位,把我的众多部下全部重新编制,随后逐渐分化,变成了他自己的势力,各自揉杂在一起。”

  江裂眉头一皱,“这么看来,那家伙果然老谋深算,可是二十年过去了,你的那些部下,只怕早就把你忘了吧?时间会消磨一切的……就算当年他们对你忠心耿耿,如今也……”

  “是啊,如今时移世易,多少人当年跟随我建功立业,一路披荆斩棘,只是伴随着我的离开,他们其他人也被卷进了戴昱的帝王权术之中。”

  江魄微微一叹,唏嘘道,“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当年我被刺杀之时,父皇奄奄一息,遗诏上也是让我继承皇位,可惜消息却被戴昱在宫内封锁了,但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在少数,特别是当年的各大统领,文武百官以及镇国大将军,都知道此事。”

  “在我离开之后,戴昱严令秘密处决了一些知内情之人,随后威胁其他人,此事也不了了之。”

  “这些,都是曹瑜告诉我的,他当年跟随于我,后来被任命为皇家骑士团第二分队的军团长,在镇国大将军,朱盛硕的麾下效劳。”

  “等等,你说的这个镇国大将军,朱盛硕,他莫不是……朱竹清的父亲?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江魄淡淡一笑,“朱家身为星罗帝国的一流贵族,世代就和帝国皇子有联姻的传统,这样一来,朱家身为星罗皇室背后的主力军,他们两者的利益,会因为联姻关系彻底捆绑在一起。”

  “所以历代的朱家家族,和星罗皇室都关系匪浅,并且深受信赖,朱盛硕的两个女儿分别和星罗两大皇子联姻,也因此手握重权,他手中直接管理的军队和其余贵族阶层的附属军队,就达到了十五万这个数目。”

  江裂眼皮一跳,吞咽了口唾沫,“所以说,镇国大将军一家,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此战最大的阻力?!”

  “不,他们是友军。”

  江魄淡淡一笑,语出惊人。

  江裂顿时如遭雷劈,“友军?!你是说,镇国大将军朱盛硕会协助我们谋反?这怎么可能?他的两个女儿都和皇室联姻了?”

  “况且,朱家不是一向都对皇室忠心耿耿吗?他为什么要帮我们?”

  江裂的小心脏有点接受不了。

  “还记得我刚才说过吗?先皇遗诏,在宣布我继承皇位后,戴昱发动宫变,但遗诏在当年的大战之中意外丢失,所以朝堂之上,文武百官一致默认,戴玹并不是继承皇位的正统。”

  “然后呢?就算他不是正统,可他一句话的事,就会有人人头落地谁敢不服从他?”

  “你说的没错,但是别忘了,一味地压制和剥削只会引起公愤,虽然众人嘴上,心里亦有不满之意。”

  “况且,当年镇国大将军临危受命,被先皇寄予重托,所以在他看来,我才是真正的皇位继承正统,只是迫于无奈,只能听命于戴昱,伺机行事。”

  “而先皇遗诏,也正是在他手中,他尊重的是先皇意志,而不是依靠暴力上位的戴昱。”

  “所以他就这样决定协助你谋反?”

  “不。”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