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216章:当年事

第216章:当年事

  “老爸……”

  江裂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走来,脸角熟悉的轮廓逐渐清晰,忍不住瞳孔一颤。

  就在刚刚跟曹瑜大战的时候,他心中都有几分忐忑,在想江魄会不会已经被抓住,或者在阴曹地府了。

  如今真人出现在面前,心口吊着的一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。

  “你小子,两年多不见,实力大涨啊,看来格莱特那家伙没少给你开小灶。”江魄走过来,脸庞坚毅的线条在嘴角融汇出一抹欣慰的笑,难得露出正色,轻轻抱住了他。

  江魄对于这便宜老爸的突然煽情有点不适应,推开了他,满脸惊疑地问道,“这里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刚刚过来的时候,这里就已经被星罗的皇家骑士团包围了,还有这个人!”江魄指着旁边的曹瑜,咬牙切齿。

  曹瑜一惊,面露尴尬,直言道,“江裂,啊呸,少主,在下刚才也只是试探性的攻击而已,并无恶意,是主上大人说你实力强悍,所以我才带着部下火力全开的,谁知道你的实力……我简直就跟做梦一样。”

  曹瑜说到最后,面露苦笑。

  他身后的部下也深有同感地点着头,特别是想起刚刚江裂身上的第六红色魂环,他们就差点窒息。

  “不是……你们,什么少主?这么说我们是自己人?”江裂懵逼了,扭过头看着江魄,脸上是大写的懵懂。

  江魄点着头,“不错,儿子,这些人都是我二十多年前的旧部,这是你曹叔,他手底下的铁血军队,你刚刚也已经见识过了,单论配合和默契,足以碾压你魂师大赛上遇到的所有队伍。”

  “还有你第一波遇到的那些敌人,他们也是我的旧部,只不过被你打了个猝不及防,团长李沾和他的手下都是自己人,所以……你刚才和曹瑜战斗的时候,我把他们救下了。”

  江魄说着,分别提出来两个小家伙,左手魔鬼松鼠,右手猫头鹰环蝶,一手一只,“你的这两只魂兽想要杀了那帮人,被我暂时捉住了。”

  “啾!”魔鬼松鼠的尾巴被江魄捏着,小爪子在半空中蹬啊蹬。

  至于它老公,更是可怜,两只翅膀被江魄风淡云轻地捏着,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  “你你你!”

  江裂后退一步,如遭雷劈,简直不敢相信,两只九万年魂兽就这样被江魄简简单单地攥在手里?!

  怪不得刚刚战斗的时候,他发现魔鬼松鼠和猫头鹰环蝶迟迟不来增援他,敢情是被江魄抓住了。

  “拿好。”江魄递给了他。

  赶紧接住手里了,两个小家伙显然是受了不小的刺激,还瑟瑟发抖。

  曹瑜嘴角带笑,“少主,主上大人的实力,早已今非昔比,九十六级的封号斗罗,可不是说着玩的。”

  “行了,曹瑜,带着你的部下巡逻去,刚刚的动静,可能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,你抓紧时间回星罗城向皇帝禀报此事,就说刚刚发生了魂兽潮暴动,不能让他起疑心。”

  “是,末将领命!”曹瑜点着头,带着众人离开了。

  江裂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  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,“老爸,你不会是……星罗皇帝的私生子吧?”

  “滚!臭小子,随我过来,你就会知晓一切!”江魄拉着他进入了钟秀谷的最深处。

  钟秀谷的风景绝对配得上它的名字,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,所过之处青山绿水,鸟语花香……

  唯一不好的就是,他喵的,这里怕不是魂兽的老巢吧!走三步遇见一只魂兽,而且更加诡异的是,这些魂兽看见江魄都十分友好,淡淡路过。

  江魄再一次震惊了,“老爸,你不会是十万年魂兽吧!”

  “一半一半吧。”

  江魄说了一句差点震碎江裂三观的话,带着他进入了一个山体隧道,按动开关,山门大开,里面赫然是一副新天地,比猴哥的水帘洞装修效果好多了!

  入眼就是一个碧水洞天的福地,江魄带着江魄兜兜转转,打开了一条密道,来到了一个略显简陋的密室。

  “坐吧。”

  江魄说着,让江裂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,他自己则是坐在了江裂对面,然后大手一挥,两杯茶上白烟袅袅,仿佛万千思绪般漂浮在两人中间。

  “咕嘟。”

  江裂喝了一口,吐了吐舌头,苦不拉几,“老爸,你先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?你和星罗皇室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  江魄沉默一息,说道。

  “我的真实身份是当今星罗皇帝,戴昱同父异母的胞弟,戴玹,他的两个儿子,戴维斯和戴沐白在辈分上,理应叫我一声皇叔。”

  “当然,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江暮云,是我自己起的。”

  “噗!”

  一口茶水吐出来,江裂感到石破天惊,艰难地吞咽着口水,“那你的武魂怎么解释?”

  “是这个吗?”江魄淡淡一笑,身后同时幻化出镇魂棺和邪眸白虎两个武魂,仿佛虚假……

  江裂擦了擦眼,开启火眼金睛,顿感心惊肉跳,半天憋不出来一句话。

  江魄明白他此刻内心的惊涛骇浪,端起茶杯,耐心解释道,“二十年前,戴昱和戴玹两兄弟争夺皇位……”

  说着,江魄单手一指,一束细小的光波进入江魄的额头,仿佛无数零散的记忆碎片开始重组,唤醒……

  时间回溯二十年——

  星罗帝国祭祀大厅。

  “砰!”

  戴昱一脚踹飞伤痕累累的戴玹,修长的手指淡淡拂过皇权剑上的血珠,冷冷笑道,“二弟,如今,皇权剑如今已在我的手中,你没有胜算了!”

  “你卑鄙无耻,居然假借父皇遗诏的名头,在这里暗算于我……”戴玹胸口的金色长袍染上了一片血红,嘴角咳出血丝,眼睛死死地盯着戴昱,满脸不甘和愤怒。

  戴玹淡淡一笑,手中的灿金色长剑褶褶生辉,直指戴玹。

  “卑鄙也好,光明正大也罢,只要能够获胜,我无所谓,你一个将死之人,更无法干预我今后的道路。”

  “是吗?我得不到的,你也休想得到!”

  戴玹怒吼一声,凝聚最后的力量,直接朝着身后的一具悬空巨棺撞去!

  “你疯了!那是先祖传承将近万年的圣物,戴玹你敢!”

  戴昱大怒,挥动皇权剑想要阻止,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!

  “砰!”

  戴玹惨然一笑,猛得一个纵跃,身体向后倾倒而去,并且周身的血流开始爆发,仿佛一个血人冲了过去,躺在了镇魂棺的棺材板上,身上的鲜血似乎触发了某种禁忌,捆绑住镇魂棺的锁链开始闪烁,发出红色光亮……

  “呲。”

  化作血人的戴玹从口中咳出血丝,身体就像液体一样,整个人直接融入了镇魂棺之中,与此同时,一股强大的狂暴力量开始在融合,交汇。

  “不好,大皇子,镇魂棺的封印,要冲破了!”

  他身后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站出来,跪倒在地,满脸悲愤地注视着发生异变的镇魂棺,“星罗帝国世代传承的十万年魂兽……”

  戴玹满脸惊恐,刚上前一步,正准备冲过去。

  “砰!”

  镇魂棺猛然爆破,化作零零散散的木屑,甚至齑粉,消散在四周。

  紧接着,一个全身染满鲜血的人走了出来,戴玹的模样,眼睛里却是来自魂兽的阴狠……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