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188章:邪月的阴影

第188章:邪月的阴影

  总决赛,个人淘汰赛第二轮第一场,凌音对战邪月。

  凌音的目光飘向比比东,即便是他,也未曾想到,为了对付凌音,武魂殿第二个上场的人就是邪月。

  邪月是五十二级强攻系战魂王,拥有单体绝杀的器武魂月刃,在武魂殿参赛学员所有人之中,他的攻击力量是最为强悍的。

  就算江裂遇上,恐怕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击败他。

  对于这一场比赛,所有人都面露期待,毕竟之前的总决赛战斗,邪月从来没有单独释放过魂技,仅仅依靠和胡列娜的武魂,妖魅,就威吓全场。

  因此,这一场战斗,必须好好观摩,以便个人淘汰赛之后的团战上,他们能够预防一二。

  擂台上,邪月站在凌音的对立面,他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九零开外,一头整齐的黑色短发如同钢针一般竖立,脸色很平静,一股无形的强大信念似乎完全是又他体内迸发出来的似的。

  月刃武魂释放,他的身上,两黄两紫一黑五个魂环依附在腰间。

  邪月的月刃并不是一柄,而是两柄,两柄通体血红,宛如弦月的弯刃,他的双手分别握在月刃中央,目光冷冷地凝视着凌音。

  魂王对战魂宗,可以说,这一场比赛毫无悬念。

  甚至在场大部分人都直接在心底判定凌音输定了,毕竟差距太大,除了八级魂力差距,还有一个万年魂环。

  江裂抿着唇,一言不发,这种时刻,除了相信凌音,祈祷她获胜,他也没有其他方法了。

  “花噬。”

  凌音的表情出奇的平静,单手释放彼岸花,切换轮回状态,朝着邪月的直面方向试探而去。

  “斩魂!”

  邪月紧握手中的两把月刃,第一魂环亮起,血红色的光华闪过,直冲而来的彼岸花直接化为粉碎。

  “第二魂技,月闪!”

  在粉碎完彼岸花之后,邪月嘴角一咧,猛得投出手中的月刃,两把月刃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前跃进三十米之时,月刃突进的位置旁边,邪月直接现身,就像是通过武魂瞬移了过来,直逼面前的凌音!

  邪月两手横起月刃,如此近距离直接攻来!

  “呲!”

  “轮回。”

  凌音眸光一凝,单手一挥,脚底下一束曼珠沙华冲天而起,依靠弹力猛得跳跃到了邪月三十米开外的位置,随后操纵轮回状态的彼岸花,不停地闪避着邪月的袭击。

  “花噬。”

  不仅如此,凌音再次连续性顺发第一魂技,大片妖艳的红色花海怵然出现,在擂台上翻滚,如同血浪一般,摇曳出鲜亮的瑰丽。

  “月闪!”

  邪月依靠第二魂技再次近身凌音,两把月刃飞旋而去,却仅仅只是粉碎了两朵彼岸花。

  擂台场上,凌音借助大片的彼岸花海来回跳跃,翻滚,在一个个彼岸花“跳台”上健步如飞,化作一抹血红色残影在花海中不停闪烁,躲避着邪月的进攻。

  “哼,想跟我玩消耗战吗?痴心妄想。”邪月冷冷一笑,第四魂环直接闪烁一亮,随后,他手中的月刃上闪过一道道飘忽不定的黑色残影,仿佛其中蕴藏了无数奥秘。

  “第四魂技,弦月弥天杀!”

  “呲!”

  邪月粉碎身旁的两朵彼岸花,整个人高高跃起,两把月刃上闪烁出黑曜的光芒,两手一沉,在身前划过,随后猛得向前斩出一大波凌厉的月刃残影!

  咋眼一看,这些月刃残影自月刃之中飞射而出,足足有上百条,一个个形如鬼魅,呲呲地冲掠而出,一时之间,直接剿灭了在场所有的彼岸花!

  层层叠叠的花海落下,在擂台之上覆盖了足足三厘米之高,月刃残影所过之处,血花激荡,无不化作齑粉!

  “看你这次还如何逃。”

  “第三魂技,螺旋绞杀!”

  邪月冷笑一声,两把月刃在手中交叉重叠,对准凌音所在方向,猛得向前轰杀投掷而去,两把月刃在飞行过程之中直接凝聚成一把,威势惊人!

  并且这一招的速度极快,就算是凌音瞬发第一魂技,也来不及躲闪。

  但实际上她也没有躲闪的想法。

  “轮回。”

  凌音脸色凝重,召唤一束彼岸花,两手运转魂力,将花心对准了激射而来的月刃,在月刃冲进花萼的一瞬间,直接闭合花瓣!

  此刻,邪月的攻击就像是一只苍蝇,突然被猪笼草吞噬了进去!

  “呲。”

  月刃被彼岸花吞噬,并且在里面不停地躁动。

  彼岸花之中,血红色的光芒不停闪烁,凌音几乎抽出了两成的魂力提炼到花身上,用来抵御这次进攻。

  “还给你。”

  凌音突然一笑,单手运转魂力,下一刻,闭合的花瓣猛得大开,其中的月刃在花心的弹跳作用下,以往返的形式,猛得被激射出去,直对邪月!

  “什么!”邪月惊了,他的攻击,居然被凌音反弹了回来!

  此刻,月刃不在他手中,他根本无法使用月闪进行躲避,耳边传来迅猛之声时,飞旋的月刃已经呲一声,划破了他的肩膀,留下一个大血口!

  众多观战者惊了,这才两分钟时间,没想到最先受伤的是邪月。

  “血染芳华!”

  凌音淡淡一笑,从现在开始,战局将有她来主导。

  一朵巨型彼岸花直接压场降临,硕大的花萼微微伸展。

  “唰!”

  突然之间,巨型彼岸花之中,猛得钻出来两条血红色的触手,化作血色长鞭直击邪月周身!

  不仅如此,愈来愈多的血红色触手自彼岸花之中伸展而出,仿佛拥有灵魂一般,席卷全场!

  这突如其来的阵势,直接把所有人都惊到了,包括隐士学院众人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江裂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他没想到,凌音居然隐藏了如此之强的底牌,彼岸花之变异蚯网!

  看来是之前凌音吸收完那个【鲜血之触】之后,武魂获得的变异,只是没想到她会隐藏到现在!

  “斩魂!”

  邪月神色一惊,手握月刃,飞快地切割掉两条进攻而来的血色触手,只是那边触手刚被斩断,又迅速生长了出来,猛得缠紧了他的肩膀,血红色的触手探进了他的伤口之中,疯狂吸食鲜血!

  “啊,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!”

  邪月大惊失色,强忍住肩膀处传来的疼痛,发动魂技,飞快地斩断旁边的血色触手。

  “呲!”

  在凌音的掌控之下,十几条血红色的触手自巨型彼岸花中心绽放,一层层地对着邪月包围而去,鲜血的味道,引来了更多的围困和厮杀!

  “砰。”

  邪月刚斩断吸食自己肩膀的触手,还未反应过来,一条血红色的长鞭猛得击打在了他的胸膛上,把他甩飞了出去,更多的血色触手如同地狱亡魂般,紧紧缠绕着邪月,把他层层包裹!

  “啊!”

  邪月发出了惊恐的惨叫,一时之间战局逆转,他被围困在了血红色的牢狱之中,被彻底碾压,压制得死死的。

  众多观战者无不背脊发凉,光是看到这一幕,他们就忍不住打颤,如此密集的攻击,还有蚯网那惨无人道的再生能力,简直逆天。

  “嗤!”

  邪月发动月闪,猛得脱离层层蚯网的束缚,全身上下,早已鲜血淋漓脸上也写满了惊恐,不论此战输赢,这都将会是他以后的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“第五魂技,覆灭噬魂斩!”

  邪月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,趁着那些血色触手还未接近,迅速发动了第五魂技,紧接着,一大道恐怖的弦月虚影从天而降,轰然覆临在彼岸花上!

  “鲜血风暴!”

  凌音神色一凛,毫不畏惧,直接驱散彼岸花,凝聚成一朵摇曳的鲜血风暴,其中杀机毕露!

  “冰焰花姬。”

  凌音自知鲜血风暴无法抵御邪月的攻击,发动第四魂技,在冰焰花姬出现的瞬间,直接引爆,大片的冰蓝色火焰自前方爆破,一场冰火盛宴!

  “砰。”

  魂技碰撞,剧烈的魂力波动越演越疯狂,在擂台上爆破,闪烁出一大片刺眼的混沌光芒!

  “噗!”

  弥漫的烟雾之中,邪月整个人倒飞了出来,口中喷血,全身上下伤口遍布,已然受了重伤,死死地凝望着前方,垂下头颅,彻底昏死了过去。

  刚才发动第五魂技,他本就是重伤之躯,再经过刚刚的魂技碰撞,没有死都算他命大了。

  另一边,烟雾散去,一束摇曳的彼岸花在众目睽睽之下寸寸凋零,残败,最后,露出了其中大汗淋漓的凌音。

  虽然面色苍白,还好并无负伤,只是消耗的魂力过多。

  全场死寂一片。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