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129章:反套路

第129章:反套路

  告别了于矢之后,江裂走出屋子,才看见格莱特和索妮娅还在门外等着,赶忙走了过去。

  他这才发现,格莱特还雇了一辆轿子,随后三人一起坐进了里面。

  车夫吆喝一声,就操纵着马匹朝着索托城的方向出发了。

  轿子里面,江裂盯着索啊娅,才发现她的面孔一片煞白,毫无血色,就连嘴唇上的红润都淡去了许多,整个人看上去就很虚弱。

  “干娘……你没事吧?”

  江裂替索妮娅擦了一把汗,想来是索妮娅本就身体有恙,刚才又多次使用魂技,消耗了大量魂力,现在看来说不定就是牵动内伤了。

  “还好,放心吧。”

  索妮娅点着头,从魂导器中取出来一个纤细的红色瓶子,吸取了几滴里面的红色粘稠液体,才微微露出笑容,不知想到了了什么,才说道。

  “其实刚才那种情况,如果我用第八魂技,涅槃之血的话,效果应该会更好,不但能够保住他的性命,应该还能大幅度增强他的实力,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你真的那样做了,恐怕就不是身体虚弱这么简单了。”

  格莱特接过她的话茬,眉毛一挑,满脸认真地说道,“索妮娅,你之前答应过我的,在保护别人之前,自己一定要安然无恙。”

  “我知道,就是觉得有点可惜。”

  索妮娅笑了笑,也不再说些什么。

  江裂实在忍不住疑惑,问道,“干娘,干爹跟我说,你中毒有十五年了,这毒就这么恐怖吗?以你现在的实力,都不能自己解开?”

  “是一种奇毒,非常复杂,这毒不是解不开,而是已经融入了我的身体,成为了我的一部分。”

  索妮娅语出惊人,继续道,“这种毒叫做骨蝾,早就已经融入了我的四肢百骸之中,所以我和它现在是共生关系,除非我死了,或者成神,否则它就会一直存在我的体内,永不消失。”

  “这么恐怖!”

  江裂听得心惊肉跳,“那这种毒的具体症状是什么?”

  “是一种伴生性毒素,跟寄生不同的是,骨嵘不可分离出来,以蚕食生命力为生,中毒者使用魂技,或者大量消耗魂力,就会引起反噬。”

  “所以它的主要特征就是吞噬人体的生命力量,而且最近这段时间,骨嵘的爆发周期越来越短了。”

  格莱特满脸严肃,“所以,这一直是为什么,索妮娅在学院里面,很少使用武魂的缘故,但你们刚入学那一天,她还是发动了涅槃之血,为你们塑造体质,当天受到反噬,受伤不轻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不过既然是毒,就算不能解,也有缓解办法吧?!”

  江裂看向格莱特,问道,“这种毒潜伏在十五年,你们应该也研究出什么策略了吧?”

  格莱特一愣,认真地点着头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通过这些年的观察,我发现,索妮娅的实力越强,骨嵘爆发的时间周期,以及速度越快,但这也只是骨嵘的其中一个生命阶段。”

  “骨嵘害怕的有两种情况,一种就是绝对的消亡,另一种,也就是最大程度的生命释放能力,这两种极端情况,就是它的克星。”

  “消亡也就是中毒者死亡,它也会死,但这种方法不可取,而另一种方法,就是获取强大的生命气源,以此来反制骨嵘。”

  “可是,你刚才不是还说,骨嵘主要不就是吸取生命力吗?”

  “是这样没错,但也是分情况而定,就像是一个天平,平衡的能量获取会以圆的形式进行周期循环和抵消,而绝对性的生命力能量,足以压倒天平的另一端,从而极大程度上反制它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江裂听得一愣一愣的,“这么说,干爹你有什么具体办法吗?”

  格莱特目光一闪,说道。

  “当然有,办法就是,让一只十万年魂兽,献祭给索妮娅,成为她的第九魂环。”

  “十万年魂兽的献祭,不仅不会产生任何怨念,还会释放出极为庞大,而又精纯的生命能量,我相信,在那一刻,它一定会彻底压制骨嵘。”

  “这有点难度……”

  江裂听了,不禁汗颜。

  怪不得都这么长时间,索妮娅一直都是九十级的实力,也不获取魂环,原来是要找到一只十万年的魂兽……

  不过想让十万年魂兽献祭……恐怕不可行吧。

  看过剧本的他知道,小舞献祭给了唐三,但人家那是真爱啊,十万年魂兽本来就少,又不是傻子,凭什么献祭。

  除非用逼迫的办法,就像之前格莱特施展十万年的幻觉魂技,逼迫万年鬼针草献祭给他那样。

  “那个,干爹,我说实话,这恐怕有点难度,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  江裂挠着头,索性问道。

  格莱特揉着眉心,想了想,才说道,“我已经有了想法,只是……现在时机还不成熟,还需要等待。”

  “那这么说……你找到合适的十万年魂兽了!”江裂神色一惊。

  就连索妮娅也露出惊讶的表情,直勾勾地盯着格莱特,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  “行了,这点你们不用操心,我也只是有了一点苗头,在没有充分的准备之前,我不会行动。”

  格莱特说着,目光突然瞄向江裂,面含深意地问道。

  “小子,如果是你,应该也希望帮助索妮娅吧。”

  “当然了,干娘的事情,就是我的事情,不过前提是,我能够帮上忙就不错了。”江裂满脸苦笑地耸耸肩。

  毕竟跟十万年魂兽打交道,以他现在的实力,完全就是去送死。

  “那就一切顺其自然吧。”

  格莱特忍不住笑了。

  倒是索妮娅,听着他们这对干爹和干儿子的谈话,欣慰一笑。

  “江裂,你也别叫我干娘了,叫我师娘就行。”

  “是,师娘。”

  江裂点着头,确实也觉得叫索妮娅干娘有点不合适。

  “其实,说起来,如果我的孩子出生了的话,应该跟你一样大。”

  索妮娅摸了摸江裂的头,眼眶里突然变得一片晶莹剔透。

  “啊?难道……”江裂一惊,看了看他们夫妻,欲言又止。

  格莱特点着头,“十三年前,我跟索妮娅也有一个孩子,只不过还未出生就夭折了。”

  “是……因为骨嵘?”江裂心头一跳,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一点。

  “是的,不仅如此,因为索妮娅与骨嵘的共生关系,所以这些年来,也一直没有孩子。”

  “你父亲跟我们也是至交,如今你来到学院,也算是对我们的一种安慰。”

  江裂点着头,深吸口气,承诺道,“放心吧,干爹,师娘,这件事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。”

  ……

  几人交谈间,不过半天时间,已经抵达了死寂森林,再次回到了学院之中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