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83章:落幕无悔

第83章:落幕无悔

  “江哥,你还行吧?”

  吴彬擦着汗,看着面色发白,步伐虚浮的江裂,内心忐忑不安,生怕他走着走着一头撞树上了……

  “还挺得住。”

  江裂抹去嘴角的血渍,体内魂力空耗是一方面,主要是最后无敌状态结束的时刻,他还受了伤。

  不仅如此,刚刚那一战,阴尸兽以及夜猿都死翘翘了,变成了一黄一紫两个魂环,可见战斗有多惨烈。

  以他现在的状态,赶路还行,就怕这路上魂兽太多。

  江裂吞咽了几片开心小面包,又猛灌了两壶醉酒,魂力才勉强恢复大半,可是体力恢复却跟不上他的节奏,还是处于半虚浮状态。

  果不其然,这一路上虽然没有三生蛇那样变态的魂兽,但绝大多数都是千年左右,几乎每走一段路就会突然蹦出来一只。

  江裂懒得跟它们有过多的纠缠,更何况还要护住旁边的吴彬,索性召唤出鬼差拖住众多魂兽,一路上能避则避,飞快向前跑。

  “吼。”

  一只千年角弓兽疯狂蹿动身形,两条触角上凝聚出雷光,同时两条布满蛇形鳞片的灰蓝色爪子抓破一棵人面树,叫嚣着竭力冲来。

  面对这样穷追不舍的魂兽,江裂忍无可忍,手握镇魂棺,一个封魔笼罩起庞大的阴影,硬跟角弓兽硬撼一击,把它打成重伤甩飞了出去。

  算算时间,他们一路不停地赶了半个小时的路,想来只有一半的距离了。

  如果不是一路上强塞开心小面包恢复魂力,恐怕他都很难坚持到现在,这也是带上吴彬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“这这这……江哥,怎么办,越来越多的魂兽杀过来了。”

  吴彬咽口唾沫,手里握着李翊的长剑,跟着江裂,时不时地冲上去砍一剑,看着周围涌来的魂兽,愈发心急。

  “还能怎么办,拼了。”

  鬼差一击灵魂震荡席卷击退四周的魂兽之后,江裂冲在前面,无影箫握于手中,封魔蓄力,旋转出黑色的气息波动,一路上强行杀了出来。

  但同时,他们两人的衣服上都溅落了大量的魂兽血迹,吸引而来大量的蚯网,对他们摇动着触手。

  江裂眉头一皱,一脚踢起五只百年魂兽的尸体,借助血腥味引诱了它们,拉着吴彬就是一路狂奔。

  可是万万没想到,在他们距离学院仅有三千米距离的时候,一只拦路虎突然横在了它们面前。

  这是一只三千多年的绞杀藤,在植物系魂兽里,以杀伐果断著称,凡是误入它领地范围的人和物都会被它绞杀。

  “唰。”

  思忖间,一条条青色的藤蔓自林间刺出,仿佛灵活的青蛇,扭转着腰姿,利刃般对他们四处袭击。

  “白骨替身。”

  江裂赶忙闪开,一个腾越刚刚跳到人面树上,青色藤蔓就如蟒蛇般击溃了人面树,化作粗壮的绳子捆绑而来。

  江裂与鬼差调换位置,绞杀藤不出所料地击杀了鬼差,借助一秒无敌飞速逃离,拉着那边的吴彬,却是发现这家伙一直死缠烂打地追着他们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同时,他们像是来到了灌风口,这里到处充斥着暗铃刺耳的大笑。

  “嗖。”

  下一刻,绞杀藤一个横扫拖着粗壮的蛇蔓甩过来,两人直接被甩飞了老远,吴彬到还好,被护着没有大碍,江裂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  绞杀藤正准备杀过来,却突然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蜷缩着藤蔓飞速收回了攻击。

  江裂来不及多想,转过头,却是惊骇地发现,一条血红色触手直接对他席卷过来捆住了他,与此同时,一条蚯蚓触手缓缓伸展而来。

  这至少也是一只五千年蚯网,虽然不是变异的,但如此恶心的魂兽,怪不得凌音说,他们每个人想要单枪匹马地冲过来根本不可能。

  光是刚才的绞杀藤,以及这只五千年蚯网,就不是一个人能够应付的。

  江裂咬着牙,用力地甩着身体,却全身无力,根本无法挣脱,他的精神状态和体力都已经透支了。

  更可怕的是,那一条触手对着他嘴唇旁边的血渍伸展了过来。

  吴彬看见这一幕,赶忙拎起一只刚才被杀的魂兽,扔了过去,成功吸引了蚯网注意力,触手伸展进去吸血。

  只是这一只魂兽,很明显坚持不了太多时间。

  “江哥,我……我应该怎么办?”

  吴彬满脸无助地跑过来,看着被缠住的江裂,用剑劈了两下,可是它们很快又生长了出来,他急得恨不得直接冲过去一口咬下去。

  “……我也不知道,或许这次,真的要认栽了。”

  江裂甩甩头,脑子昏昏沉沉的一片,就算现在被解救出来,也不会有太多的力量了。

  “至于你,或许也帮不了什么忙了。”江裂咬着牙,清醒片刻,才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吴彬无助地低下头,他除了小面包,似乎也没有其他任何的优点了,特别是现在这种无力感,一直在他的心底里蔓延。

  突然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吴彬眼神里闪过刹那的失神,随后像是下定了决心,从衣口袋里掏出了他的驱兽剂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江裂眼皮一跳,“没有了驱兽剂,你是无法通过考核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,可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。”

  吴彬咬着牙,不甘和不舍的情绪在脸上飞快闪过,胸腔里的勇气和魄力仿佛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  “之前都是你们救我,这次也该轮到我救你们了,我知道自己或许没有资格跟你们肩并肩,但我也想,在最后关头证明自己的价值。”

  说罢,吴彬闭上眼,不顾江裂的阻止,把驱兽剂喷在了自己的身上,然后伸出手,在接触蚯网的一瞬间,那些血红色的触手顿时回缩了回去。

  江裂倒在地上,强撑着站了起来,眼眶微红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是我们所有人的功臣。”

  “江哥,等我。”

  吴彬从江裂手里接过毒牙,头也不回地跑走了,像风一样。

  他咬着牙,眼睛瞄准一个点,疯狂地向前冲去。

  在这一刻,他突然觉得,自己就好像被赋予了一种神圣的使命,即便再不被看好,但一路上磕磕绊绊,也总有他的用武之地。

  这一路上,最后的两千多米距离,所有的魂兽看见他,都仿佛路人一般,默默地让开了路,就好像沿途的观众,在欣赏一条移动的风景线。

  吴彬卯足了力气,一刻不敢停歇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他只看见,眼前层层叠叠的林海之处,一栋建筑的轮廓在眼前愈发清晰。

  而那里,一个人影在黄昏之下静静地站立,仿佛在为他而等待。

  吴彬眼中含泪,但却是笑着冲了过去,跑到格莱特面前,大口喘气,随后把毒牙递给了他,满脸激动地挺起胸膛。

  “院长大人,我们成功了。”

  格莱特接过毒牙,面具后的眼睛里露出深沉的笑意。

  “恭喜你,勇敢的小家伙,不论怎样,你是第一个到达隐士学院的人。”

  “嗯,我其实,不是一无是处的。”

  吴彬含着泪,如鲠在喉般,激动地点着头。

  黄昏落下,映照出一片灿烂的辉煌,洒满了整个死寂森林。

  不过片刻,其余十人,也被格莱特接了回来,然后宣布他们通过了考核。

  所有人都激动得不能自语,纷纷看向了江裂。

  “老大,我就知道你行的。”

  李翊开心地举着酒葫芦,笑道。

  “江裂,谢谢了。”

  沈氏姐妹也鞠躬道谢。

  就连玉质也走了过来。

  “咳咳,江兄,此次多亏……”

  “大家等一下。”

  江裂看着这些激动的人,赶忙摆摆手,笑着指了指吴彬,顺手把他拉到了众人面前。

  “是吴彬,他使用驱兽剂,放弃了自己的考核资格,拯救了我们所有人,我们应该感谢他。”

  吴彬一惊,对上众人各式各样的目光,不好意思地挠着头。

  “大家也不用这样看我,我只是突然觉得,之前都是我拖累大家,现在,也该我保护其他人了。”

  全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片刻,还是凌音走了出来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热情拥抱。

  “谢谢你,吴彬,我们所有人,都为你自豪。”

  其他人也走过去,围住了他,千言万语都哽咽在了心口。

  玉质最初的惊愕过后,也满脸复杂地走去,硬着头皮,说道。

  “之前是我不对,或许,你是一个合格的……伙伴。”

  “谢谢大家。”

  吴彬开心地点着头。

  格莱特淡淡地走来,微微笑道。

  “好了,虽然我不忍心打破你们的美好氛围,但我不得不说,吴彬,你使用了驱兽剂,已经失去通关资格了。”

  “院长,他都已经走到这里了,就不可以通融一下吗?”

  众人恳求道。

  “大家不用这样,早在我做出选择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”

  “如果以后有机会,我还会跟大家见面的。”

  吴彬默默地转过身,就准备走。

  “等一下,我说完了吗?”

  格莱特叫住了他,笑道。

  “你虽然失去了考核资格,但我愿意破例一次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学院里现在缺少一个食物系魂师的学徒,你可以过来当一个打杂的。”

  吴彬豁然转过身,满脸激动。

  “那院长,你的意思是,我……我可以留下来?”

  “当然,毕竟,你还欠了我五十金魂币的报名费呢,如果能够早点还清,我何乐而不为?”

  格莱特轻轻一笑,取出一枚暗金色的胸针徽章,戴在了他的胸前。

  “从现在开始,你跟其他人一样,属于学院的一份子。”

  徽章是暗金色的镶边,里面是一个黑色的人影,仿佛隐居山林的勇士,站在山巅之上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