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73章:驱逐

第73章:驱逐

  小小的窃喜一下,江裂瞥了一眼变成烂菜叶子的怨坟草,下令回收。

  “叮,成功回收怨坟草魂兽,获得神秘道具——坟头草。”

  什么鬼?

  江裂发觉手里出现了一枚小坟墓,上面冒出来一根蔫巴巴的怨坟草。

  坟头草:一次性消耗道具,使用后使第三魂技获得强化,被控制敌人全属性增强百分之二十,控制结束时,使其陷入短暂的虚弱状态。

  好东西。

  江裂心中一喜,默念使用,手里的道具消失,一股神奇的气韵钻进身体里,说不出的清爽舒透。

  “此行不虚。”

  江裂拍了拍手,转过身,欣慰一笑,跟于矢一起继续出发了。

  至于天书武魂第三魂环,他现在不着急,其实他总觉得,天书出产的魂技跟它的魂环年限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  魂环好像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形式,一点也不影响魂技的效果,就是不知道,他这第三魂技会是什么……

  如果能够召唤高老庄,女儿国……想想倒也不错。

  当然了,要是有筋斗云,七十二变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  对了,还有他的黑白无常,它也获得了成长。

  黑白无常:储物魂导器,内含四十个立方空间,可存放四十个死物或者活物,可意念召唤存放,方便携带。

  特殊能力:提升佩戴者百分之三十的魂力。

  魂技一:召唤白无常辅助战斗,吸取直径三十米内敌人百分之二十的魂力。

  魂技二:召唤黑无常辅助战斗,发动死神镰刀攻击一次。

  备注:十分简便的储物魂导器,可成长,滴血认主,不可转移,不可交易,不可掉落。

  不出所料,果然是召唤黑无常,不过它还是显示可成长,难不成下一次就可以召唤阎罗王了?

  江裂暗自拿捏,正陷入实力提升的小欣喜之中,突然旁边冲过来一道熟悉的人影。

  “喵哦。”

  九命猫托载着王鉴冲了过来,速度堪比电动小毛驴,唰一声,一个急刹猫爪停在了他们面前。

  “哈喽,江兄弟。”

  王鉴意气风发地摆着手,“两位搭乘我的飞天遁地小猫咪不。”

  “老王,一个多月不见,我还以为你早就被淘汰了呢?”

  江裂说笑着,一马当先地大跨步跳上了猫背,对着于矢挥挥手,“上来吧,一个朋友。”

  于矢淡淡一笑,同样跳上猫背,才说道。

  “这家伙我认识,王鉴对吧,之前我在森林里被魂兽追杀的时候,他载了我一天,收了我一个金魂币。”

  “这么多天,估计他也没少赚吧,老王。”于矢玩味地看向王鉴,这句话明显是对他说的。

  “老王,你可以啊……别人考核玩命,你考核顺带还拉人赚钱。”

  江裂目瞪口呆。

  “没办法啊,穷得叮当响,又没有富婆养我,我只能自食其力了。”

  王鉴驾驭着九命猫穿过一片树林,嘿嘿一笑。

  “富婆?”

  江裂跟于矢面面相觑,异口同声地歪着头看他。

  “你想吃软饭?”

  “咳咳……不是……嗯,好吧,我说实话,其实我就是想吃软饭,我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——天降富婆,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努力,也能过得肆意潇洒,哈哈哈哈哈,好吧,虽然不太可能。”

  “对了,你们有认识的富婆也可以介绍给我,丑的胖的也好,脾气暴躁也罢,那些都不重要,只要有钱,我绝对来者不拒!”

  王鉴自信地挺起小身板,吸了吸鼻子,义愤填膺地捏着拳头,小眼神里是坚定不移的决绝。

  “了解,以后遇见富婆第一时间通知你!”江裂轻声一笑。

  “呵,真有意思,那我也祝你早日吃上软饭。”

  于矢淡淡一笑,看着身边飞快退后的景色,摇摇头。

  “谢谢两位大兄弟,我给你们八折的友情价,付我八个银魂币就行!”

  “靠……”

  他们这边赶路的同时,谈笑风生,另一边,早已经打得无比火热。

  “轮回。”

  一片空旷的草地上,凌音侧身躲过一束雷电的袭击,跳上已经脱离根茎的彼岸花,在旋转的绯红色的光芒自由跳跃,躲闪着玉质的袭击。

  “追雷闪!”

  早已附身蓝电霸王龙的玉质眉头一掀,两条已经化龙的霸龙手臂上,紫色的电蛇滋滋地窜过身体,随后猛得窜出一束恐怖的雷光。

  雷光所过之处,在空气里荡起噼啪作响的紫电声。

  凌音自始至终都悠闲自在,即便比对方少一个魂环,却依旧展现出不逊的实力,在烈火般的浓郁彼岸花丛中跳跃自如,每一次都与闪电擦身而过。

  并且伴随着她精巧的走位,还有对魂技的超凡运用,玉质的攻击虽然凶猛,却不曾碰到她的衣角,反而被逐渐压制得体无完肤。

  李翊在一旁看得满脸担忧,刚巧这时候,另一个考核者路过,看见这一幕,不由得瞪目结舌。

  “不是,规则不允许斗殴啊,他们是疯了吗?”

  “大哥,人家这叫切磋……”

  李翊满脸无语,随后一叹。

  没办法啊,刚才赶路的时候,恰巧遇见了孟依然和玉质,凌音看见了,二话不说就对玉质发起挑战,然后就有了这一幕。

  “雷龙暴动!”

  玉质眉头一皱,飞快退避两步,侧身躲过彼岸花的围剿攻势,无比憋屈,直接释放千年魂技。

  “呲。”

  轰轰雷霆滚滚到来,凌音丝毫不惧,六朵飘逸出鲜血的曼珠沙华与雷鸣闪电轰然撞击在一起!

  “轰。”

  漫天的血色花瓣自怒雷之中撕裂,掀起狂暴的魂力气场,吓得一群吃瓜群众纷纷避退。

  烟尘散去,再看那边,一朵残败的花朵之中,凌音毫发无损地跳了出来,对面,则是满脸惊骇的玉质。

  “不可能,你你你……”

  如果连他的第三魂技都无法伤害到凌音,那他也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。

  玉质捂住胸口溢出的血丝,神色惊异不定。

  正在这时,突然跑过来几个人,惊呼道。

  “快跑啊,后面有一只千年魂兽。”

  原本还准备看热闹的众人一听,吓得赶忙各自溜走了。

  “看来某些人的确是中看不中用的,拜拜。”

  凌音挑衅地看了一眼玉质,无声地嘲讽一笑,带着她的三个辅助走了。

  “你站住,我不服!”

  玉质气得浑身发抖,从小到大,拥有顶尖兽武魂的蓝电霸王龙,他何曾吃过这样的亏。

  “算了,就让她走吧,以后在学院里打压她的机会多的是,我们……”

  孟依然走来,话说到一半,才发现一只身形庞大的豪猪怒气冲冲地对着他们二人撞来。

  “追雷闪。”

  玉质冷哼一声,手臂上紫电缠绕,一拳硬撼而去,硬生生地挡住了豪猪,同时自己也倒退了十余步,一口鲜血溢出嘴角,满脸惊骇。

  “舌刃。”

  孟依然的蛇杖里射出几片毒刃,拦截住豪猪,拉着玉质飞快冲进了旁边的密林之中。

  “呼,好险,都怪那个臭娘们,害我受了伤,不然一只千年豪猪,根本不足以伤我。”

  玉质气愤得一拳砸在人面树上。

  “小心为妙,最后这几天,我可不想再生事端了,要是再遇到魂兽……”

  孟依然轻叹一声,突然眼神一凝,聚焦在玉质的身后,惊呼道,“小心!”

  “唰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一条蚯蚓触手猛得窜出林子,扎进了玉质胸口处的血迹中,同时十多条蚯蚓紧紧地缠绕住了他的身体,把他拖拽进了盛开的蚯网之中。

 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,等到玉质彻底反应过来,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,这一条触手居然在吸他的血!

  “舌刃!”

  孟依然大惊,几片毒刃割断玉质身上的蚯蚓触手,还不等玉质逃出来,蚯蚓眨眼间迅速生长,更加牢实地层层捆绑住了他。

  “这……什么鬼东西啊!”

  玉质面色一白,只觉得全身无力,而且无法调动魂力。

  “这……是蚯网,我之前遇到过一次,身上有伤口就会被它缠住,然后吸食鲜血。”

  孟依然想起来上一次江裂的做法,知道火焰克制蚯网,但关键是,她没有储备打火石这种东西。

  而且看捆绑住玉质的这一只蚯网,触手极为严密,而且繁杂,至少也是千年的级别。

  “那怎么办……”

  玉质正挣扎着,突然瞪大眼,只见又一条蚯蚓主触手,伸缩着纤细柔滑的血色身体,瞄准了他溢出血迹的嘴角……

  “啊啊啊,这什么鬼东西……快点,快点杀了它!”

  玉质看着逐渐逼近自己嘴唇的触手,吓得大惊失色。

  “舌刃。”

  孟依然不断召唤出毒刃,可是刚刚切割断那一条触手,它就飞快地生长蔓延,对准玉质的嘴,准确来说,是他刚才受伤,口中含的淤血。

  可以想象,如果这一条触手真的伸进了他的嘴里,那他也不用活命了。

  “快快快,救我,用驱散剂,我不想死……”

  玉质看着近在咫尺的蚯蚓触手,再也无法忍受,惊声大叫。

  孟依然咬着牙,一片毒刃再次割断触手,看着面色惨白的玉质,踌躇片刻,拿出自己的驱兽剂,黄色的喷雾,喷在了他身上。

  在驱兽剂喷出来的同时,蚯网就像是闻到了什么难闻的怪味,捆绑住的触手一下子松懈开来,放下了他,然后缩回了原形。

  玉质倒在地上,冷汗连连,刚才他差点就被这东西祸害死了。

  回过头,恶狠狠地踢了两脚蚯网,也没有感到解气,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今天居然就这么被草草淘汰了。

  “好了,把你的驱兽剂给我吧。”

  孟依然淡淡地走了过来,刚才若不是玉质被捆绑着,无法使用驱兽剂,她也不会使用自己的。

  现在他已经没了危险,她自然要拿回属于她的东西。

  玉质一愣,满脸复杂地转过头,从魂导器取出他的驱兽剂,不知想到什么,伸出去的手却突然缩了回去。

  “你干什么?给我啊!”

  孟依然一惊,面色顿时冷了下来,“玉质,你是想违反规则吗,不得抢夺他人的药剂。”

  “我没有抢啊,是你自愿的。”

  玉质满脸无所谓地耸耸肩,嘴角泛起冷笑。

  “所以,这是在规则之外,你就算告我也没用。”

  “依然,大家都是朋友,你就成全我这一次吧,咱们别伤了和气。”

  玉质淡然一笑,在孟依然愤怒的注视下,掏出来一沓金光闪闪的魂币。

  “大不了,此次报名费的一百金魂币,我还给你就是,你就当来这里见识了一次……”

  “滚!”

  孟依然咬牙切齿,猛得打散了他手里的金魂币,拽住他的衣领,愤怒的眼眶顿时红了一圈。

  “我要的是那一百金魂币吗?玉质,你快点把东西给我,如果刚才不是我,你早就是一具尸体了。”

  “如果你的所作所为让我爷爷奶奶知道,他们不会放了你的!”

  “你敢威胁我?呵,孟依然,我蓝电霸王龙才不怕那所谓的龙公蛇婆,你别给脸不要脸。”

  玉质强行甩掉了孟依然抓住自己衣领的手,冷声道。

  “你应该感谢我,这一路上,如果没有我,你会走到现在?还不是早就被魂兽吃了!”

  “所以,我只是把你欠我的,以另一种方式讨回来而已。”

  “你闭嘴,你快点给我,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
  孟依然气愤地冲过来,手中的蛇杖猛得射出几片毒刃。

  “找死!”

  玉质神色一冷,雷龙手臂一拳打去,带起的闪电涟漪落在孟依然身上,直接把她击退了出去。

  孟依然哇地口吐鲜血,突然,旁边蚯网直接对她捆绑了过来,紧紧地把她缠绕住了。

  玉质看见这一幕,淡淡一笑,转过了身,“再见,后会有期。”

  说罢,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这一片荒芜之地。

  “你站住,你死定了!”

  孟依然气得浑身哆嗦,赶忙使用蛇身,从蚯网中钻了出来,可是还不等她走出,蚯网再次捆绑而来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孟依然奋力挣脱,魂力耗空,也无法摆脱束缚。

  不仅如此,天空上,一大片阴影对着她笼罩而来。

  一只体型庞大的秃鹫在空中落下,静静地盯住了她。

  孟依然吓得面无血色,这一只秃鹫,看上去至少也是万年魂兽,她这次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……

  就在她绝望的那一刻,一个棕灰色大衣的身影从秃鹫身上跳了下来。

  他淡淡地一挥手,一阵无形力量散开,捆缚住孟依然的蚯网顿时瓦解。

  孟依然惊魂未定地直立起身子,满脸惊恐地看着他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

  “我是格莱特。”

  格莱特戴着一张半截式的暗金色面具,古井无波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感情色彩。

  “刚才的一切,我都看到了,否则也不会特意来救你。”

  “院长,刚才那个人,他叫玉质,你一定不能录用他,他卑鄙无耻,耍阴招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!”

  孟依然听到他的话,顿时满脸委屈地红了眼眶,差点哭了出来,泪珠子一直在打转。

  格莱特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。

  “他所做的事情,的确是在规则之外,所以我也不会过多干预,要怪,只能怪你遇人不淑,你已经失去了考核资格,现在就离开吧。”

  “不行,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……”

  孟依然听到这句话,猛得抬起头,放下身段,泪眼朦胧地恳求道。

  “机会不是我给你的,是靠你自己去争取的。”

  格莱特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,“你也是成年人了,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,你跟他的恩怨,你自行了结。”

  “如果不想以后跟他的差距越来越大,你就努力修炼吧。”

  “……是。”

  孟依然抹了一把泪,知道再求也是无用,愤恨地注视着玉质离开的方向,满脸不甘。

  “这里危险,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
  格莱特转过身,不等孟依然反应过来,一道白色光芒自他手中涌出,覆盖在她身上。

  “驱逐。”

  “唰。”

  下一刻,孟依然只觉得眼前一黑,她居然已经来到了死寂森林外边,那里,是正在打呼的胡道玖。

  “这,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孟依然难以置信,她刚才还在死寂森林中央地带,现在就……

  那一个白发老者,胡道玖醒来,揉了揉眼,看见孟依然,打了个哈欠。

  “小姑娘,真可惜啊,既然被驱逐出来了,就回家去吧,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孟依然恍惚良久,随后咬着牙,愤懑地转头离开了。

  “唉,院长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无情啊。”胡道玖感叹一声,继续支着下巴打哈。

  孟依然走后,格莱特四下瞅了瞅,发现没有人后,赶忙蹲下身,喜气连连地把那一百个金魂币捡了起来,然后淡淡地揣进了魂导器里,跳上了秃鹫身上,心情大好。

  “走吧,今天收获不错,回去给你来一顿好的。”

  秃鹫开心地叫了一声,扑闪着巨大的羽翅,载着格莱特飞远了……

  飞在半空中,格莱特突然打了个喷嚏,顿时醒神。

  “谁在说我?”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