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三魂技:送葬

第三魂技:送葬

  “呀——呀。”

  一大片腐鸦对着众人笼罩而来,转眼间,头顶已经一片乌云密布,伴随着一声声腐鸦的怪叫,扑闪在众人之中,四处偷袭。

  众人乱成一团,纷纷抵御自己旁边腐鸦的袭击。

  “鬼差,封魔。”

  江裂眉头一皱,镇魂棺出现,鬼差举着棺材爬了出来,一记灵魂震荡清扫周围的障碍物。

  于矢风雷蛟龙附体,闪电缠身,伴随着紫蓝色鳞片的凝聚,一击雷暴过去,腐鸦顿时飞灰烟灭。

  其他人没有他俩那么简单粗暴,当也是用各种手段防身。

  两个男子直接兽武魂附体,分别是一只大猩猩,还有一头烈焰狮,两个百年魂环,同样展现出不俗的实力。

  “弦杀。”

  那个冷若冰霜的双胞胎大姐,沈璎,手中出现一把琵琶,伴随着第一个百年魂环亮起,一道道锋利的弧形音刃自琵琶中激射而出,乱杀四方。

  “音爆。”

  与此同时,她玉指微微倾斜,猛得拉了一声重音,伴随着她的一声冷喝,浓重的琵琶爆裂声炸响在周围空气里,如爆竹一般,激起一片空气涟漪,荡开了其余围剿而来的腐鸦。

  她的妹妹,那个叫沈蓉的女孩则是召唤出一把古色生香的古筝,原地盘坐,一二魂环接连亮起。

  “沉璧。”

  “浮光。”

  沈蓉玉指轻拈,袅袅琴音飘出,驱散在空气之中,同时一缕缕虚无缥缈的浮光如同荧光飞鸟般在两人身边飞旋,守护出淡白色的明光。

  江裂一个侧身躲避过腐鸦翻腾的黑色羽刃,看见这一幕,啧啧一叹,随后又看见另外一名女子。

  她就是苏璇,也是兽武魂,只是让人看不清她的武魂为何,只见她周身一层层白云浮动,整个人在纷乱的腐鸦群里健步如飞,速度飘忽迅猛,想来是一名敏攻系大魂师。

  “江弟,这里不可久留,咱们合力,杀了那一株奇怪的草!”

  于矢一拳砸死一头不知死活的腐鸦,步伐略显虚浮,想来是那种怪味闻得太久的缘故。

  “于矢,那叫怨坟草,还有,我是你江兄……”

  江裂苦笑一声,跟着于矢冲在了前面,这里的鸦群无比浓郁,遮挡在他们面前如同黑布一般,仿佛蒙蔽了周围所有的光线。

  “随便吧,反正都一样。”

  于矢眼中飘散出红色光芒,一直摇着头,幻觉越来越深了。

  江裂见势不妙,赶忙从黑白无常里取出一份李翊给他准备的醒酒葫芦,递给了他。

  他有火眼金睛,所以可以免疫这种幻觉效果,只是鼻子不通气,那一股刺鼻的怪味闻着有点不舒服。

  于矢一口灌下醒酒,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,虽然依然有点晕眩,不过耳清目明,比之前好多了。

  “我先出手,剿灭这个群乌鸦。”

  于矢深吸口气,正准备发动第三魂技,身后突然扑过来一只烈焰狂狮,正是那个瘦高男子。

  “去死吧!”

  男子两条手臂化作烈焰,浓密的棕色毛发覆盖半个身子,眼中红光遍布,怒吼一声,杀向了于矢。

  “封魔。”

  江裂一惊,手中无影箫飞去,黑色一击,拦截住了他的扑跃。

  “风起。”

  于矢脚下生风,十分惊险地躲避了男子的偷袭,满脸的惊疑不定。

  “小心,他被控制了……”

  江裂想起刚才看到的说明。

  能够将人心中的恶念无限放大,沦为杀戮机器……看来,这些意志不行的人已经被怨坟草彻底控制了。

  与此同时,那一边,大猩猩男子已经对着三女疯狂地冲杀而去,打得沈氏姐妹一个猝不及防。

  特别是辅助系的沈蓉,完全没有料到同伴会突然偷袭她,整个人硬挨了一拳,鲜血吐出。

  “蓉妹!”

  沈璎看见这一幕,连忙扶住沈蓉,眼中杀意奔腾,一道道尖锐的弧形飞刃自琵琶中分向切割,在大猩猩男子身上划出恐怖的细长血痕。

  “浮光。”

  沈蓉口中含血,两手在古筝上轻抚,一缕缕白色光华跳跃在她们姐妹二人身上,两人眼中没有一丝红光,想来是她魂技的驱散效果。

  与此同时,一道道白色浮光在大猩猩男子身上跳跃,不停地消磨着他身上的戾气。

  那边,苏璇也赶了过去,身上白云翻滚,从侧面偷袭大猩猩男子,从而给沈氏姐妹创造机会。

  “吼。”

  这边,烈焰狂狮男子仿佛入了魔一般,爪子上烈焰掀起,口吐浓郁的火焰,也不管腐鸦,还是魂师,完全无厘头地乱杀一气。

  “平地风雷。”

  于矢的第三魂环亮起来,随后两条已经布满雷光的蛟龙手臂猛得砸裂地面,一束束闪电自大地之中蹿流,拔地而起,撕灭出滚滚雷霆。

  与此同时,迅猛的大风自闪电周围席卷整个坟地,所过之处,腐鸦死亡不计其数,直接清场一大片。

  “我来挡着他,你去。”

  于矢一拳击退烈焰狂狮男子,对江裂喊道。

  “那交给你了。”

  江裂心中震撼片刻,随后点着头,踩着一只只腐鸦的尸体,还有四处纷飞的焦黑烟灰,来到了怨坟草前。

  怨坟草一片颓靡,刚才那一招平地风雷,也将它一度波及,叶子断裂了好几片,它似乎察觉到生命威胁,不停地拍打出愈发浓郁的怪味。

  江裂捂着鼻子,眼中金红色的光芒闪烁,无视它的幻觉,同时心中一片清净,一击封魔画出黑色字符,仿佛死神降临般笼罩了怨坟草。

  与此同时,鬼差,白无常,阴尸兽冲上去一阵死缠烂打,把怨坟草戳得瑟瑟发抖,各种惨叫……

  江裂揉着堵塞的鼻子,想来这怨坟草的最强依仗除了那一群腐鸦,就是它的幻觉,然而他有火眼金睛,就是对他没用。

  “砰!”

  一顿狂轰滥炸之后,江裂淡淡地走过去,“啾”一声,面无表情地拔掉了它一根叶子,这家伙哀嚎一声,就爆出了一个千年魂环……

  同时,那边陷入疯狂的大猩猩和烈焰狂狮男子都逐渐恢复了过来,发现自己身上带伤,还有众人对他俩的敌视,赶忙灰溜溜地跑了。

  沈氏姐妹走来,对着于矢道谢,毕竟刚才他的平地风雷可谓是扭转乾坤,帮了她们很多。

  于矢神色淡然,跟她们说了两句话,就由着二人离开了。

  “小女苏璇,多谢于大哥施救。”

  那边,体态妩媚的苏璇走来,白云缭绕周身,飘散出柳絮般自然亲和的光,圣洁与妩媚的矛盾统一体,让她看上去无比惊艳。

  “不客气,救你们只是无心之举。”

  于矢眼中闪过一抹诧异,随后淡淡摇头,就准备走向江裂那边。

  “唉?等一下,不知道于大哥可有婚配,我想咱俩挺合适的。”

  苏璇走过来,玉指抚过荔枝红唇,对于矢妩媚一笑。

  “没有,我想我们也不合适。”

  于矢眉头一皱,想不到这个苏璇这么大胆,还没说几句话就跟他谈婚论嫁,简直不可理喻,果断拒绝。

 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女子?

  “好吧,那我等你。”

  苏璇怔愣片刻,随即淡然一笑,身上白云飘散,缓缓离去。

  于矢摇摇头,只当是苏璇拿他开玩笑而已,看着正在吸收魂环的江裂,一言不发地守在了那里。

  过了半个小时,紫色魂环没入江裂的身体,同时,一股强悍的波动如波涛汹涌般席卷四方。

  锐利的紫色光芒一闪而过,江裂轻吐浊气,站起身,活动了一下身上的筋骨,只觉得无比舒坦。

  “魂技效果怎么样?”

  于矢一愣,双手环胸笑道。

  “效果……嗯,怎么说,有点出人意料,不过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  “别绕圈子。”

  “咳,这么跟你说吧,看好了,小矢子……”

  江裂兴奋地扳动着筋骨,随后,一黄,两紫三个魂环自身上飘出来,第三魂环一亮。

  镇魂棺出现,棺材盖自动打开,里面死气缠绕,散发出浓郁的死亡气息。

  “于矢,配合我一下。”

  江裂示意他躺进棺材里。

  于矢微微一惊,二话不说,大踏步躺进了棺材里,这个镇魂棺刚好合身,不大不小,就像是量身定做一般……

  随后,棺材盖迅速合上,一息过后,镇魂棺悬浮在空中,于矢顿时被镇魂棺吐了出来,掉在地上……

  “这就是我的第三魂技,送葬,怎么样。”

  江裂挑挑眉。

  “就这?把人吞棺材里,没了?”

  于矢双手一摊,拍了拍衣服的灰尘,忍不住轻笑道。

  “还没完,雷暴!”

  江裂诡异一笑。

  “嗯?”

  于矢一愣,还没有反应过来,突然手臂像是不听使唤一样,紫蓝色的鳞片覆盖,随后身体前移,猛得一拳砸爆了一棵人面树。

  而对于这些,于矢惊惧地发现,自己丧失了对身体的操控权,他现在完完全全地被江裂操控着。

  “散。”

  江裂挥挥手,一道黑色涟漪自于矢身体内逃逸出来,随后,于矢惊奇地发现,自己又能自行操纵身体了。

  “这就是你的第三魂技?控制敌人?”于矢恍然大悟。

  “是这样没错,用镇魂棺吞噬一个敌人,或者魂兽,哎呀,反正就是一件人或物,就可以控制它,怎么样?”

  “就比如你,我控制你,可以通过你释放魂技,操纵你攻击其他人。”

  江裂得意一笑,挠头道。

  “当然了,这个第三魂技消耗魂力极大,控制时间越长,敌人实力越强盛,都非常消耗魂力。”

  “就拿我现在的实力,魂力耗空,恐怕遇上四十级的魂宗,最多也只能操纵十秒吧……”

  “可以了,出其不意攻其不备,你这一招,阴损得很。”

  于矢拍了拍他的肩膀,苦笑道。

  “我要是中你这一招,几乎没有还手之力。”

  江裂点着头,的确是这样,同级之中,谁中这一招,就等着变成丧尸,任他玩弄吧。

  就在这时,系统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——

  “叮,恭喜宿主达成任务,获得任务奖励——阿瓦达索命咒。”

  江裂呼吸一滞,闭上眼,脑海里光芒浮现。

  阿瓦达索命咒:消耗一级魂力,置一人于死地。

  若自身实力与对手相差过大,只会造成不同程度的重伤,使用者实力越强,威力越大。

  条件:累积使用阿瓦达索命咒,将增加一级魂力等级的消耗,以此类推,一年最多使用一次。

  备注:已捆绑,不可掉落

  说明: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,这一招最直接的弱点是可以被直接闪避,但真正闪避逃过这招的人并不多,因为没有人敢和死神对视。

  “咕嘟。”

  江裂吞咽一口唾沫,太强势了,他的最强杀手锏,终于出现了!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