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71章:怨坟草

第71章:怨坟草

  刚才那恐怖的一击,几乎覆灭出了一片寸草不生之地,惨白色的月光清洗着地上飘散的烟尘和污秽,冷风阵阵。

  “你们没事吧?”

  于矢走过来,看着两人灰头土脸的模样,不由得面含歉意。

  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  “多谢了,于兄。”

  江裂苦笑一声,拍了拍他的肩膀,摇着头,扶着凌音坐了下来,朝着蚯网走去。

  刚才经历了凌音八朵彼岸花的花爆,以及白无常的魂力吸取,正是蚯网处于最虚弱的时刻。

  再加上于矢第三魂技,平地风雷的突然轰击,现在的蚯网死气沉沉,所有的触手尽数断裂,很快就彻底消亡,变成了一枚紫色的魂环。

  虽然有点可惜,蚯网是被于矢所击杀,他不能吸收魂环,不过能够保住命,已经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。

  正在这时,系统提示再次响起——

  “叮,恭喜宿主越级击杀五千年魂兽蚯网,获得奖励——鲜血之触。”

  江裂一怔,随后就发现黑白无常里出现了一个小型的迷你蚯网,微微地律动着几条血红色的触手,被笼罩在一个白色光团里。

  鲜血之触:一次性消耗道具,使用后魂力提升两级,百分之百促进武魂进化,根据武魂特性觉醒不同的能力。

  限制条件:植物系魂师

  备注:可转移,交易,多次使用

  好东西啊。

  江裂面露惊愕,这可比那个不靠谱的疯狂药剂强多了,还能提升魂力。

  不过限制条件是植物系魂师,他已经想好给谁了。

  这种好东西,不给拥有彼岸花武魂的凌音,恐怕都对不起她。

  转过身走回来,江裂三人很快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  出来后,那边就是正原地焦急等待的何湘三人。

  “老大,你……受伤了。”

  李翊跑过来,看着江裂背后浸透的一大片血迹,触目惊心。

  “还好,没有大碍。”

  “你们站一起。”

  “桃之夭夭。”

  何湘轻松一口气,身后桃花盛开,送来贴入肌肤的花香,治愈着两人身上的伤势。

  不过片刻,伤口就逐渐消失,一片光滑,仿佛新生一般。

  出了这事,一群人都睡不着了,直接原地生了一堆篝火,清风拂面间,火光飘忽。

  “对了,于矢,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?还有前几天,我们在约定的地点没有等到你。”

  江裂看向旁边的于矢。

  “我……出了点事,没能赴约,实在不好意思,也是赶巧,经过这里的时候,刚好看见逃出来的何湘他们,询问一番,我就去帮你们了。”

  说到这,于矢嘴角泛起苦笑,“说实在的,考核后期,一个人走太冒险,我对自己的实力有点托大了。”

  “那你就跟着我们呗,让你小子嘚瑟,非要自己历练。”

  江裂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胸口。

  “嘶。”

  拳头砸在胸口处,于矢嘴角一阵抽搐,似乎是触碰到了他的伤口。

  “你,刚才受伤了?”

  江裂目瞪口呆。

  “刚才没事,之前受的伤,有点严重,这几天好多了。”

  于矢扯了扯衣服,露出被绷带包扎的伤口,那里有一些血红的颜色在上面逐渐凃染了开来。

  何湘二话不说,使用魂技,粉色光影氤氲在他的伤口处。

  “你遇到了什么?这么严重了伤,难道是遭遇了魂兽的围剿。”

  江裂面露疑惑,以于矢三十一级的实力,高爆发速度快,打不过还跑不掉吗?

  “不是魂兽,遇到了一个人,跟他了解一点私人恩怨,路上又被魂兽偷袭,所以才几天没好。”

  于矢皱着眉,眼中的光芒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之中,捏紧了拳头。

  “不得不说,我的实力跟那个人比,还是弱了些。”

  “那个人是谁?”

  众人面露好奇和惊异,想不到是谁能够击败于矢。

  “他叫玉质,蓝电霸王龙的人。”

  于矢沉默片刻,声音不带丝毫感情。

  “蓝电霸王龙,不是上三宗之一的宗族吗?怪不得……”

  李翊喝了一口酒,恍然大悟。

  “蓝电霸王龙怎么了?那个叫玉质的人我认识,刚好他之前还蔑视过我,下次见面我给你讨回公道。”

  凌音神色淡然,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  江裂苦笑一声,看来上一次遇到孟依然的那个朋友时,凌音还记着仇呢。

  “谢了,我信你。”

  于矢心中一暖,笑着点着头。

  虽然凌音只是大魂师,但她对武魂的操纵出神入化,并且一直都是走得高操作路线,一对一绝对的强势,就算面对再强劲的战魂尊也能全身而退。

  很快,众人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一听到江裂突破了三十级的时候,于矢更是面露惊喜。

  “那你想好下一个魂环的打算了吗?死寂森林里魂兽千奇百怪,获得的魂环比外面好一个档次不止。”

  “我跟你同样的想法,只是,我还没有遇到合适的,魂兽的话,也要跟我的棺材武魂贴近才好。”

  江裂愁眉苦展地挠着头。

  他突然想到,刚才那一只五千年的蚯网,或许真的不适合他。

  获得的魂技能干什么?棺材里蹿出来触手?还是能吸别人的血,亦或是再生棺材,能够治疗自己?

  仔细一想,这样的能力用处不是太大,他真正的需要的,绝不是这种不瘟不火的能力,要么诡异离奇,要么追求爆发式攻击。

  他也发现,现在自己的短板就是爆发力量不够强,封魔控制,鬼差主要就是抗在前面当肉盾,多个小帮手。

  “于矢,你这一路上,有没有遇到千年的魔针草,或者是那种能力特别奇怪的魂兽?”

  江裂眉头紧锁,随后问道。

  “我想想,千年的魔针草我也没有遇见过,也有一些妖狸,骷髅兽,对了,我知道一种魂兽,可能对你的武魂比较契合。”

  于矢说着,突然灵光一闪。

  “前两天,我经过一片墓地,那里生长着许多杂草,可不知为何,在那个待久了,我会出现幻觉,甚至还有幻听,非常诡异。”

  “其中,就有一株硕大的奇异魂兽,看着像杂草,实则十分诡异,我不敢在那里多待,就很快离开了。”

  幻觉……

  “带我过去。”

  江裂一听,顿时来了兴趣,随后看向其他伙伴。

  “你们其他人不用跟过去,就我和于矢过去就行,很快就会与你们汇合,凌音,这三人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好,小心点。”

  凌音本想跟着去,但突然意识到,这里就她一个有武力的魂师,也只好耸肩作罢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,于矢走在前面带路,他们两人就出发了。

  走之前,他们确认了路线,就在终点线之前的一个小山包汇合。

  半天时间,两人就到达了此次的目的地,百坟墓地。

  远远看去,正午的太阳晃得刺眼,在墓地里掀起一股刺人脊骨的凉风,所有的坟墓都像是沉寂的冤魂,默默地注视着过往的魂兽和人类。

  “小心点,这里还有其他魂兽。”

  两人正走着,突然看到一队深入进来的魂师,他们五个人,看上去普遍十五岁左右,两男三女,在墓地里寻找着些什么。

  江裂跟于矢面面相觑,没想到一次性遇到这么多考核者。

  那一队人显然也看见了他们,纷纷面露诧异,与他们走近。

  一番简单的介绍之后,众人也就走在一起了。

  江裂也发现,其中两个女子还是双胞胎姐妹花,一个俏皮可爱,一个面若冰霜,名字分别是沈蓉,沈璎,她们的此次也是想猎杀魂兽,获取自己的第三魂环。

  另外一个女子体态优美,一颦一笑间,妩媚动人,明明十四五岁,却散发出她这个年龄不一样的成熟魅力,叫苏璇,大大落落的,出身不凡。

  那两个男子一样的瘦高体型,对人有些许冷漠,就连那三个女子,他们也是临时组队一起的,莫得感情。

  七人走了一会儿,墓地里也逐渐阴森,冷冷的光线黯淡在枝叶之中,在地上投落出大大小小的阴影。

  骤然间,一股浅淡的味道飘散在空气里,刺鼻难闻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江裂捏住鼻子,只觉得气味进入身体的一瞬间,头晕眩了一瞬间,刺痛的感觉在鼻尖盘旋,比他之前得过的鼻炎还难受。

  与此同时,眼前的景物飘忽不定,仿佛在改变着位置。

  “火眼金睛。”

  江裂揉揉眼,眼前的幻象才逐渐消失,只是鼻尖还是异常难受,像是被一只手强行堵住了。

  其他人也接连出现相同的症状,只是还没有那么严重。

  “就是那一株草。”

  于矢似乎早有准备,捏住口鼻,指着前方一块硕大的诡异杂草,看上去十分邋遢,像是一个乞丐老人的模样,佝偻着身子。

  江裂正准备用灵视,却是突然发现,使用次数已经用完了……

  再一看,这魂技已经变了样——

  三目狐——灵视:消耗百分之三十魂力,有几率侦破魂兽特性,敌人的魂技效果,弱点,隐身敌人等,一个月最多使用三次。

  再次使用需要支付十个金魂币。

  “靠,真坑……”

  江裂看着这个意外之喜,无奈撇撇嘴,消耗十个金魂币,灵视扫了过去。

  【怨坟草】:两千一百年魂兽

  自坟墓之中生长出来的植物系魂兽,喜阴凉,昏暗之地。

  常年处于坟墓荒凉之地,一旦有活人的气息靠近,它就会特别兴奋,释放出奇特的怪味。

  味道通过刺激鼻子,进而渗透大脑,吸者长时间滞留此地,就会出现不同症状的幻觉。

  怨坟草通过气味刺激活人感官,会无限放大人心中的恶念,进而诱发他们的心中所想,使其丧失思考能力,沦为杀戮机器。

  怨坟草周围势必有腐鸦守护。

  火焰对其有克制效果。

  “啧,好诡异。”

  江裂神色一喜,没想到这怨坟草这么神奇,坟墓跟棺材,这不是刚好最佳匹配吗?

  江裂回过头,看向其余几人。

  “你们不想死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,普通的幻觉而已,又不致命。”

  两个男子半红着眼睛,甩甩头,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
  “唰。”

  正准备多说两句,突然,上方的枝杈林子里,一群腐鸦怪叫着冲了过来,随后豁然乱成一团,对他们围杀而来。

  众人大惊失色,人群一下子乱了起来,再无秩序可言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