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70章:危机解除

第70章:危机解除

  “啊啊啊,救命啊,我还不想死,我还没有娶媳妇,我一百金魂币的本钱还没有赚回来……”

  吴彬疯狂地挣扎着,却始终无法摆脱周围蚯网的束缚,屁股蛋子更是疼得死去活来,本来就有痔疮……

  金色稻穗光芒的照耀下,盛开的暗红色彼岸花如同暗夜的鬼魅,一条条血红色的蚯蚓触手在缓缓摇摆,花萼外缠绕着他们两人。

  而对于江裂三人,蚯网则毫无反应,似乎它只对人类的鲜血感兴趣。

  江裂三人看着被蚕食的李翊和吴彬,不敢有大的动作,毕竟一旦砍断触手,蚯网就会陷入狂暴状态。

  再怎么样,这也是一只五千年的魂兽,他们一群大魂师还是太弱了,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。

  “既然蚯网以人类鲜血为食,那我到是可以试一下断了它的路……”

  何湘眸光一闪,随后第二百年魂环亮起,伴随着古朴自然的桃树虚影,曼妙的粉色光芒空灵悠转地落入了两人的身体里。

  “桃之夭夭。”

  粉色的小精灵光芒跳跃在两人的伤口处,不断治愈着两人的伤势。

  然而并无卵用,粉色光芒落在李翊胳膊上,居然无法治愈那个被蚯蚓触手吸食鲜血的伤口!

  吴彬也是同样的境况,他只觉得屁股上的痔疮好像一瞬间不流血了,但下一刻又疼得嗷嗷大叫。

  “看来被蚯网接触过的伤口,短时间内无法治愈。”

  凌音冷静地说道,“现在看来,想要解救他们两个,只有放手一搏了。”

  “其实也不是没有选择,不是有驱兽剂吗?”

  何湘吐着舌头,虽然觉得她这个想法有点不可能。

  使用驱兽剂,也就意味着,没有资格参加考核了。

  可是,五千年的蚯网,绝不是说说而已,更何况,他们这里也只有江裂跟凌两个战斗力。

  “那个……不用驱兽剂,其实我还可以坚持一下,你们快点想办法……”

  吴彬哭丧着脸,一忍再忍。

  “我也是,老大,我发现它吸的血也不是很多,就是有点晕。”

  李翊在最初的惊慌失措之后,也逐渐平静了下来,他没有吴彬那种痔疮上的疼痛,自然好受一点。

  而且扎进它胳膊的只有一根蚯蚓触角,其它的触手则是把他层层捆住。

  “我知道了,蚯网的进食机制,应该是一条主触手负责吸血,其余的支干触手则负责捆绑,运输营养,进而促进蚯网的机体功能强化。”

  凌音眼里闪过锐利的光芒。

  江裂眉头微皱,点着头,补充道,“所以,负责吸血的主触手不多,大部分都是负责捆绑猎物的支干触手,这应该就是蚯网的大致组成部分。”

  “可是尽管这样,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,他们这样被吸一夜,至少也要丢半条命吧。”

  何湘满脸担忧。

  “吸一夜不可能的,在没有绝对保证的情况下,不能这么冒险,更何况他们两人还是辅助系魂师,身子底本来就不行。”

  江裂摇着头,随后眼睛里带起严肃的光芒,说道。

  “凌音,你准备好,咱们联手斩断蚯网的主触手,速度一定要快,何湘你待在一边,我腾不出手的时候,你负责接应他们两人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何湘点着头,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站在李翊不远处,时刻准备接应。

  吴彬看见这一幕,内心哇凉哇凉的,哭哭啼啼,“那个……何姐姐,你不要忘了我啊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,在最短时间内,为了避免蚯网狂暴,肯定是同时解救你们两个。”

  江裂甩他一记白眼,随后看向凌音,深吸口气。

  “准备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花噬。”

  凌音神色严肃,一朵朵彼岸花瞬发出来,摇曳出绯红色的光芒,聚集在周围,看上去仿佛烈火。

  “轮回。”

  在花噬状态下,一朵朵彼岸花变成轮回状态,漂浮在空中,足足有八朵,准备时刻转变成花爆状态,发出摄人心魄的一击。

  这已经是她最高发挥状态了,八朵彼岸花爆炸的威力,就算顶级魂尊也要退避三舍。

  即便如此,她也忍不住内心忐忑,再怎么样这也是五千年的魂兽,不能以常理来衡量。

  江裂召唤出鬼差还有阴尸兽,让它们在旁边随时援助,同时手中出现了无影箫,冷汗连连。

  “准备好,何湘,他俩身上带血,出来后你就带着他们赶紧跑,天亮之前都不要回来。”

  江裂叮嘱一句,随后大喝一声,封魔的力量凝聚在无影箫之中,一道弧形黑色光影闪过,以切割的方式割断了那两条吸食两人鲜血的主触手。

  果不其然,蚯网的触手并不坚硬,只是数量庞大,以控制为主。

  随着主触手的轰然断裂,其余缠绕两人的触手也接连退避,似乎是出于一种魂兽的感应本能。

  “走!”

  一瞬间,江裂拖住掉落出来的两人,把他们甩了出去。

  两人逃出生天,虽然身体虚弱,但也不至于走不动路,在何湘的搀扶下赶忙逃离出蚯网范围,以免身上的鲜血再次诱惑蚯网的攻击。

  “唰。”

  与此同时,失去猎物的蚯网散发出猩红色的诡异气息,一条条蚯蚓触手如同密不透风的罗网一般对着江裂疯狂撒去,威势骇人!

  “闪开!”

  凌音的声音在后面响起,江裂想也不想,几乎是下意识地闪退到一边,和鬼差调换了位置,呼啸的红色火焰在夜空中绽放,爆发出恐怖的冲击声!

  “呲。”

  恐怖的花爆之中,响起蚯网近乎野兽般的嘶吼,同时,鬼差也在爆破之中消亡,江裂则借助一秒的无敌逃过了余波的冲袭。

  “封魔!”

  江裂闪退出来之后,一击封魔击溃进身后的血雾之中。

  “快走。”

  凌音一把拉住他的手,声音虚弱,身体几乎空耗,刚才那一击恐怖的花爆,几乎榨干了她体内所有的魂力。

  “唰!”

  还没有等他们逃离,一条条暗红色的蚯蚓如同蛇鞭一般,刺破空气,猛得冲掠出血雾,甩在了两人身上。

  “砰。”

  如此迅猛又恐怖的攻击,两人同时被甩飞了出去。

  凌音好一点,有江裂的掩护,她没有受伤,而且借助冲击力倒飞了出去。

  至于江裂,则是被一记蚯蚓皮鞭甩在了背上,顿时皮开肉绽,丝丝的鲜血溢出伤口。

  “白骨替身。”

  江裂咬着牙,趁着阴尸兽拖住几条蚯蚓触手的同时,不断躲闪着蚯网的血红色袭击。

  闻到鲜血的味道,蚯网顿时更加狂暴了起来,一条条触手如同嗜血的恶鬼,对着江裂张牙舞爪地疯狂冲袭而去,几乎转眼间,就打破他三层替身,迅速卷住了他。

  “呲。”

  一条蚯蚓触手嗖地钻进江裂背后的伤口,一层层蚯蚓把他紧紧束缚着,陷入了短暂的平静。

  “江裂。”

  凌音拖着虚浮的步子冲了过来。

  刚才的花爆过后,几乎击溃了蚯网的大半触角,现在一看,它就像是一只苟延残喘的魂兽,盛开着仅剩的十条血红色触手。

  可是下一秒,几乎肉眼可见般,那些在爆炸中毁灭的触手不断生长着,仿佛再过一会儿就会恢复如初。

  “太难了……”

  江裂被蚯网捆着,同时背后像是扎了一根针,火辣火辣的,始终无法摆脱这些触手,无比憋屈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居然无法调动魂力,无法使用魂技。

  凌音咬着牙,喝了一口醉酒,又吃了至少十份的开心小面包,差点被噎死,四朵彼岸花避过江裂侧袭而去,但也仅仅击溃四条触手。

  同时,她的魂力再次耗空了,几乎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。

  而其余的蚯网触手还在不断生长,已经恢复了一半的状态。

  “凌音,你先走吧,等到蚯网真正恢复,你也跑不掉,趁着你现在身上没有伤,出去搬救兵……”

  江裂嘴唇略显发白,一股无力感在心中蔓延,如同野草般疯长。

  在五千年魂兽面前,特别是蚯网这种诡异离奇的魂兽,他实在是太渺小了,自身也没有凌厉的攻击手段,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任人宰割……

  “我不会丢下你的,谁知道我回来的时候你会不会变成人干……”

  凌音强挤出一丝苦笑,随后恢复了些许魂力,做出了一个令江裂大吃一惊的动作……

  “唰!”

  凌音取出一把匕首,毫不犹豫地,怵然划过手心,鲜血的味道在掌心里蔓延出来,散发出鲜活的颜色。

  “你疯了!”

  江裂大吃一惊,用力地甩着身上的蚯网。

  “嗖。”

  下一刻,捆绑在江裂身上的几条蚯蚓嗅到鲜血的味道,随后移出,对着凌音疯狂袭去。

  凌音用仅剩的魂力召唤出一束彼岸花,借助弹力飞快冲过去,一把切断了江裂身上仅有的两条触手,几乎虚脱般摔了下来。

  江裂呼吸一促,一把抱住她。

  仅剩的蚯蚓触手发现自己刚才似乎上了当,以围剿的攻势再次疯狂袭来!

  “白无常!”

  江裂咳出一口鲜血,下一刻,举着招魂幡的白无常凭空出现,飘着白条的帆布中,一股恐怖的吸力传来,蚯网触手上的血红色气息不断消失。

  但即便如此,也无法阻碍它的攻势,几条已经恢复的触手化作细长的血色长蛇席卷而至!

  江裂瞳孔一缩,就准备使用狂暴,突然一道冷喝声在旁边响起。

  “闪开!”

  “于矢?”

  江裂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几乎本能地拉着凌音退到了一边。

  “平地风雷!”

  “轰!”

  伴随着风雷蛟的出现,恐怖的龙卷风伴随着雷鸣闪电在蚯网上轰然炸裂,激起一片惊人的气势。

  “呲。”

  一阵滔天般的烟尘散去,伴随着风雷的消失,蚯网死气沉沉地甩动着血红色的触手,一片凄惨……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