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59章:武魂蜕变

第59章:武魂蜕变

  伴随着这场赌斗的结束,观众席九成的人都惊得坐了起来,掏了掏耳朵,确认自己没有听错。

  风笑天他,居然主动认输了。

  本来他们以为,这会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对战,就算风笑天不使用第三魂技,也足以三招之内击败江裂。

  现在好了,真正的结果让他们所有人大跌眼镜,满脸的惊愕过后,就是一片接连不断的叹气声。

  也有很多人对这个战斗结果一脸懵逼,明明风笑天也没有受伤,怎么就主动认输了。

  此刻,当事人风笑天一脸憋屈加苦闷地下了擂台,他魂力都被打空了,也无法恢复魂力,再战斗下去完全没有意义,他的自创魂技还只是一个雏形,现在也不宜施展,更不宜暴露实力。

  江裂在众多惊愕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擂台,心情美滋滋,看着一脸黯然失色的风笑天,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好了,刚才逗你玩呢,你的火舞妹妹我不会跟你抢。”

  “你说真的?”

  风笑天大吃一惊,随即轻松一口气,不过很快嘴角就泛起了苦笑。

  “你的天赋很不错,魂技能力也很诡异强大,可惜你的武魂不是风属性,不然我一定会带你去神风。”

  说到这,风笑天双手环胸,突然又自信了起来,“这次的教训我记住了,以后有机会我定会讨回来的。”

  “那我等你……不说这个了,你的火舞妹妹走了,不去追她吗?”

  江裂指着第八斗魂分区那边,红衣曼妙,翩翩走动的火舞。

  “啊?那再见,江裂是吧,下一次再见到你,我肯定会毫无保留地跟你一战的。”

  风笑天火急火燎地丢下来一句,然后飞快地追去火舞了。

  “呼,这家伙还挺有意思。”

  江裂不在意地笑笑,那就试试看呗,成长的又不止风笑天一个人。

  随后,江裂转过头,看着失神的王鉴,大笑道。

  “怎么样,王鉴,说说看,押我赚了多少?”

  王鉴一愣,终于回过神,顿时哭爹喊娘地指着江裂。

  “赚个屁,老子的全副身家十个金魂币都是因为你赔完了!”

  “嗯?你不是押我赢吗?按理来说稳赚不赔才是啊!”

  江裂狐疑地盯着他看,莫非这小子……

  果不其然,王鉴半捂住脸,羞涩嘟囔道,“那个,其实,我押的是风笑天,谁知道你居然赢了……”

  “靠,那你还好意思质问我。”

  江裂没好气地甩了他一个白眼。

  “赌战对你来说不可靠,你还是去打一对一吧,别等到隐士学院招生连报名费都凑不齐。”

  “啊,苍天啊,大地啊,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。”

  王鉴虎躯一震,大哭两声,然后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,飞快地溜走了。

  江裂淡淡转身,内心兴奋得一批,拿着格莱特给他留的钥匙溜进了贵宾间,又躲进自己房间,锁上门,万事大吉,只欠清点战利品。

  说是战利品,其实也就是两次幸运大转盘的抽奖机会。

  按理来说,应该是一次,不过赢了还有额外奖励,这点他很欣慰,同时感叹这系统死机六年终于开窍了。

  很快,江裂面前就凭空出现了一个幸运大转盘,上面中间的转针氤氲出彩色的光芒,一共是八个槽位,对应着八个奖励。

  江裂一根手指按着转针,想了想,还是先看看这八个槽位都是什么。

  江裂点开一个最上面的槽位,那是一个白色的圆圈,看着像魂环,看了看说明,差点吐血。

  “十年魂环。”

  懒得吐槽,再右边的槽位,是一块千年的粉红娘娘外附魂骨,再然后就是一块六万年的桃花水母头盖魂骨。

  “啧,这魂骨还挺多……”

  江裂愣了愣,往右看,一块红色的魂骨让他差点停止了呼吸。

  “十万年死亡蛛皇左腿骨。”

  咕嘟一声咽口水,江裂发现一共八个槽位,三个都是魂骨。

  最珍贵的无疑是十万年的死亡蛛皇左腿骨,其次就是千年粉红娘娘的外附魂骨,因为它可以成长。

  还有四个槽位,其中两个是药剂,极限药剂和疯狂药剂。

  极限药剂他知道,无级别限制提升一级魂力,但是那个疯狂药剂是什么鬼,只有名字也没有说明。

  还有一个槽位是魂兽棒棒糖。

  至于最后一个槽位,让江裂看到了也忍不住身体一颤。

  “本体武魂。”

  虽然没有直接说明,但听名字,似乎能够获得一个武魂?而且这个武魂还可以是自己身体的一个部位……

  江裂轻吐一口浊气,感觉五肢都振奋了起来,捏着手掌上的骨节,噼啪作响,他准备拼一把手气。

  七个槽位都是好东西,只要不抽住那个十年魂环就行,不然那也太可怕了。

  伸出手,轻轻地摆弄了一下转针,幸运大转盘上顿时七彩光芒纷飞,针尖直溜溜地滑过一个又一个好东西,看得江裂的心一颤一颤的。

  最终,转针缓慢地滑过了十年魂环,外附魂骨,六万年魂骨,十万年魂骨……

  “靠,一块魂骨都不给我。”

  江裂瞪大眼,正准备吐槽,转针停在了一瓶蓝色药剂上。

  “叮,恭喜宿主抽取到了疯狂药剂三瓶。”系统贴心地发出电子音。

  “额,先瞅瞅再说。”

  三瓶?虽然很惊喜,但物以稀为贵,听着好像不怎么值钱的样子!

  江裂看着蓝色药剂,小心翼翼地点开说明,呼吸一促。

  疯狂药剂:一次性消耗药剂,服用后使自身武魂获得二次觉醒。

  说明,武魂觉醒时,武魂发生变异,百分之五十几率进化,百分之五十几率退化,一人最多使用一次疯狂药剂,该效果不可逆,请警慎使用。

  备注:可转移,可交易

  “还真是够疯狂的。”

  江裂神色一凛,发自内心地感叹,可以说喝了这东西,要么扶摇直上,一飞冲天,要么火上浇油,凄凄惨惨……

  “算了,继续快乐地抽奖。”

  江裂收好疯狂药剂,心情大好,大手一挥,继续转动了轮盘。

  在他紧张的注视下,转针再一次无情地滑过了那三块魂骨,他都怀疑这八分之三的几率他就真的碰不到吗?

  最终,转针淡淡地滑过极限药剂,停在了一个槽位。

  “叮,恭喜宿主获得魂兽棒棒糖。”

  颤抖的手,点开说明……

  魂兽棒棒糖:魂兽专用,吃了之后立即增加十万年修为,并且强制性幻化成人形状态。

  好吧,认命了,回去倒是可以喂给大白,他也很好奇大白变成人形会是什么模样……天蓬元帅?二师兄?

  收好魂兽棒棒糖,江裂一屁股坐床上,取出来一瓶疯狂药剂。

  命运就此一搏了。

  江裂正准备一口喝下,突然灵光一闪,使用了那个魂技。

  “福兮祸兮。”

  哗。

  顿时,一股无法言喻的神韵落在他身上,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飘飘欲仙,妙不可言。

  他觉得现在自己就是气运之子,武魂退化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出在他身上。

  “咕嘟。”

  一口灌嘴里,江裂差点吐出来,不太好喝,蓝莓味的,酸不拉几……

  与此同时,奇妙的感觉在他浑身蔓延,如同汩汩细流滋养身心,耳边响起好听的流水声,仿佛他整个人已经坐落于山水田园之中。

  “叮,你的镇魂棺武魂成功变异,天机棺能力觉醒。”

  天机棺?

  江裂瞠目结舌,他记得之前江魄说过,镇魂棺还有一个名字,就叫做天机棺,内含玄机,十分神秘。

  召唤武魂,镇魂棺再次出现,古朴庄重,漆黑泛光,与之前不同的是,棺材底盖四四方方的四个角,分别出现了四个小孔,氤氲出神秘气息。

  好像每一个小孔都蕴藏了一件稀世宝物似的。

  不等江裂有所反应,其中一个泛着白光的小孔里,光芒闪现而出,一把银光闪闪的玉箫凭空出现。

  这把玉箫像是由精致的白色玉石制作而成,吹孔在最上端,一共六个孔,三个孔之间刻着一个金黄色的金扳指,属于单管竖吹。

  通体玉白色,两个金色玉扳指,看上去古朴典雅,神秘而又强大。

  江裂伸出手,握住玉箫的一瞬间,知道了它的名字——无影箫。

  同时他也了解到,无影箫继承了镇魂棺的一部分能力,属于武魂范畴,因此也能够释放第一魂技,封魔。

  只是第二魂技鬼差,还是必须由镇魂棺打开棺盖施展才行。

  可以说,只要不是对武魂特殊要求的魂技,无影箫都可以施展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江裂心脏砰砰直跳,竖起无影箫,尝试着把最上端放在唇边,轻轻地吹了一个音。

  “封魔。”

  下一刻,黑色的诡异音符从箫孔钻出,飞快地吹出击落在他床头柜的花瓶。

  “砰。”

  音符落去,花瓶顿时四分五裂。

  “嘶,好强大,这么说我以后都可以远程施展武魂了。”

  江裂震惊不已,想象了一副他站在擂台上,面对对手临危不乱,竖吹无影,威风凛凛名扬四方的场景,激动地大笑了出来。

  “砰。”

  门外面响起了江魄粗暴的大嗓门,“臭小子你在里面干什么,弄那么大声响!”

  “额。”

  江裂挠挠头,看着地上的花瓶碎片,陷入了沉思……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