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56章:武魂融合技

第56章:武魂融合技

  从厕所出来后,江裂回到了贵宾间,挠着头看向格莱特。

  “干爹,除了我之外,我还有四个朋友,我能不能先帮他们预订四个名额?”

  江裂想了想,又补充道,“他们年龄跟我相差不大,实力也与我相差无几,都想跟着我……”

  他主要就是担心隐士学院十年招生一次,每次固定一百人,那岂不是很多人抢破头皮都要过来,所以还是提前预订一下比较好。

  “这样的话,倒也可行。”

  格莱特从安乐椅上坐起来,思忖片刻,眼睛里露出笑意,随后问道。

  “那这么说,你要跟你的那些伙伴一起参加考核?”

  “嗯,我想过了,还是锻炼一下自己比较好。”

  江裂认真地点着头,当然,更重要的是,他不想让其他参加者用另类的眼光看待自己,包括他的伙伴们。

  “既然你这样决定了,那就一个半月之后,带着你的伙伴来到死寂森林,走一个报名流程就可以了,那天也正是考核日期。”

  格莱特说完,从黑色大衣的内兜里翻了一遍,随即苦笑一声。

  “这一次出来急,我也不知道你老爸生了你这么一个孩子,所以身上也没有带什么礼物。”

  “等下次你通过考核的时候,我再给你准备一份礼物,别介意,这也算是我作为你干爹送你的见面礼。”

  格莱特摸了摸他的头,温和地笑道。

  江裂还没有说话,倒是江魄已经迫不及待地跳了过来,满脸黑心商地笑道。

  “礼物?至少也是魂骨吧,那可说好了,格莱特,低于五万年魂的骨不要,当然了,你要是有十万年魂骨,儿子白送给你都行,嘿嘿嘿……”

  江裂如遭雷劈,魂骨?

  那可是所有魂师梦寐以求的东西啊,不像魂环,魂骨掉落后,是任何人都可以融炼的,不过魂骨掉落的几率是千分之一。

  见面礼就送他魂骨,这……如果是真的他当然求之不得啊,哈哈哈。

  “口气倒是不小,那我回去琢磨琢磨吧,就挑一块魂骨当做给江裂的礼物,当然了,肯定没你的份。”

  格莱特死亡之眼瞄了一下江魄,淡淡一笑。

  “当然,如果你真的愿意让江裂当我儿子,刚好我膝下无子,我求之不得,豁出去半条命也会弄一块十万年魂骨的。”

  江裂瞪大眼,迟疑片刻,左看右看,随后问出了他的问题。

  “干爹,你的实力……你是不是封号斗罗?”

  地盘是索托斗魂场,还有隐士学院院长这么一个身份,见面礼出手就是魂骨,培养出五个魂圣,一个魂斗罗,他有理由怀疑格莱特至少也是一位封号斗罗的人物。

  不出所料,格莱特淡淡地点着头,倒是没有丝毫倨傲的神色,仿佛在肯定着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
  “嗯,这个我现在不必多说,等你再长大一点,就会知道了。”

  江裂点着头,随后目光移向吊儿郎当的江魄,又看着格莱特,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一起的……

  “臭小子你那什么眼神,哼,实话告诉你吧,你老爸我年轻的时候厉害着呢,切,其实我一直都是在隐藏实力而已!”江魄显摆着他发达的肱二头肌。

  不等江裂翻白眼,他突然怔愣了一下,随后拉着江裂走出了门。

  “我都忘了,咱们还要打二对二,是时候让你见证真正的技术了!”

  “得了吧,你别卖我就行!”

  “呵,这一对父子。”

  格莱特看着他俩的背影,嘴角不自觉上扬,眼神里掠过一丝落叶送波般的涟漪,还带着一点艳羡。

  如果他的孩子能够健健康康地成长到现在的话,比江裂还要大一岁吧。

  在这种遗憾追忆的心情下,所以刚才在看到江裂的时候,他甚至于都把江裂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  那边,两人已经抽签,在休息区坐着,下一场就是他俩的比赛。

  只不过这一次江魄还特意戴了面具,说是怕自己帅气逼人的脸把对手和台下观众给迷死。

  江裂已经无力吐槽了。

  “对了,臭小子你记住,等到你去了学院,一定要狠狠地敲诈格莱特那家伙,他可是出了名的吝啬,也是遇见了你,不然别说魂骨,他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吐给我!”

  江魄义愤填膺地哼一声,随即嘿嘿一笑,满脸奸诈,“最好多坑他点,然后再你再偷偷给我带几个。”

  “得了吧,如果干爹对我好,那我不介意换一个亲爸的……”

  “什么,你小子疯了!还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看我回家不……”

  “上场比赛咯!”

  江裂一个激灵,赶紧溜走了。

  他们这次是在斗魂第八分区,第三擂台,裁判依旧是一个中年男子。

  他激声高昂地举着魂导扩音器,对着台下众人激动的呼喊道。

  “好的,下面,万众瞩目的时刻,即将上场的,分别是已经五连胜的波涛组合,以及新手——破裂组合。”

  “波涛组合自然不用多说,已经五连胜的他们,赢了这一场就会获得额外的十积分加成。而破裂组合,虽然是新手,但我相信他们肯定也会给我们带来惊才艳艳的表现!”

  “下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  看二对二对局的观众明显还挺多,在众人热烈的拥呼声中,他俩的对手,夏波涛兄弟上了擂台。

  波涛组合……

  “靠,怎么是你俩!”

  “江裂!”

  三人面面相觑,夏波涛兄弟更是异口同声,满脸震惊。

  “咳,你同学啊?”

  江魄眨了眨眼,看着对面两个肥得流油的双胞胎兄弟。

  “对,同班同学,还是一个寝室的。”江裂苦笑一声。

  想不到夏波涛兄弟也在索托大斗魂场,而且都五连胜了。

  这俩家伙富二代,不缺钱,来这里肯定是想历练一下的。

  “江裂,虽然咱们是同班同学,不过我可不会收手哦!”

  大哥夏波嘿嘿地笑道。

  “来吧,让我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?”江裂挑衅地勾了勾手指。

  “哗。”

  下一刻,夏波涛兄弟同时开了武魂,一棵柞树出现,一个柞蚕附身,伴随着四个百年魂环。

  夏涛不用多说,江裂之前跟他对战过一次,武魂柞蚕,一二魂技分别是吐丝和飞蛾,是控制系战魂师。

  至于夏波,武魂柞树,第一魂技是扎根,第二魂技树盾,是一个妥妥的防御系魂师。

  江裂淡然一笑,二话不说,镇魂棺出现,一黄一紫两个魂环震惊全场,一二魂环同时亮起。

  鬼差身上带着腐朽的死气,举着棺材已经飞快地冲了过去。

  “第一魂技,封魔!”

  两人在速度方面根本没有优势,所以无论如何都只能硬挡。

  果不其然,大哥夏波嘿嘿一笑,第二魂环一亮,显然早就做好了防御姿态。

  “第二魂技,树盾!”

  “唰!”

  柞树伸展出浓密的葱绿的枝干,在兄弟两人前方凝结成了一个绿色的大盾牌,看着古朴自然,好像大自然雕刻而成的简易盾廓。

  “砰!”

  鬼差手握镇魂棺,一记封魔已经硬撼上了树盾。

  盾牌上面光芒闪烁,支撑三秒之后,轰然破碎,但这一击抵御了封魔的绝大部分力量,两人活蹦乱跳,除了感觉魂力消失了一部分,一点事都没有。

  “嘿嘿嘿,不过如此嘛,大哥你掩护我,看俺的……”

  夏涛大笑一声,举着胖乎乎的蚕宝宝触手,像是一个肉团。

  “第一魂技,吐丝!”

  空气里一片寂静……

  夏涛一愣,嘟着嘴,吐了半天,硬是一条蚕丝都吐不出来,满脸惊疑不定,一度陷入了尴尬。

  江裂看见这一幕,差点没忍住笑出来。

  可怜的夏涛娃子,作为控制系魂师,蚕丝都吐不出来,控个毛线啊。

  “啊啊啊,俺的第一魂技无法使用了!”夏涛后知后觉地回过神,看着自己黯淡无光的第一魂环,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第一魂技,扎根!”

  夏波不信,赶忙尝试着使用第一魂技,结果柞树没有一点动静。

  他的第一魂技扎根可是基础魂技啊,在地下扎根的时间越长,柞树提升的防御力越高,这都用不成,还防个鬼啊!

  台下观众更是目瞪口呆,放眼望去,一张张人脸上都是各不相同的诧异和惊惧,冷气连连。

  “两个倒霉的小家伙,看来是第一魂技被封印了。”

  贵宾间的格莱特舒舒服服地坐靠在安乐椅上,呷了口红酒,看着窗外的场景,一刹那的吃惊过后,淡淡一笑。

  他真是越来越喜欢江裂这孩子了。

  “啧,臭小子可以啊,不愧是我的崽,所以我决定了,让你带我飞,我在旁边给你鼓气!”

  江魄微微震惊,随后无耻地笑道。

  “滚!”

  江裂才懒得理他,看着夏波涛兄弟,满脸玩味。

  “怎么样,还比吗?”

  “哼!俺们不会放弃的。”

  夏涛气呼呼地哼了一声,随后满脸坚定地跟夏波对视一眼,两人身上的魂环同时消失,身形叠加融合,幻化出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江裂一脸懵逼,顿时明悟了什么,大吃一惊。

  武魂融合技!

  “臭小子你顶住,我在后面给你加油!”

  江魄飞快地退到了擂台边缘,让江裂恨得牙痒痒。

 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江魄非要弄什么二人组合了,感情就是为了坑他呀!

  让他一打二。

  那边,两人的身形逐渐消失在了擂台,强大的波动在擂台上逐渐撕裂,扩大,加深。

  “武魂融合技,柞死之路!”

  江裂难以置信地一愣,作死之路?

  这武魂融合技怎么这么奇葩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