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45章:帷幕

第45章:帷幕

  台上,江裂跟于矢并排靠拢,站在最前面,后面的站位依次是凌音,何湘,李翊。

  他们的阵容不变,并且因为有李翊随时提供的醉酒葫芦,以及何湘的稻花香,他们获得了充足的魂力恢复,而反观唐三那边……

  经历了第一波的攻势之后,强攻系战魂师朱竹林已经被于矢一拳砸下了擂台,对面只余四人,怎么看,他们这边的综合战力都比唐三小舞那边要强。

  唐三小舞背后就是奥兰多和吕果,奥兰多一二魂技分别是恢复大黄瓜以及黄瓜炸裂,不足为惧。

  倒是那个吕果,除了之前那一招羞答答,一直没有使用她的第二魂技。

  所以对面的战力也就唐三和小舞了,他们已经有了压倒性优势。

  擂台下,众人看得热血沸腾,如果不是老师校长竭力维持秩序,恐怕他们已经激动地围上去了。

  “小三,咱们速战速决吧。”

  江裂神色一动,大手一挥,鬼差已经扛着棺材,化作黑色的诡异残影,一马当先地飞快冲去。

  “正有此意。”

  唐三的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,看见鬼差冲来,发动缠绕,一层层细密的蓝银草宛若灵蛇般向上攀爬,转眼间就牢牢捆绑住了鬼差。

  “强袭!”

  趁着唐三控制住鬼差的同时,江裂已经俯冲了过来,不曾想,小舞速度飞快,一个腰弓迅速拦截了过来,跟江裂缠斗起来。

  于矢看见这一幕,正准备冲过来,却是震惊地发现,一层层蓝银草钻出来,如同附骨之疽环绕住了他的腰身,几乎没有任何征兆。

  于矢有意挣脱,却发现根本无法调动魂力,身上缠绕的蓝银草尖刺划破肌肤,浑身麻痹了起来。

  “寄生。”

  唐三第二魂环一亮,露出一个狡猾的笑意,但是却没有操控蓝银草把于矢过来,而是猛然甩动蓝银草,把于矢拖拽起来,好像一条藤鞭,即刻发力,对准了后方的何湘跟李翊。

  事发突然,于矢又站在队伍前面,这下他直接在唐三蓝银草的操纵下倒飞出去,砸中了一脸懵逼的李翊。

  “啊!”

  李翊直接被于矢砸飞了擂台,何湘身法矫捷,在于矢被甩过来的时候,迅速俯身下跳,如同一头灵敏的小鹿,十分惊险地躲避了这一击。

  但是那边,于矢跟李翊一起被击飞了擂台,无法参战。

  台下众人一脸惊异,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大吃一惊。

  其实早在第一波攻势,于矢击败朱竹林的时候,他虽然成功全身而退地返回了队伍,但身上早就落下了蓝银草的种子。

  唐三也是有意放回于矢,为的就是把他制作成了一个棋子,发动寄生控制住于矢,打他们内部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他没有把目标放在凌音身上,而是直接控制蓝银草绕了过去,瞄准了最后方的那两个辅助系魂师,准备一举三杀扭转局势。

  可是他没想到,何湘一个辅助系魂师,战斗意识不是一般的强,竟然躲避了这一击人肉炮弹。

  不过尽管如此,现在场上也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,双方实力差距大大缩减。

  “桃之夭夭。”

  何湘想也不想,第二魂环一亮,身体飘上空,眼底里粉光流转,四季鹿虚影后面,一株古老的桃树出现,粉红色的桃花骨朵竞相开放。

  飘絮的桃花光影飞快地落入了两人身体,治疗着他们身上的暗伤。

  她这一招桃之夭夭跟九心海棠一样,属于意念控制治疗,可以把治疗量分摊给一群人,也可以指定性地只治疗一个人,随着她魂力的提升会不断提高治愈速度和质量。

  “原来这就是你的计谋。”

  那边,江裂眉头微皱,一击强袭把小舞击退之后,迅速返身。

  刚才唐三把时机把控得很好,在他冲过来之后才发动寄生,为的就是保证万无一失。

  “现在的战斗,才刚刚开始。”

  唐三微微一笑,随后大喝一声,“小舞,流星人锤。”

  两人六年的配合表现得十分默契,无需多言,小舞一个闪身跟唐三贴近,腰间已经系上了层层叠叠的蓝银草,随后在唐三的操控下飞速掠来。

  刚才唐三就是用这一招击败了于矢和李翊,只不过这次蓝银草捆绑的对象是小舞,两人的组合技爆发的威力将会再提升一个档次。

  “第二魂技,含羞守护。”

  那边,吕果唯一的百年魂环亮起来,一道绿色的光芒冲进小舞身体,在她额头上刻下了一个翠绿的印记。

  “闪开。”

  凌音微微一惊,玉手一挥,三株彼岸花接连冒出,三人跳上去,在绯红色的花萼边缘飞快跳脱,躲避着这一击流星人锤。

  “花爆!”

  三人借助彼岸花刚刚跳下,凌音眸光一闪,彼岸花脱离根茎,化作三朵绯红之刃对着空中的小舞飞速席卷而去!

  江裂后退一步,立即召回鬼差守护何湘,同时手里的镇魂棺高高抛去,对准了空中的小舞。

  “嗖嗖嗖。”

  彼岸花与镇魂棺夹杂着猛烈的飓风冲去,小舞眉心的绿色印记散发出夺目的光辉,一层淡绿色的光波在她身上荡漾,含羞草收拢的枝叶从小舞身上穿出来,随后猛然张开,如同怒放的雏菊。

  那一瞬间,三株彼岸花碰到含羞草怒放的叶子,直接被反弹了回来,在半空中迅速爆破,一度波及到了凌音身上,把她击退了好几步。

  而小舞,身上的绿光消失,在唐三的操纵下已经飞速冲来,迅速贴近凌音,根本不给她发动魂技的机会,成功魅惑,蝎子辫顺势捆绑住脖子,腰弓发动,把凌音拦腰踢飞了出去!

  “小心。”

  江裂瞪大眼,飞快拦截过来抱住身体向后倒飞的凌音,巨大的冲击力把两个人惊险地逼退到了擂台的边缘。

  而何湘,即便是有鬼差的保护,也没能幸免小舞流星人锤的空中袭击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舞没有发动全力的缘故,这一击沉稳有度,只是把何湘逼退出了擂台,没有踢飞她。

  现在场上,二比四,凌音跟江裂已经被逼退到了悬崖边上。

  “凌音,用那一招!”

  江裂跟她对视一眼,两人二话不说,从左右方向分开,躲避流星人锤的同时,高高抛出镇魂棺。

  “轮回。”

  凌音再次瞬发第一魂技,同时迅速使用第二魂技,虽然这样对魂力消耗很大,但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  飞旋的彼岸花化作血红色的残影飞上空,与此同时,几乎稳稳地接住了江裂抛向空中的镇魂棺,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绕过了小舞。

  彼岸花驮着镇魂棺,其中夹杂的狂猛力道迅速迎向了唐三。

  他们这一招也叫组合技,轮回加强袭,就是送花棺材。

  “鬼影迷踪!”

  唐三捏紧了手心的蓝银草,几道紫色的残影迅速变换,可是他不曾想到,这一招完全不是用来对付他的。

  “砰。”

  唐三闪开身体之后,驮着镇魂棺的彼岸花如入无人之境,旋转着暗红色的花萼,毫不留情地把后排的吕果和奥兰多逼退出了擂台。

  两人惨叫一声,场上瞬间又变成了二比二的神奇组合。

  小舞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,不退反进,迅速贴近了凌音,眸光中的魅惑再次发动,蝎子辫再次缠来。

 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魅惑对江裂没用,但完全可以先把凌音击败,她再跟唐三联手,小小江裂不足为惧。

  凌音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,在小舞冲过来的一瞬间,直接闭上眼,她的脚下,一株彼岸花已经冲天而起,把她跟小舞已经包拢了进去。

  “小舞,回来。”

  唐三一惊,下意识地收回蓝银草,可是晚了,彼岸花冲天而起的一瞬间瞬间转换成了轮回状态,高速旋转的同时,绯红之刃切断了唐三连接小舞的那一根蓝银草。

  紧接着,彼岸花上升到一定高度,直接迅速爆破,漫天飘零的绯红血雾之中,凌音跟小舞几乎是以黏在一起的形一起落下了擂台,双双出局。

  场上,就剩下了江裂跟唐三两两相望,一片狼藉……

  江裂心中暗暗吃惊,其实刚才凌音完全没必要这样做,这么看来,她其实是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战胜唐三,所以才把小舞一起带出了擂台。

  “嗖。”

  想罢,江裂拿着镇魂棺迅速冲了过去,鬼差紧随其后。

  事实上,鬼差几乎已经透明了起来,仿佛随时可能化作一阵风消散。

  魂力就是它的生命,刚刚经历了那么多创伤,它就算没有痛觉,可是魂力也所剩无几了。

  “上。”

  江裂指挥鬼差冲在了前面。

  鬼差发出一声野兽的低吼,在江裂的操控下直接发动灵魂震荡,镇魂棺飞旋而去。

  唐三以鬼影迷踪迅速避开,与此同时,直接发动缠绕,浓密的蓝银草直接把江裂捆绑了起来。

  “我赢了。”

  唐三一愣,旋即轻轻一笑,看着被捆绑住的江裂,稳操胜券。

  “不,是我赢了。”

  江裂微微一笑,身上直接幻化出了一道棺材的虚影,这是一秒的无敌状态!

  事实上,他刚才根本没有指望鬼差能够命中唐三,他让鬼差使用灵魂震荡,只是想消耗鬼差的魂力。

  魂力就是鬼差的生命,在刚刚发动那一击之后,鬼差直接化作黑烟彻底消失在了擂台。

  而消失的这一瞬间,就是江裂一秒的无敌状态。

  “嗖。”

  下一刻,江裂仿佛无视蓝银草的阻碍一般,直接身体透明,散发出暗金色的光芒,冲出蓝银草,手中镇魂棺已经力压唐三头顶。

  “玄玉手!”

  唐三神色一惊,两只手呈现出乳白色的晶莹光芒。

  “砰。”

  玄玉手成功卸掉一部分力量,唐三急退三丈之远,十分惊险地被逼退到了擂台边缘。

  虽然没有出擂台,但被强袭命中,削减了百分之十魂力,他体内的魂力再次空了一截,几乎连简单的缠绕魂技也释放不出来了。

  没有魂力,他除非使用暗器,不过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我认输。”

  唐三苦笑一声,看着江裂,对他比了比大手指,“江兄,我已经魂力全空了,这场比赛你赢了。”

  “啊?其实我也没有魂力了,一滴都没了。”

  江裂一愣,摇头失笑,“不过你既然主动认输,那就是我赢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唐三一脸懵逼,石化在了原地。

  “很好,我宣布,此次五人赛冠军队伍,就是江裂战队,当然,也让我们恭喜唐三战队喜提亚军。”

  校长已经红光满面地举起了魂导器话筒,一锤定音。

  “哦——”

  操场上人群攒动,人山人海的欢呼声,如同惊涛骇浪,回荡在诺丁校园里,落下了最终的帷幕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