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40章:白驹过隙

第40章:白驹过隙

  班干部竞选结束之后,他们108宿舍所有人都乐不可支,开心得飞起,毕竟班干部总共才五个名额,他们宿舍一下子就独抢占了四个。

  韩富学习委员,于矢课代表,李翊纪律委员,江裂班长。

  除此之外,也就凌音一个副班长在班里一枝独秀,论官威绝对压不住他们。

  夏波涛兄弟虽然没有当上班干部,但比他们所有人都激动,然后带领着宿舍去食堂大吃大喝。

  再后来他们发现,他们这个班好像是全阶段唯一的精英班了。

  其他班最厉害的入学生也才刚刚成为魂师,他们班倒好,随便一个过去都是大佬级别的领班人物……

  对此,江裂也是一脸懵逼,不明白他们这些人为何会齐聚一个班,是学校故意设立的?

  而且他觉得,班里几乎一半的人都是贵族,有天赋不说,还财大气粗。

  就单单他们宿舍的夏波涛兄弟,还有另外两个辅助系魂师,杨兰兰和吕果,都是贵族出身,标配的百年魂环。

  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,他发现凌音也是贵族。

  不过他一点也不惊讶,凌音从刚开学就表现出来的眼界,天资,还有贵族气质,这都是毫不掩喻的。

  通过与凌音详细的交谈,江裂才真正了解到事情的经过。

  凌音刚来这里的时候,她家里人就要求学校特设一个精英班,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们想要凌音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和氛围,所以同班同学必须都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  因为凌音身后背景强大,所以学校就设立了一个精英班,把平民和贵族中的天才学子都分了过去。

  别说是全阶段,就是诺丁学院全校,估计也就这一个精英班了。

  可以说,他们几乎所有人能够齐聚在这一个班级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来自凌音她一个人。

  江裂啧啧感叹两声,问凌音为什么不去特设的贵族学校,那边的学习氛围绝对比这里强一倍不止。

  一向活泼开朗的凌音沉默良久,没有说话,最后才含糊其辞地说自己有一些迫不得已的苦衷……

  江裂点点头,表示了然,也没有再问了下去了。

  在学院的生活过得特别快,除了每天简单的课程内容,就是宿舍几个人的嬉笑打骂。

  因为既是竞争对手,又是同班同学的关系,江裂很快就跟凌音走在了一起,可以说是无话不谈。

  他们这个年纪,都是最纯真的同学朋友情谊,即便有所爱慕,也是隔着一层朦朦胧胧的薄雾,所以陈婉灵看见了也只是欣慰一笑,毕竟当年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。

  江裂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凌音,更多的时候,他只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红颜知己,是一种朋友至上,恋人未满的神奇感觉。

  就好比,上课的时候——

  “凌音,对于我刚才所讲的食厌兽的特点,你来说一下你的看法。”

  戴着眼镜的中年老师扶了扶擦得锃亮的眼镜框,看着低头沉思的凌音。

  “食厌兽,一般栖息在沼泽泥潭,湿洞穴等潮湿阴暗的地方,喜欢以蛇鼠为食,嗜睡。”

  “它惧怕阳光,食量小,基本捕猎一次就可一月不食,火焰对它有克制奇效,即便是千年魂兽,用普通的火焰也可以逼退它。”

  “当然,如果是山野中的磷火,它非但不会惧怕,还会使用吞火术吃掉那些磷火,借此增长修为。”

  凌音站起来,撩过耳边的一丝棕发,眼睛里闪烁出星辰大海一样博览群书的光芒。

  “食厌食持续遭受火焰攻击,会发出尖锐的大叫,并且这个时候很容易自爆,爆发出恐怖的磷火龙卷,杀伤力不大,但是氛围极广,很容易在大森林引发火灾,而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。”

  “所以捕捉食厌兽,尽量把它扼杀在它的巢穴之中,阴暗的环境和潮湿地质可以有效防止大火蔓延。”

  “魂环配置的话,一般强攻系魂师比较适合,还有火焰系的控制系魂师,第三环千年是最佳配置,很大程度上可以获得食厌兽的磷火能力……”

  往往这个时候,江裂就支着下巴,也不说话,就这么看着凌音分析,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口落在教室里,只觉得时光静好,不缓不急……

  “非常好,你有一套独到的见解,没有拘泥于课本,这让老师很欣慰,下面就请江裂同学做一下补充吧。”

  “……嗯?啊?”

  “咯吱。”

  这时候,夏波涛兄弟就会伸出胖乎乎的小手,从课桌底下掏出来一把小零食然后飞快塞进嘴里,还不忘掏出来一包贿赂一下李翊,让他不要记名字。

  李翊得到零食就会分给何湘吃,然后再十分殷勤地送上一张他精心抄写的古诗词。

  何湘也不客气,一掏就是一大把,然后一边吃一边看古诗词,跟看小说一样,既刺激又兴奋。

  “喂,这一堂魂兽学你懂了吗?,明天就是模拟考试呀。”

  “知道了……我早就提前预习好了,你还是担心自己吧。”

  何湘看了他一眼,又看着桌子上的魂兽学课本,想了想,还是打开看了看,不是复习,只是用一种全新的视角去看待同样的一件事物。

  韩富身为学习委员,课下却比所有人都疯狂,下课铃一响,就土拨鼠的尖叫凯瑞全场,练习魂技,所以课下班里基本没有人待在教室。

  课余时间,江裂喜欢去图书馆,那里有很多魂师教学读本什么的,他一只手不断拂过一个个书架,目光随着书本的移动来回跳跃。

  “嗨!”

  这时候,经常都能在图书馆碰到他的凌音就笑着走了过来,“看书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来一场实战,敢不敢跟我格斗室一战?”

  格式室是专门为了训练孩子们的身法基本功才设立的。

  毕竟徒有魂技,不会一点实战操作和对抗能力怎么行,所以格式室是单纯的身体搏斗,不能使用武魂魂技,为的就是锻炼学生的基本功。

  “呵,当然没问题,谁怕谁,不过你输了就要叫我爸爸,这是我的规矩。”

  “哦?那你输了可要叫我妈妈,怎么样?想好了吗?”

  格斗室里,凌音把那一头秀丽飘逸的棕发用一根缎带绑了起来,因为头发遮掩住眼睛会影响她的战斗。

  这样的她,看上去既武断又干练,活力十足,英姿飒爽。

  凌音狡黠地看着他,“怎么样?”

  “……那还是算了吧,主要是我不想占你便宜。”

  江裂呲牙一笑,随后猛得抬脚出拳先发制人。

  凌音微微一惊,随后侧身翻滚,一个大跨步纵跃躲过追击,包藏着恐怖力量的小拳头猛得砸了过去。

  “啊!你你你……来真的啊。”

  “放心好了,陈婉灵老师在隔壁,随时可以给你治疗。”

  说话间,回答他的又是一击重拳。

  “嗷,你完了……”

  不使用武魂,单纯地论身法,江裂还真不是她的对手,不一会就被打得鼻青脸肿,狼狈不堪。

  江裂咬着牙,重拳出击,跟打拳一样,跟凌音搏斗了起来。

  时间如水匆匆流逝,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,四季在不停地轮回生长,辗转迂回,好似一个圆,实际上却早就跳出了属于它的那个圈。

  就这样,六年时间过去了……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