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39章:落幕

第39章:落幕

  “老大,那我该咋办?”

  李翊捧着酒葫芦,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沫,面色发白。

  “顺其自然吧,别紧张。”

  江裂拉着他坐下来,眉头一紧,“她的魂技有点古怪,你最好不要进入她的那个稻穗堆里,实在不行的话,用激将法,拿酒泼她脸上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李翊楞楞地点着头。

  何湘走下来的时候,全班同学都发出一片赞叹声,鼓着掌,另外两个辅助组的女孩子更是眼冒星星,直接把何湘当做了自己的偶像。

  这让她们更加明白,没有废物的武魂,只有废物的魂师。

  即便是辅助系魂师,同样可以在台上大放异彩。

  “下一场,杨兰兰对战吕果。”

  很快,两个娇滴滴的小女生上了台,对视一眼,二话不说,召唤了自己的武魂和魂技。

  “第一魂技,花香四溢。”

  杨兰兰立于原地,手心里一束郁金香冒出来,随后轻盈地插在地上,她的周身是浓郁的金色光芒,形成了一个自我保护的金色护盾。

  “第一魂技,羞答答。”

  吕果原地蹲坐,一株含羞草悄咪咪地探出来翠绿的枝叶,把蹲在原地的的她包裹了进去,周围的绿色光芒不断飘散,每有风雪吹来,含羞草的叶子都会微微收拢。

  就这样,杨兰兰跟吕果就这样一个金色护盾,一个绿色护甲,原地不动地对峙了起来……

  两个人还都是白色的十年魂环。

  众人看得大眼瞪小眼,知道这两个人是在打消耗战,索性纷纷拿出来零食吃,开始说话聊天。

  一个小时过去了……

  天边,暮色的黄昏洒落淡淡的阴暗,将天空蒙上了一层灰。

  那边,灰暗的天空下,台上一人金光,一人绿光,依旧原地对峙,看得众人怀疑人生。

  陈婉灵也是一脸尴尬,好几次都想冲上去劝她们要不放弃算了……

  然后,又过了半小时,在万众瞩目之下,两个人纷纷晕倒,被抬了下去。

  陈婉灵再次使用第二魂技,帮助两人恢复了大半的魂力,随后看向李翊跟何湘,“天色有点晚了,马上就下课了,要不你们……”

  “老师没问题的,我可以,我保证三分钟内击败他。”

  何湘已经站了起来,指着那边一脸懵逼的李翊。

  “啊?哈哈哈,那好吧。”

  陈婉灵轻笑一声,看向李翊。

  “去吧,加油,咱们三人组都是要当班干部的人!”

  “李弟,放轻松,你的酒葫芦还是具备一定的攻击力的,相信自己。”

  江裂跟于矢纷纷给他打气。

  “李翊兄弟,如果你当上纪律委员,你一个月的伙食费我的包了,甲等饭菜那种!”夏波涛兄弟拍着胸脯道。

  开玩笑,有了李翊,他俩上课吃零食也可以小小地放纵一下了。

  “好,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的!”李翊捏着拳头,大跨步上了台。

  “切,看我三分钟击败你。”

  “第一魂技,稻芒。”

  何湘得意洋洋一笑,上了台,二话不说,召唤四季鹿武魂,金黄色的稻穗自她脚底下钻出,在暮色下散发出迷人的金光,璀璨耀眼。

  “第一魂技,醉酒当歌。”

  李翊如同酒仙附身,一上台,就威风凛凛地召唤出酒葫芦,然后对着何湘比了一个挑衅的手势。

  “噗。”

  江裂差点又是一口酒喷出来,自从学了古诗,这家伙都给自己的魂技名字更改了。

  他拿走葫芦站在那,就是不肯挪动一步,看得何湘一阵无语。

  “哼,别以为你不进来我就拿你没办法了。”

  何湘咬着牙,随后从稻穗堆里,冲出来,紧接着,雷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  伴随着她的步伐移动,她脚底下的稻穗竟然也跟着她跑了起来,远远望去,就像是一片稻穗浪潮追着何湘……

  会走路的稻穗?

  众人目瞪口呆,不过看到她身后的四季鹿虚影后,他们就释怀了,毕竟鹿是兽武魂,肯定是可以移动的。

  这么看来,何湘的魂技会伴随着她的移动而发生位置变化。

  不过直到现在,也没有人知道她魂技的作用到底是什么。

  “你可以下去了。”

  何湘脚底下稻浪翻滚,随后猛地抬起脚,一道稻穗嗖地飞起,然后对着李翊的肩膀踢去。

  “噗嗤!”

  李翊二话不说,豪气干云地拔开葫芦塞,对着脸门噗一声喷了她一脸。

  “啊!”

  伴随着何湘的一声惨叫,李翊飞快地闪避开来她的侧踢,然后又把酒葫芦猛得塞进了她嘴里……

  “咕噜咕噜……”

  何湘猝不及防地被灌了一口醉酒,顿时两眼瞪大,只觉得魂力转眼就恢复了大半,酒也很好喝,甜丝丝的……

  这家伙莫不是傻了,居然主动给我恢复魂力?

  何湘有点不知所云,但不得不说,抛开魂力恢复,这个酒的味道是真的一级棒啊,她从未想到过酒也可以这么香甜,就跟饮料一样好喝。

  “好喝吗?我还有!”

  李翊笑嘻嘻地又送上一个酒葫芦,递给了她。

  “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动我,告诉你,纪律委员是我的。”

  何湘冷哼一声,接过酒葫芦又喝了一口,脸上飞起两朵好看的红云,飘飘然地微醺了起来,然后……

  “砰”的一声,下一刻,她醉倒了金色稻穗之中,开心地在里面翻滚,然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,还打鼾如雷……

  何湘敢保证,要是她看见现在自己的状况,绝对会原地尴尬死。

  “耶,我赢了!”

  李翊转过身,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江裂挠着头,想不到会这么简单,大笑一声,揽着李翊的肩膀,啧啧赞叹一声,“可以啊你小子……”

  其他人也是一阵欢呼,特别是夏波涛兄弟,两个人庞大的身躯把李翊夹在中间,饱满的热情差点把李翊挤死……

  睡了两分钟,何湘挠着头醒了过来,就看见那边了被众人围聚在一起的李翊,看了看手里的酒葫芦,顿时明白了什么,下了台转身就走。

  “诶?何湘……”

  李翊一愣,从人群里瞄见了气愤出走的何湘,赶忙挤出来冲了过去,然后追上了她。

  “干什么?你已经赢了,不过你也太卑鄙了,我现在生气,不想看见你。”何湘红着眼,气呼呼地把酒葫芦甩在了他身上。

  “我……对不起啊。”

  李翊挠着头,似乎对自己刚才的做法也有一点羞愧。

  “那我请你吃饭吧,一个月,甲等饭菜那种,都是十年魂兽,有营养还好吃……”李翊看着她,想起上一次食堂里她的奇怪行为,赶忙眼睛一亮,把夏波涛兄弟的奖励给了她。

  她上次吃的是油炸豆腐,看见他们三人都在吃甲等饭菜,肯定是心里不舒服才走人的。

  而且他也没必要吃那么贵的饭菜,还不如给这个贫困的女孩补补身体。

  “走开,要吃你自己去吃。”

  何湘瞪着眼,气鼓鼓得拔腿就跑,又被拦住了。
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实在不行的话,我跟老师申请,下个学期你再跟我一战,赢了你就是纪律委员,怎么样?”李翊问道。

  “……哼,有机会我当然会把握,不过输了就是输了,我也不需要你可怜我,当然,如果老师愿意,那我下一次肯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“好吧……不过我可以跟你提一个小小的建议吗?关于魂技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翊突然笑道,“就是,你的第一魂技,叫稻芒太俗了,我给你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吧,就叫……稻花香里说丰年!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你才俗,你全家都俗!”

  何湘一愣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飞快跑走了。

  “不俗啊,我感觉挺好听的。”

  李翊一脸纳闷,摇着头转身离开了。

  那边,何湘跑到操场一个小角落,看着周遭的暮色,心神一动,想了想,黄色魂环轻轻一亮。

  “稻花香里说丰年。”

  一层层的稻穗在脚底下轻轻盘旋,闪烁出比星星还要璀璨的金光,在夜空下美轮美奂。

  似乎……还挺好听的。

  何湘呆愣片刻,心中微微一喜,开心地跑走了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