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33章:势均力敌

第33章:势均力敌

  “又是控制系魂师?”

  江裂眉头一皱,顿时全神戒备,手中的镇魂棺横在身前,准备伺机而动。

  擂台下,不少人看见这一幕都笑喷了,哄笑声四起。

  “啊?哈哈哈,别逗我了,拿棺材打人吗?”

  “镇魂棺?这怎么看都像是压缩棺材吧,还强攻系……”

  “也不一定,万一这人有点实力呢,怎么说人家也是十三级魂师。”

  这些围观的人群大部分都是刚入学的一年级孩子,当然,站在外围看热闹的还有其他年级,看得也稍微透彻一点,不敢妄下定论。

  “出手吧。”

  同样明黄色的魂环自凌音身上亮起,从刚才到现在,她都面色如水,毫无波澜,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手里的武魂,碧眼一亮。

  “嗯。”

  江裂点着头,虽然这是他第一次与女生交战,略显不自在,但对方是克制他的控制系魂师,他自然会竭尽全力,而且务必先发制人。

  “白骨替身!”

  说时迟那时快,江裂眼眸一闪,白骨虚影在身后幻化,随后融合进他的身体,一瞬间,身法速度骤然提升,一出手速度就快到了极致。

  “嗖嗖嗖!”

  “第一魂技,强袭!”

  惨白色的虚影闪过,江裂感觉到自己晋级魂师之后,身法速度相比较之前更快了一些,当下看着面前的临危不乱的凌音,毫不留情地镇魂棺拍下去!

  镇魂棺上黑亮的细色纹理一闪而过,内敛的黑光隐于其中,一股沉重的压迫感对着她袭去。

  “第一魂技,花噬!”

  凌音微微一笑,如血般的曼珠沙华宛若沙子般自手心沁出,丝丝缕缕地交汇凝聚,变成一人大的彼岸花,顷刻间拦截在了两人之间。

  “唰!”

  召唤彼岸花的一瞬间,步伐连绵跳跃,不断躲闪着江裂的追袭与此同时,两株艳丽的彼岸花旋转着绯红的花瓣,自下而上对着江裂围杀而去。

  江裂神色一惊,随后迅速俯身,一个侧头身低着头,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,竟然从两株彼岸花下方的无叶根茎上穿了出来。

  满眼的绯红色花瓣自眼底闪过,江裂飞快地冲出来,对着擂台边缘的凌音冲去,速度再次暴增,镇魂武器上威势赫赫,已经对着她砸了过去。

  显然,这么近的距离,又无法闪退,即便召唤彼岸花也无法控制住他!

  “花噬!”

  凌音神色微变,随后魂力凝聚,一束曼珠沙华自她脚底下冲天而起,巨大的血红色花萼迅速向内收拢,然后闭合,如同含苞欲放的花骨朵,紧紧包裹住了里面的凌音。

  众人一声惊呼,紧接着,彼岸花根茎断裂,向上托举的曼珠沙华猛得张开花萼,轻轻一弹,凌音自漫天飞舞的血红花瓣雨丝中飞出,脚心一点,轻盈地落到了江裂的身后。

  江裂如遭雷劈,拿着镇魂棺呆愣在原地。沃特?还有这样的操作?

  “好手段。”

  于矢瞳孔一缩,用彼岸花包裹自己弹出来,脱离危险,随后进行绝地反击,虽然只是简单的第一魂技,但这个女孩对武魂的操纵可以说是出神入化。

  “可以结束了。”

  飞落的花雨中,凌音轻轻一笑,随后单手一挥,彼岸花自江裂脚下冲天而起,花萼迅速闭合,如同囚笼一般把他困了进去。

  “老大!”

  台下的李翊吓了一跳,他刚才可是有目共睹,被这一招包住绝对会被弹飞出去的啊!

  江裂额头冒虚汗,看着周围血红色的光芒,他现在身处彼岸花的花蕊之中,入眼皆是刺目的绯红。

  这就像一个密闭的彼岸花小型世界,把他囚禁了起来。

  “强袭!”

  江裂眉头紧锁,手中镇魂棺对着花瓣砸去,提升百分之三十威力的第一魂技,瞬间就砸破了一个大洞,江裂想也不想,直接冲了出来。

 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,才刚冲出来,又一束彼岸花微微旋转着花萼,自地底钻出,对着他再次上掠。

  “这什么……喂喂喂,不带这样的啊!”江裂大惊失色,结果刚刚脱困,再次被包裹了进去。

  擂台那边,是凌音嘴角狡黠的微笑,“拜拜。”

  “嗖!”

  花萼迅速张开,江裂只觉得脚底的花蕊弹起一股向上的冲击力,他整个人顿时被弹了出来,向后倒飞而去!

  江裂神色大惊,身体倒飞出去的一瞬间,想起来凌音刚才那一招,突然灵光一闪。

  对啊,为什么他一定要拿着棺材追过去砸人家身上呢,只要力气够大,完全可以丢出去啊!

  刹那之间,江裂咬着牙,周身魂力凝聚,双臂凝结力量,在即将脱离擂台的一瞬间,镇魂棺自手中迅速脱落,划过黑色的残影对着那边的凌音砸去!

  “什么……”

  凌音微微张大嘴,完全没有料到这一幕,根本来不及召唤彼岸花,镇魂棺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转眼间把她击飞了出去!

  人群里一阵惊呼,纷纷退避三舍,腾出足够的空间让两人安全落地……

  “啊!”

  “啊!”

  两道惨叫声接连响起,江裂摔落擂台,顿时摔了个狗啃泥,狼狈不已。

  那边,凌音也是发出一声尖叫,不过她很幸运地落在了一堆男同胞用身体做支撑建造的人肉垫子上。

  还好擂台周围是学校铺落的绿毯,柔软舒适,即便摔地上也不会有大碍,不然江裂怎么着也要擦破点皮。

  围观的吃瓜群众大眼瞪小眼,随后爆发一阵唏嘘,没想到这两个人最终会以平手潦草收局。

  “……老大,没事吧。”

  李翊擦着汗,把他拉起来,十分善解人意地递过去一个醉酒葫芦……

  “靠,你们俩都不接住我!”

  江裂甩了甩袖子上的土灰,质疑的目光看着他们。

  “咳,裂兄,不好意思,刚才情况紧急,我忘了接住你了。”

  于矢面色一红,余光瞥向那边的凌音,有点不自在,还有心虚。

  他刚才完全可以用第一魂技,风起,接住江裂的,不过就在他准备冲过去的一瞬间,发现凌音也被击飞出了擂台,然后就一失神,就……

  于矢想到这,就暗暗地掐了自己一把,莫非自己就这么重色轻友……

  强压下心里这点念头,于矢正准备继续s道歉,就看见江裂摆了摆手。

  “算了,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事,不过中午饭你小子请客!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于矢轻笑一声,心中松懈下来,转过头,就看见凌音走了过来,笑着对江裂伸出手,不失风度。

  “江裂,你很强。”

  “谢谢,以后有机会继续打一架,我不会输给你的。”

  江裂伸出手,跟她握了一下,心笙摇动,这小手,细皮嫩肉,滑而不腻,稳重有力,绝了……

  于矢看着这一幕,又看了看江裂,心神复杂,也跟着伸出手,声音有点不自在,说道。

  “你好,凌音,我是于矢,有机会一战,很佩服你。”

  “谢谢,反正一年级也没有多少班级,以后肯定还会见面的。”

  凌音跟他握了握手,笑道。

  “哈哈哈,于矢兄很厉害的,他速度够快,你肯定都摸不到他的影子。”

  江裂一笑,心中对他们这一战也颇感兴趣。

  “凌音姐你厉害,在这之前,我老大都是无敌的存在,嘿嘿嘿。”

  李翊送过去一个醉酒葫芦。

  “谢谢,那我很荣幸啊。”

  凌音一笑,豪放地接过酒葫芦,大喝一口,眼中异色闪过,抿嘴道,“这酒挺好喝,还能恢复魂力……”

  “对了,凌音,你是在几班?”

  江裂十分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我?一年级八班。”

  “这么巧!”

  三人异口同声,没想到凌音居然跟他们在一个班。

  “嗯?你们也是啊?那太好了,哈哈,你们加油。”

  凌音微微一笑,“那我先走了,开学第一天见。”

  “慢走……”

  江裂点着头,啧啧一叹,转过头看着魂不守舍的于矢,一愣,戳了戳他的胳膊,笑道。

  “喂,于矢,不是说好的请我吃饭吗?走啊,打一架我都快饿晕了!”

  “啊?好,咱们走。”

  于矢回过头,心脏砰砰一跳,强笑一声,走在了前面。

  江裂轻笑一声,拉着李翊,三人肩并肩,哼着小曲,好不快活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