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32章:彼岸花

第32章:彼岸花

  诺丁城,诺丁初级魂师学院。

 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,黄昏洒落一道道淡淡的薄暮,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来来往往的行人谈声笑语,大街小巷都充斥着世俗的市井气息。

  今天是距离学院报名结束的倒数第四天,所以尽管是黄昏,来往的家长学生依旧在校门口排得满满当当的,乍眼一看,全都是攒动的人头。

  江裂一行人对视一眼,只得老老实实地排队,交上自己的推荐信,或者是身份信息,武魂觉醒材料等,需要学院人员进行严密的审核。

  过了足足一个小时,三个人的入学手续才办理完成,领到了自己的校服,还有学生证。

  事情办完的时候,已经是日落西山,夜色苍茫了,这个时间,学院也已经关上了大门。

  夜风嗖嗖地刮过路道两旁的稀疏树叶,黄叶纷飞间,在路灯的光晕下拍打着离乱的光泽。

  江裂轻吐一口气,看着天边那唯一一条逐渐灰色的浅红,转过头看着他俩,眉头一皱。

  “这么晚了,咱们先去宿舍吧,书本教室什么的,明天再过去看看。”

  宿舍他们已经有着落了,彼此都住在一起,教室的话,还需要拿着学生证去教导处分配教室,然后才能领取相关学术书籍。

  “嗯。”

  于矢淡淡点头,眸光一扫,指着前面的一座宿舍楼,上面写着男寝,一号宿舍楼,正是他们三个人领到的。

  他们的宿舍是,一号楼,一楼,108号。

  三人踩着路边水晶灯的光亮,绕了两条小路,来到了宿舍楼,紧接着拿出钥匙,推开了108的门,打开灯。

  这是一间五十平方米的宿舍,石地灰墙,分成上下床铺,一共四张床,分别在四张学习桌之间间隔开来,每个学习桌又可以容纳两个人。

  对应门口的尽头,是一个小厕所,和沾满灰尘的一排水管,洗浴台,两个通风大窗。

  江裂二话不说,卷开铺盖,在靠近门口的床上一铺,草席,床单,被褥,枕头,一样不缺,全都是崭新的面孔,很快就铺成了一个安身之所。

  于矢沉默片刻,就把铺盖倒腾在了江裂的那一张床的上铺,李翊就铺在了跟江裂对床的下铺床上。

  三人简单的洗漱过后,不需要过多的交流,正准备熄灯睡觉,“砰”的一声门开,一对双胞胎兄弟走了过来。

  他们两个人身形略显肥壮,跟个矮冬瓜似的,略显瘦紧的衣服把两人身上的肥肉都划分得如同线条一般清晰。

  “请问,这里就是108吗?”

  其中一个男孩憨笑一声,挠着肉乎乎的小脑袋,看向门口床铺的江裂。

  “呃,对。”

  江裂打个哈欠,随后伸出手,轻轻笑道,“你们好,我是这个宿舍的老大,我叫江裂,你俩呢?”

  “嗯?裂兄,你什么时候成宿舍老大了?”于矢从上铺伸出来头,玩味一笑,“我不服。”

  “那不废话吗,我最厉害当然是我老大了,不服大不了明天比试一场。”

  江裂一笑,转过头看着他们这一对双胞胎兄弟。

  那个男孩伸出胖乎乎的小手,满脸热情地跟江裂握了一下。

  “我叫夏波,这是我弟弟夏涛,我们俩是亲兄弟。”

  “哦,进来吧,一会准备睡觉。”

  江裂点着头,又跟夏涛握了握手,两人就进去铺好了床铺。

  很快,就熄了灯,窗口里撒落月白色的树叶光影,凉风一吹,仿佛水中的鱼儿一样在宿舍地板上跳跃。

  除了窗外沙沙的风声,宿舍里十分平静,那两个兄弟很是活泼,熄了灯问东问西,很快就认识了他们三个。

  夏波又翻了个身,低声道。

  “我的武魂是柞树,爸级魂士,我弟弟夏涛的武魂是柞蚕,也是八级魂士,你们呢?”

  夏涛说到这,也兴奋了起来。

  “嘿嘿嘿,我的武魂柞蚕是变异武魂,本来我也应该是柞树的……”

  柞树是一种模样与松树相似的树种,柞蚕则最喜欢吃柞树叶……

  “哦,这样啊,挺好的。”

  江裂撇撇嘴,“我的武魂是棺材,十三级强攻系战魂师。”

  “武魂风雷蛟,十四级强攻系战魂师。”于矢闭着眼,百无聊赖。

  “武魂酒葫芦,十一级食物系魂师。”李翊爬起床,摸出来一块豆沙饼咬了一口说道。

  那两个兄弟顿时沉默了,过了片刻,夏波哭丧着脸。

  “不是吧,难道我俩在这这个宿舍就是垫底的?”

  “不一定吧,不是还有三个人没有来吗?放轻松。”

  江裂轻轻一笑,双手枕头。

  话聊到这个份上,两兄弟瞬间就沉默了起来,然后呼呼地闷头大睡了。

  一夜无话。

  天一亮,江裂就早早地起了床,跟夏波涛兄弟打过招呼,就先去食堂吃了饭,然后来到教务处,开始接收教室分配。

  一般来说,同一个宿舍的人,都是在同一个教室,他们三人毫不意外地被分配到了一年级八班。

  随后,领到了这学期的课本,无非就是《魂师基础教学》、《我们所熟悉的魂兽》、《冥想修炼法》之类的学术书籍。

  再过三天,刚好就是一年级正式开学时间了。

  江裂回到宿舍的时候,就震惊地发现,所有床铺都已经有了铺盖,还多了三张陌生的面孔。

  他们分别是王岭,宋默,刘戈。

  一天时间下来,经过简单的相互介绍和认识,除了江裂,又都是小孩子,一个宿舍八个人很快就熟稔了起来,各自结队地在校园里游逛,四处溜达。

  王岭跟宋默则是有点腼腆,两个人缩待在宿舍里不肯出来,就是散漫地翻着新发的课本,或者是支着下巴对着窗户外面的风景发呆。

  刘戈则是飞快冲出去找他三年级的大姐了。

  夏波涛两兄弟则是勾肩搭背地到处转悠,说是看风景,实际上一路不是在吃,就是在吃的路上。

  这样,江裂他们三个人只好自己组队逛校园了,不过这样他们也乐意,不多不少,他们三个就够了。

  初秋的微风不疾不徐,在广阔的草地,盛开的月季花上淡淡拂过。

  两旁的桂花树上也是点缀着金色的碎芒,像是一个个小蜜蜂,伴随着微风摇曳,给人们送来一阵阵清香。

  江裂吹着淡淡桂花飘香的微风,正在享受这一刻,耳边突然传来哄闹的声音,转过身,只见那边一群孩子围在那里,像是在看什么热闹。

  “老大,那里好像是竞技场,有人在比武,咱们去看看吧!”

  李翊风一阵似的从那边的人群里挤出来一个头跑过来,指着身后嘈杂纷涌的人群,满脸亢奋。

  “竞技场?走!”

  江裂还没有说话,于矢就流露出一丝兴致,拉着江裂冲了过去,然后顺着人流艰难地挤了进去。

  江裂定睛一看,的确是一个竞技场,说是竞技场,实际上也就一个擂台。地上铺落成的繁密螺旋花纹围成了一个百平方米的圆形方阵。

  这样的竞技场学校里共有三个地方,想要切磋的魂师就可以上去一战,因为在学校里,是不允许其他地方存在私自斗殴行为的,严重者开除学籍。

  场上,两个人交战得如火如荼。

  “第一魂技,铁爪!”

  一个高瘦的男孩身后出现一个猛虎虚影,同时,白色的十年魂环亮起,他的一只手掌幻化成虎爪,对着眼前的女孩猛得抓去。

  在众人漫天的惊呼声中,女孩甩落一头漂亮的黑金色长发,玉指一点,平静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第一魂技,花噬!”

  紧接着,一束漂亮的彼岸花冲破地面,张开一人大的绯红色花萼,散射状的鳞茎旋转着诡异的美感,中间稠密的花瓣一阖,顷刻间吞噬了男孩,然后花萼轻轻一吐,把他弹飞出了擂台。

  人群里一片唏嘘。

  “还有人吗?”

  女孩微微一笑,宛若烈焰的曼珠沙华缩放在了她的手心。

  “彼岸花武魂?”

  江裂一愣,看向擂台上的女孩,合身的校服,黑中带黄的长发,虽然背对着着他,但从她的背影来看,想必也是一个美人胚子。

  要是看到正脸就好了。

  “我来!”

  江裂嘿嘿一笑,大喝一声,从人群里挤出来的道路跳跃上了擂台,跟长发女孩对视。

  “裂兄加油。”于矢一愣,。

  “老大我给你助威。”

  李翊举着酒葫芦,自顾自地喝了一口,鼓着掌。

  江裂耸耸肩,这才真正看清眼前的女孩,黑褐色的长发,在阳光下闪烁着柔和的橘色光芒。

  略显西方化的面孔,还带着东方人都愿意亲近的五官美感,翡翠绿的眼睛里带着自信的笑意。

  虽然她穿着很普通的校服,但江裂跟她对视的第一眼,就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,这是从其他人身上都感受不到的。

  傲而不娇,多一分娇纵,少一分平庸,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  江裂心中一动,随后召唤出武魂,认真道,“江裂,十三级强攻系战魂师,武魂镇魂棺。”

  女孩点头一笑,随后拉开距离,绯红色的彼岸花现于掌心,让她看上去神秘而又强大。

  “凌音,十四级控制系战魂师,武魂彼岸花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