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30章:第一魂技,醉酒

第30章:第一魂技,醉酒

  散发着枯黄颜色的草丛里,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白骨裸露在外面,有鸟兽的,甚至人类的头盖骨……

  江裂吓得一个激灵,差点拔腿就跑,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,这里静谧得太过分了。

  李翊也跟着探出来一个头,看见这一幕,差点大叫起来,被江裂早就有所准备地捂住了嘴。

  他很快就注意到,这些白骨都围绕着一株奇异的花。

  那是一株日轮花,橙红色的花盘像太阳一样热烈地拥抱着阳光,下方的粗壮藤蔓散乱地挂在草丛里,空气里不觉得泛起一阵阵清香。

  “难不成这一株日轮花,其实是一只百年魂兽?”

  江裂看了看它旁边的白骨,直觉这个日轮花就是罪魁祸首。

  “啾。”

  小松鼠从树干上跳下来,点着头,说了一大堆江裂听不懂的兽语,然后指了指它那条黑色的爪子。

  一道灰褐色的痕迹,隐约可见里面的红色血丝。

  “你是说,这株花把你打伤过?”

  江裂推断一句,看着魔鬼松鼠点头,露出了恍然的神色。

  “那它修为如何?几百年份的?”

  他其实是担心年份过高,李翊吸收不了就麻烦大了。

  可是偏偏他又不懂魂兽知识。

  江裂跟它小眼瞪大眼,就在他陷入为难的时候,不过片刻,他面前就出现一个对话面板,这是系统对魔鬼松鼠的兽语翻译。

  也幸亏他们之间有亲密度,要不然寻常魂兽根本翻译不了。

  很快,江裂恍然大悟地点着头,明白了一切。

  这是一株三百年左右的日轮花,本身不会大范围移动,只能在一定范围里通过藤蔓束缚敌人,然后逐渐蚕食……

  除此之外,日轮花下叶的草丛里,藏了一窝十年魂兽的鬼蜘蛛,虽然实力微弱,但数量庞大,蚂蚁咬死大象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日轮花通过藤蔓控制敌人,然后召唤鬼蜘蛛进行蚕食……所以就有了现在的这些一地白骨。

  前两天,魔鬼松鼠经过这个地方,就遭遇到了捆杀,还好猫头鹰环蝶及时释放出暗夜黑幕,把小松鼠解救了出来,不然它现在已经死翘翘了。

  基本就是这些,可能不是太全面,但好在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。

  “日轮花,鬼蜘蛛……有点麻烦啊!”

  江裂挠着头,陷入了沉思。

  “老大,要不算了吧,给我一个十年魂环就行,没必要犯险。”

  李翊小心翼翼地搓着手,既激动又害怕,“再说了,等到咱们去了学院,那里的老师会帮我的。”

  “得了吧你,都到这了。再说,除非你多掏钱,或者你是贵族,不然想要学院里的老师给你捕捉百年魂兽,你想的太多了。”

  江裂白他一眼,轻轻摇头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一部分原因,所以老罗头才众筹金魂币,带他买魂兽,主要就是不想浪费了他的天赋,避免他配上一个十年魂环。

  “那,那怎么办?”

  “你在这里别动,等到我让你出来,你就可以出来了。”

  江裂撂下这句话,思忖片刻,随后眼睛瞥向那边正在打情骂俏的两只斑鸠,然后一个虎扑冲过去捞住它们,绑上腿丢了出去。

  “嗖。”

  几乎是落地的一瞬间,日轮花上的两条粗壮藤蔓就对着两只斑鸠紧紧地缠绕了过来,紧接着,密密麻麻的鬼蜘蛛钻出来,顺着藤蔓往上爬……

  这时候,基本上所有鬼蜘蛛都出来了,密密层层地攀附在藤蔓上,疯狂地蚕食着斑鸠。

  “你们冲,我随后上!”

  江裂吩咐道。

  “嗖。”

  猫头鹰环蝶轻盈飞起,然后落到上空,一道道灰色黑流对着下方笼罩而去,转眼间包围了那些鬼蜘蛛,只露出一个挺高的花盘露出夜幕。

  “啾。”

  魔鬼松鼠从嘴里掏出来恶魔松果,随后奋力砸去,连着连,三个松果砸在了日轮花的花盘上……

  几乎转眼间,三个恶魔松果叠加效果触发,冲天霉运应验,日轮花对着太阳的花盘直接自燃了起来,如同着了火的向日葵,火焰瞬间燃遍花盘……

  浓密的黑雾之中,火焰一发不可收拾地染上藤蔓,黑与红不断交织,缠绕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发生了火灾……

  就连那些在藤蔓上蚕食斑鸠的鬼蜘蛛也都在火焰下纷纷烧成了灰烬,纷纷炸开花,变成了一个个白色魂环……

  “嘶。”

  江裂大惊失色,不,不是吧,三个恶魔松果叠加的效果这么可怕吗……这日轮花晒个太阳都能自燃起来……

  绝了。

  “呲。”

  日轮花发出怪异的叫声,但终究是百年魂兽的实力放在那,藤蔓里挤出一道道绿色汁液,火焰也随之熄灭了下去,只留下一圈黑雾。

  江裂眸光一闪,看出时机已到,召唤镇魂棺,白骨替身发动,几个蹿跃之间,对着它的花盘猛得砸去!

  “第一魂技,强袭!”

  “噗!”

 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,日轮花的花盘对着一个喷吐,跟放屁一样,浓密的红色气体差点把他熏晕了过去……

  “呕!”

  江裂脑袋里一阵晕眩,想不到这个日轮花这么恶心人,还藏着这样的大杀招。

  “嗖。”

  下一刻,一条粗壮的藤蔓缠绕过来,江裂咬着牙,手中镇魂棺一个强袭刚好扑过去,砸在花盘上。

  除了砸掉几片金丝蕊,居然没有卵用,江裂不由得一惊。

  “砰。”

  这个时候,霉运触发,束缚他的那一条藤蔓跟皮筋一样直接崩了……

  “去死吧!”

  江裂掉下来,然后瞄准它下叶的底盘根茎,跟锄草一样,对着根部猛得一个强袭拦截劈过去。

  “嗖。”

  没了底牌支撑,日轮花直接瘫倒下来,虽然断了根茎,但它居然跟做了假肢一样依靠着两条藤蔓支撑着地面,冲了出去,速度之快令人咂舌。

  “休想!”

  江裂大惊失色,正准备冲过去……

  “砰。”

  日轮花一头撞在了树上,顺着树干软绵绵地滑了下来,差点当场撞死。

  “李翊,快!”

  江裂看着手中的镇魂棺,对准日轮花,发现那家伙死气缠绕,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  “是!”

  李翊激动地冲出来,拿着一根尖锐的树枝,对着日轮花一阵狂戳,转眼间就把美丽的花盘戳成了渣。

  下一刻,一个淡黄色的百年魂环在李翊激动的目光中缓缓升起。

  “快点吸收,我给你护法。”

  江裂欣慰一笑,浑身像是散了架似的靠在一棵树上,抖着衣领口。

  李翊点着头,强压下内心的激动,立刻坐下吸收魂环。

  “啾。”

  魔鬼松鼠气势汹汹地走出来,然后对着日轮花的藤蔓一顿狂踩,发出了丧心病狂的大笑声……

  江裂摇头一笑,其实他觉得就算没有他,最多一两年,恶魔松鼠就能击败这个日轮花。

  上一次之所以受伤,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因为魔鬼松鼠被偷袭,所以才被先发制人缠绕住了。

  如果正面PK,这两个家伙还不知道谁输输赢呢。

  但是,在优胜劣汰的魂兽世界里,很少有正面PK这一说。

  就像他们这一次一样。

  很快,李翊眼睛一眯,随后恍若梦中地睁开了眼。

  “快点说,什么魂技!”

  江裂兴奋地冲过来。

  一般来说,一个魂师的第一魂技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他后来的发展方向,就比如他的强袭,自然而然就有人把他当做强攻系战魂师。

  李翊挠着头,哭笑不得,随后酒葫芦武魂出现,百年魂环亮起来,一个魂力凝聚的酒葫芦出现在了他手里。

  “尝尝!”

  李翊神秘兮兮地递给他。

  “搞什么鬼?”

  江裂呵呵一笑,接过大喝了一口,汩汩的酒水入了喉,在喉咙里孕育出一种醉人的清香。

  而且更为惊奇的是,在他喝酒之后,原本半空的魂力陡然提升了一个台阶,魂力波浪在身体里拍打流动。

  “你这酒,还能恢复魂力。”

  江裂一惊,捏紧拳头,刚才的感觉是说不出来的舒服。

  “嗯,裂子,你说,我这样,该不会以后就是一个食物系魂师了吧?”

  李翊哭笑不得,他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个魂技,喷洒毒气。

  就是把酒葫芦打开,一股毒气喷过去熏晕一大片……

 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,他没有喷毒的魂技,也没有缠绕魂技。

  江裂拍打着他的肩膀,轻轻一笑,“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话说回来,你的酒葫芦本来就适用于食物系魂师啊,你早该就做好心理准备的,哈哈哈……”

  李翊:“……”

  “好了,少贫嘴,快说说你的第一魂技什么效果?”

  “哦,我的第一魂技是醉酒,就是制造一个酒葫芦,除了我自己不能喝,他人喝过后,魂力回复百分之二十五……然后。”

  “百分之二十五!”

  江裂神色一震,“可以啊你小子,然后呢?还有额外增幅?”

  李翊挠挠头,有点尴尬地笑道。

  “然后还有一个负面效果,恢复魂力之后,防御降低百分之十,并且一个人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喝我的醉酒,就有几率喝醉。”

  江裂无语。

  恢复百分之二十五魂力确实不错,不过那个蛋疼的防御降低是真的恶心,还有喝醉是认真的吗?

  李翊看着江裂逐渐冰冷的目光,然后有点尴尬地解释道。

  “防御降低的话,喝酒都这样吧,因为喝醉一点点,没有防备,所以防御才降低,是这样吧……”

  “呵呵,走吧,先回去。”

  江裂无奈一笑,跟那两个魂兽打了招呼,就骑着骡子回到了村子。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