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斗罗之棺材斗罗 > 第19章:山魈

第19章:山魈

  急匆匆的脚步声贴近他们,紧接着,深深浅浅的草丛轮廓里,李铁牛的身形在火把照耀下逐渐清晰。

  江裂跟江魄对视一眼,两人还没有来得及松气,看见走来的李铁牛,顿时大惊失色。

  血,鲜艳的绯红犹如烈火燃遍他的一条胳膊,借着火把光亮,依稀可见两道子血淋淋的恐怖抓痕,触目惊心。

  “怎么回事?你被魂兽偷袭了!”

  江魄连忙走去,扯烂一个衣角,把他受伤的右胳膊包扎了起来。

  江裂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,李铁牛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魂师啊。

  “嘶,对,是一只百年魂兽,至少五百年。”

  李铁牛白着一张脸,嘴角扯着生痛,明晃晃的火光落在他脸上,那上面是道不尽的惊恐和后怕,颤声道。

  “当时我去捡柴,突然冲出来一只庞然大物,有点像狒狒,对着我直接杀了过来。”

  李铁牛说着捂住心口,即便现在已经逃了出来,他还是满脸的心有余悸。

  “我跟它缠斗了一会儿,拼尽全力才逃了出来,看见你们的火光,我就赶忙冲过来了。”

  “狒狒魂兽?”

  江魄给他简单地包扎好伤口,眉头一皱。

  “我不太清楚,天太黑了,看着不像是简单的狒狒,一爪子就差点废了我的右臂。”

  李铁牛无意识地戳了戳右臂,顿时瞪大眼,倒抽着冷气。

  “看来这里比我想象得要危险,要不这样,铁牛兄你就待在帐篷,或者明天一早就回去吧,我儿子魂环的事情我来想办法。”

  江魄说完,不等他回应,就轻轻地拍过他的肩膀,“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  江裂没有说话,转过头看向那边的方向,清冷的月光下,一个小小的黑点在草丛里飞窜……

  回到帐篷之后,江魄就让李铁牛早早地歇息了。

  他们父子二人则是围坐在篝火旁边,听着枯枝在火光里发出噼啪的脆响。

  “嚯嚯嚯……”

  远处偶尔传来一声狐狸难听的叫声,和着冷风吹卷在树林里。

  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李铁牛遇到的那只狒狒暂且不说,那只魔鬼松鼠与猫头鹰环蝶是故意针对我们的。”

  “这个我知道,那只臭松鼠第一次就先攻击我,还有之前那只土猴子也是,好像跟我过不去一样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,你想要它们的魂环,它们会放过你?再说了,我们三个人里,就你最弱,不先杀你杀谁?”

  江魄乐呵呵一笑,神色逐渐严肃。

  “刚才四周突然变黑,火把突灭,应该是那只猫头鹰环蝶的特殊能力,阻绝光亮,遮蔽周围光线,然后联合魔鬼松鼠袭击我们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江裂神色一凛,恍然大悟。

  “不仅如此,那只猫头鹰环蝶跟猫头鹰非常相似,甚至它两只翅膀上,那两只猫头鹰眼睛会发光,若不是戳破了它一只翅膀,恐怕我到现在也看不出来它其实是一只蝴蝶。”

  “它的暗夜能力,再搭配上魔鬼松鼠的极速袭击,这两个魂兽基本上可以在百年魂兽里横着走了。”

  江魄灌了一口麦酒,眉头一皱,递给了江裂。

  “嘶,辣。”

  江裂抿着嘴喝了一小口,感觉喉咙都冒了烟,比上次的果酒差多了。

  “其实,魂环选择的话,那两个小东西倒是挺适合你的,有点可惜。”

  江魄摇着头,“明天一大早,我就带你去找魂兽,就去咱们刚才的那个方向,顺便看一下那只狒狒到底是何方神圣。”

  “这么刺激?你不怕?”

  江裂一惊,差点坐起来。

  “放心吧,我有秘密武器,不过暂时保密。”

  江魄神秘一笑,故意吊胃口。

  很快,伴随着星星火光,两人进了帐篷,就沉沉睡去了。

  第二天,山鸡咕咕咕地叫了好几声,打破了黎明的寂静。

  烤上一只野兔,简单地吃过后,他们父子二人就准备走,李铁牛修养了一夜,怎么也要跟着他们,说多个人多一份力量,不过被江魄阻止了。

  李铁牛拗不过,只好无奈点头,说在原地等候他们,真要是出事了不好应付他也好帮忙。

  就这样,父子两人踩着黎明的光亮,朝着草丛深处走去。

  江裂走了一会儿,就听见前方环绕的树蔓后有动静,跟江魄对视一眼,就闻声赶去。

  “吼。”

  两人还未走近,凶兽的咆哮声就如同泄洪之水呼啸而来,树叶颤抖纷飞间,惊飞了一树林的鸟雀。

  “啾!”

  紧接着,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就砸了过来,刚好摔在他们面前,半死不活地躺在那,像是遭遇了袭击。

  “魔鬼松鼠!”

  江裂神色一喜,就一把把它捞了起来,而且还附送了那只猫头鹰环蝶!

  妥妥的买一送一优惠酬宾活动……

  江裂眨眨眼,看着这个黑家伙,魔鬼松鼠嘴里叼着那只猫头鹰环蝶,看见江裂,不停地在他手里疯狂挣扎。

  江魄也看傻了眼,大跌眼镜道,“这……怎么回事啊?”

  “吼!”

  话音刚落,纷飞的杂草和落叶之间,一只山魈如同佛像般立在原地,恐怖的巨形阴影一下子笼罩住了他们。

  这是一只山魈,身似狒狒,高达一丈的身体上布满了浓密的橄榄色毛发,马脸凸鼻,张着血盆大口,獠牙如刃,锋利的爪子在地上陷进深深的凹痕。

  “啾啾啾!”

  魔鬼松鼠看见了山魈,瞬间炸了毛,张牙舞爪地大叫了起来,然后它嘴里的猫头鹰环蝶就掉地上了……

  “这就是铁牛叔说的……狒狒?”

  江裂瞪大眼,看着眼前的巨型山魈,默默地吞咽着口水。

  “这不是狒狒,这是山魈啊,而且至少五百年!”

  江魄看着逐渐逼近的山魈,大惊失色地叫了一声,转过头,用力地拍了拍江裂的肩膀,一脸大义凛然。

  “小子,我先撤,你挡住!”

  “嗖!”

  说罢,在江裂无比震惊的注视下,他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,三两下就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视野……

  速度之快,让江裂甚至怀疑他一辈子的潜力都压榨在跑步这件事了……

  好歹也是父子吧,说卖就卖了。

  “靠……”

  江裂吓得脸都白了,白骨替身直接发动,还不忘一把捞起来地上的猫头鹰环蝶,然后就开始没命地狂跑。

  “吼!”

  山魈张开血盆大嘴,慵懒地晃了一下脑袋,看着江裂的背影仿佛充满了戏谑,然后大吼一声,便如同呼啸的劲风一般对着江裂袭杀了过去!

  “啊啊啊,救命啊,倒霉倒霉……”

  江裂吓得头也不敢回,视线瞄准一个点,就是一条直线地疯狂奔跑。

  “啾。”

  他怀里的魔鬼松鼠从嘴里掏出来一颗可爱的松果,然后对着山魈奋力砸去!

  “砰!”

  一击命中,没有丝毫伤害,但很明显增加了山魈的怒气值……

  “啊!臭松鼠,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  江裂看见这一幕,咬牙切齿,恨不得用目光把魔鬼松鼠千刀万剐!

  “吼!”

  这话刚落,他就觉得后背一股狂烈的劲风吹来,似乎有着千斤巨石对着脊梁骨压下,是那只山魈的爪子!

  关键时刻,他的身体自动偏离方向,一个白骨替他挡住了这一击!

  “呲。”

  山魈一爪子拍下来,却发现一股白烟飘过,而江裂已经化作残影逃到了另一个方向。

  “砰!”

  又一爪子拍下去,再次顶替了一个白骨,江裂咬着牙,知道这样下去根本不行,于是毅然决然地转过身,拿起镇魂棺,准备殊死一战。

  山魈看见这一幕,想也不想,对着他虎扑而来!

  “啾啾啾!”

  江裂还没有说话,他怀里的魔鬼松鼠就炸了毛,准备再次掏松果……

  千钧一发之际,江魄一声大喝从身后传来,江裂没有回头,但这一刻他感觉大地都在颤抖!

  “吼。”

  山魈动作一顿,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落下的爪子都慢了半拍。

  “砰!”

  大风吹着尖锐的口哨从江裂肩膀一侧急速划过,紧接着,一个雪白色的残影猛得撞飞了山魈!

  残影落地,只见那纷乱的草丛里,大白如同天神下凡般赫然而立,它的背上,是满脸狂傲不羁的江魄。

  江裂看见这一幕,直接当场石化在了原地,三观已在崩溃的边缘……

  “哼,居然敢欺负我儿子,大白,让它见识一下你的厉害!”

  江魄坐在大白身上,意气风发地指着山魈。

  “哼唧唧!”

  大白狂叫一声,然后,在江裂震惊的注视下,身体如同气球一样不断膨胀,皮毛也如同铁皮一样白亮坚实。

  转眼间,原来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大白,已经变成了一只雄赳赳,气昂昂的大耳肥猪!

  在这恐怖的气势下,那边的山魈都下意识地退避三舍……

  江裂强行镇定下来,内心里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。

  大白,竟然是一只……千年魂兽!

  :。:

看过《斗罗之棺材斗罗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