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吾命不由天 > 第187章 移花接木

第187章 移花接木

  只有古玄遇到无法抵抗的危机,迷蒙虫才会预警。

  迷蒙虫上回预警,海面出现恐怖的黑色漩涡,导致狄虹遇难失踪。

  正因如此,古玄收到迷蒙虫传来的危险情绪,才会郑重无比。

  王莽连忙探出念力,却一无所获:“老夫没能发现危险来源,随机应变。”

  古玄的念力当即锁定追魂金雷珠,这是目前激发最快的最强手段。

  洞窟某块石头上,原本空空如也,突然闪烁出耀眼的五彩光芒。

  经迷蒙虫预警,连王莽都查不出危险来源,甭说其他人,压根毫无防备。

  变故突生,九名修士骤然陷入幻境之中,每人所处的幻境各不相同。

  五彩光芒闪烁后,石头上赫然出现一头狐狸。

  此狐狸毛发雪白,体形比寻常狐狸大出两三倍,额上只有一道漆黑竖眼。

  “哟呜!”

  雪白狐狸轻叫一声,体表灵光一闪,化为一道五彩流光,缓缓朝前飞出。

  古玄处在一片稻田上方,天空白云悠悠,远处群山荟萃,稻谷已然成熟。

  平田间有小溪蜿蜒流淌,一名身着素色布衣的妇女,独自蹲在溪边洗衣,哼着轻快小曲。

  诡异的是,妇女所哼的曲调,居然是古玄记忆里挥之不散的摇篮曲。

  饶是知道幻境,古玄俯视溪边的妇女,依然喃喃一声:“娘?!”

  王莽提醒:“此幻境似乎用心魔布成,小心。”

  远处群山突然腾起数万只火鸦,目露凶光,呱呱连叫,密密麻麻地飞来。

  王莽分析:“火鸦群应是阵眼,恐怕要全部杀光,才能脱离幻境。”

  “吖咦吖咦!”

  迷蒙虫从大袖中振翅飞出,目中血光闪烁,随即环绕古玄周围,连连飞舞。

  迷蒙虫所过之处,虚空灵光闪烁,转眼之间,整个幻境消失无踪。

  五彩流光飞到半途,见到古玄所处的幻境破除,就现出雪白狐狸的形体。

  “吖咦吖咦!”

  破除幻境后,迷蒙虫疾飞而出,停在雪白狐狸前方,双目闪烁强烈血光。

  “呦呜!”

  雪白狐狸警惕地大叫一声,竖眼同样闪烁出耀眼的五彩光芒。

  一虫一狐当空僵持,似乎都奈何不了对方。

  “吖咦!”

  随着迷蒙虫一声大叫,八只蚀阴虫从古玄的大袖飞出,显然要群攻。

  “呦呜!”

  雪白狐意识到危险,不由惊叫一声,竖眼闪烁的五彩光芒更盛几分。

  八只蚀阴虫很快飞到近前,纷纷扑向雪白狐狸。

  “呦呜呦呜!”

  雪白狐狸似乎无法动弹,口中惊叫连连,体表顿时闪烁出五彩光芒。

  蚀阴虫压根无惧灵光,纷纷扎入五彩光芒中。

  其他修士都被困在幻境中,彼此相距甚远,正施展手段,连连攻击。

  纵然洞窟的空间够大,八人也如混战一般。

  “前辈……”

  一连串的诡异变化,完全出乎古玄意料,压根无法掌控分毫。

  王莽连忙道:“此狐是幻心神狐,应当斗不过迷蒙虫,速速布下九转迷心阵,毁去阵盘。”

  古玄连忙拂动大袖,从中飞出一块椭圆阵盘和九杆三角阵旗。

  双手快速掐出几道法诀,九杆阵旗纷纷朝周围飞出,没入洞窟地面。

  阵盘先是表面出现蛛网般的裂痕,随即整块化为齑粉,飘然而散。

  王莽再次出声:“幻心神狐有大用,准备收尸。”

  古玄连忙驭剑飞到近前,祭出一个空伏生袋和一柄三阳如意刃,并朝迷蒙虫传出一道心念。

  空伏生袋悬在雪白狐狸上方,三阳如意刃表面金光闪烁,在周身连连飞舞。

  前来落沙岛途中,古玄已练成分罡术,只用金属性罡力驱使三阳如意刃。

  “哟呜呜。”

  雪白狐狸最后哀鸣一声,竖眼黯然无华,体表的五彩光芒一闪而逝,身体更是被吸成干尸。

  “吖咦。”

  迷蒙虫轻叫一声,八只蚀阴虫连忙托住狐尸,直接飞入伏生袋。

  待迷蒙虫飞入伏生袋,古玄迅速收起伏生袋,放入大袖中,顺势祭出另一柄三阳如意刃。

  由于雪白狐狸毙命,虚空处处闪烁出五彩光芒,所有幻境自行消散。

  王莽郑重道:“你先应付眼前情况,此事太过突然,老夫仔细理理。”

  方一脱离幻境,胡迪就望向柳芸,关切问:“表妹,没事吧?”

  柳芸面无表情道:“无碍,破除古阵前,得查查幻境的来历。”

  古玄心念一转,立即装得神色肃然:“这是什么幻阵,如此诡异?”

  刘奇凝重接声:“此幻阵确实诡异,竟然与心魔有关,刘某从未遇到过。”

  苏词缓缓分析:“之前有五彩光芒闪出,瞬间布下九个心魔幻境,将我等各自困住,确实只有幻阵能做到如此程度。”

  苏曲若有所思:“兴许九个幻境各有不同。”

  古玄连忙道:“在下自小怕黑,幻境是一片似乎没有边际的漆黑空间,周围有成千上万只蝙蝠。”

  “怕什么来什么,本人的幻境是一处蜘蛛洞,”柳芸望向胡迪,“表哥,你的幻境是什么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胡迪有些犹豫,随即咬牙切齿,“一尊由岩石组成的巨人,竟然抬脚想踩我。”

  古玄暗自思量,胡迪虽不是侏儒,却身材五短,恐怕一直是心病。

  胡迪说完,恶狠狠地瞪向苏词:“苏道友是什么幻境,从实招来。”

  薛玮目光扫视,阴恻恻道:“诸位道友扯远了,本人用念力探视,没有丝毫发现,幻境从何而来?”

  “薛道友所言甚是。”苏词望向胡迪,“胡道友得到古修的阵法传承,想来有测阵宝物,还请检测下,洞窟除了古阵,是否有其它阵旗存在。”

  胡迪冷哼一声:“去那边检测,即使有阵旗,也不会布在这里。”

  九名修士这才收起宝物,纷纷飞到雪白狐狸待过的石头上方。

  胡迪一拂大袖,从中飞出一面青铜古镜。

  此镜没有手柄,形如半边鸡蛋,青铜背面雕有日月山峦图案,正面为冰块般的光滑镜面。

  胡迪没有出声,连连掐动指诀,点向镜面。

  王莽出声:“幻心神狐属于异兽,幻术天下无双,喜欢捉弄修士。逐元宗修士遇到的五元鹿,多半是此狐幻化而成。”

  古玄有些疑惑:“五元鹿在三年前出现,幻心神狐为何一直待在此地?”

  王莽分析:“幻心神狐会自行守护五行灵物,若老夫所料不差,古阵下方必有五行灵物存在,此狐施展幻术,无飞心存杀意。”

  古玄追问:“幻心神狐的实力如何?”

  王莽道:“此狐目前的实力难以估摸,但其幻境无法困住法力境修士。”

  见胡迪停下掐诀,古玄连忙收住心思,没有再与王莽交流。

  就见青铜古镜的镜面,闪烁出一圈圈青色光环,涟漪般扩散开来。

  当古镜不再闪烁青色光环,镜面赫然闪着九个青色光点,沙粒般大小。

  念力往镜面一探,随后掐出一道法诀,镜面的青色光点消失无踪。

  柳芸见状,眸光流转,连忙问:“如何?”

  “地下果然埋有九杆阵旗,阵盘已损毁,待我指出位置,诸位就挖出阵旗。”

  话音方落,胡迪驭剑飞出,往洞窟边缘飞一圈,并在地面指出九个位置。

  九位修士同时动手,很快在丈许深的地下,挖出九杆一模一样的阵旗。

  柳芸问:“表哥,这是什么法阵的阵旗?”

  “稍等。”胡迪将念力探入玉简,“找到了,九转迷心阵。此阵果然是幻阵,能激发出九重幻境,我等正好是九人。”

  柳芸沉吟:“九转迷心阵布设于此,想来跟古阵有关,此阵是否古阵?”

  胡迪道:“虽非古阵,可激发的幻境颇为玄妙,诸位都感受过了。”

  薛玮忽然望向苏词,沉声道:“苏道友,此阵不会是你布设的吧?企图探索古修洞府后,将我等困在幻境中,以便杀人夺宝。”

  苏词神色坦然:“若是苏某布设,岂会提前激发?苏某当初前来此地,并没有遇到幻境。”

  包敬连忙问:“可有其他人来过此地?”

  苏词摇摇头:“咕咕鸟一直在此监视,压根无其他修士来过。”

  古玄暗道:“连前辈都未能发觉幻心神狐,咕咕鸟势必难以发现。”

  王莽思量:“苏词发现古阵时,想来幻心神狐不在洞窟,否则不会容他生还。当幻心神狐返回,发现咕咕鸟,判断出有人打古阵的主意,就在此设伏。”

  古玄略一思量,深以为然,连忙出声:“请胡道友检测洞口法阵,此阵若非古阵,应当是与九转迷心阵同时布设。”

  柳芸眸光一亮:“黄道友所言极是,想来两阵之间必有联系,很有可能是同一人布设。”

  “这就去检测。”胡迪瞟了苏词一眼,“本人的知阵镜玄妙万方,那些庸俗的测阵盘难望项背。”

  苏词轻哼一声:“你倒是检测,净说废话。”

  胡迪没有回应,九人纷纷飞向洞窟中央。

  苏词缓缓道:“洞中灰雾就是古阵,下方不是地坑,就是洞道。灰雾中除了灵气,似乎还有魔气。”

  薛玮点下头:“灰雾中确实有魔气存在。”

看过《吾命不由天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