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吾命不由天 > 第178章 海面惊变

第178章 海面惊变

  “外来修士还可在修行城池开设店面、从事职务和租赁修炼室,只是此举不利于游历,城池修炼室的租赁费,也要比岛屿昂贵。”

  和狄虹携手走在平海城街上,古玄边观察店面,边转述王莽的话语。

  尽管已入冬,可城池上方被透明禁制覆盖,街上没有一丝冷风。

  狄虹接声:“之前等你时,我同管道阁的伙计交流过,譬如管道阁的修炼室,一日租赁费要五灵石,寻常散修压根承担不起。”

  古玄轻笑:“据董道友所言,我等在南洋境游历,只能算作散修,大多在散修聚集的小岛开辟洞府,甚少租赁洞府。”

  狄虹建议:“讨厌鬼,其实以咱俩的战力,大可直接灭掉几个散修,抢占一座小岛。”

  “此举可行。”古玄点头赞同,“到时选择灵气充裕的小岛,布设一套大阵,防止其他散修夺岛。至于那些灵气贫瘠的小岛,压根对修炼无益。”

  “终究是道听途说。”狄虹扯着古玄袖子,“还有四日工夫,咱们去周边岛屿走走,此城店铺与皇城差不多,没啥好逛的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古玄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,“先去香茗斋门口看看。”

  香茗斋只有三层,出售灵茶灵果和奇味小吃,店前空地确实摆有露天桌椅。

  两人到达时,就见露天茶座人满为患。

  古玄道:“香茗斋顾客盈门,对面那家广云轩却门可罗雀,对比鲜明。”

  “瞧走眼了。”狄虹轻笑,“听管道阁伙计说,广云轩东家乃是城主,专门组织大型拍卖会。”

  王莽介绍:“广云轩以物易物,从不收灵石,只要你有奇珍异宝,大多能在店内换到中意之物,连符宝都能交换。”

  “原来来头不小,日后再进去瞧瞧。”古玄望着广云轩的招牌,“咱们这就去周边岛屿。”

  “我来操舟。”

  狄虹祭出一艘蓝色灵舟,直接飞出平海城。

  ……

  只飞出一段距离,狄虹就催动念力,蓝色灵舟转而朝海面飞去。

  古玄神色一动:“莫非此灵舟能在海面航行?”

  狄虹回道:“蓝滑舟是师父特意在皇城买的,之前从未试过。”

  蓝滑舟很快飞到海面,舟底下沉两寸左右,随着念力催动,灵舟排浪而出,疾速前进。

  “师父诚不欺我,此舟果然海空两用。”狄虹眉飞色舞,“讨厌鬼,咱们一路航行到兴风岛,据师父所言,此岛有不少渔村。”

  “虹妹开心就好。”古玄会心一笑,回忆南洋境地图,“据地图所示,兴风岛距此不远,且看看要航行多久,好计算日程。”

  ……

  一连航行大半日,都没有遇见一座岛屿,视野中尽是茫茫海面。

  古玄忽然蹙起眉头,暗道:“前辈,小阴居然传来一股危险的情绪。”

  “嗯?”王莽有些诧异,“迷蒙虫不会无缘无故如此,快离开海面。”

  古玄连忙道:“虹妹,且让灵舟升空飞行。”

  狄虹回头疑问:“海面好好的,为何要飞行?”

  王莽的念力往海面一探,骤然大喝一声:“速速离开,不可犹豫!”

  “虹妹,快走!”

  古玄压根无法解释什么,背后灵光一闪,骤然浮现出两对五彩罡翅。

  此罡翅正是,稍微一扇,整个人就冲天而起。

  狄虹见状,这才催动念力,驱使灵舟缓缓升空。

  古玄悬停于低空,目光一扫,不禁面色大变,扬声大喊:“虹妹,快用罡翅术,弃舟飞走!”

  蓝滑舟周遭的海面上,赫然出现一团巨大的黑色漩涡,径长足足有百丈。

  黑色漩涡疾速旋转,从中发出强烈吸力,海浪的呼啸声令人心悸。

  蓝滑舟被吸力一扯,顿时停止上升,狄虹花容失色,连忙催动罡力。

  可罡翅术尚未施展,黑色漩涡就汹汹卷起,将整艘灵舟吞没。

  “讨厌鬼,救我!”

  “虹妹!”

  古玄惊呼一声,五彩罡翅一扇,直接冲向海面。

  “危险!”王莽急忙大喝,“别去送命!!”

  如此紧急时刻,古玄顾不得许多,依然俯冲而下。

  可黑色漩涡迅速回落,很快消失不见,海面恢复湛蓝色,波浪汹涌不休。

  王莽再次大喝:“以你目前的实力,千万不要入海,别拉老夫陪葬!”

  临近海面时,古玄终于停下,眼泪潸然滑落,双拳紧握,浑身瑟瑟发抖。

  “请前辈如实相告,是否应劫者传言应验?!”

  森寒而又无助的话语,从牙缝里一字字迸出。

  王莽郑重道:“此事得从长计议,你此时的状态不适合议事,先看看狄虹的元神烙印。”

  古玄如提线木偶,连忙取出一颗白色珠子,念力一动,表面闪烁出赤红光芒,可光芒逐渐变淡。

  此珠为鸳鸯相思珠,烙有古玄和狄虹的元神印记。

  赤红光芒正是狄虹灵魂的魂光,魂光变淡,表明狄虹越离越远,当距离超过十里,魂光就会消失。

  若狄虹未亡,日后和古玄相距十里之内,鸳鸯相思珠就会闪烁出魂光。

  王莽建议:“且在此处等等,你先冷静下来。”

  古玄当即祭出玉骨舟,念力一催,灵舟表面灰光爆闪,当空隐形。

  盘坐在玉骨舟中,古玄心乱如麻,脑中尽是昔日与狄虹相处的情景。

  ……

  仅仅过去一刻钟,狄虹的魂光就完全消失,古玄只觉得心里空落落。

  “此珠名为相思,何其贴切。”王莽轻叹,“且看看狄虹的元神印记,若依然存在,未必会有事。”

  “我怕虹妹陨落。”古玄鼓足勇气,才将念力探入鸳鸯相思珠,“所幸元神印记尚在。”

  “嗯。”王莽轻应一声,“看来狄虹虽遇难,并非没有转圜余地。”

  古玄深吸一口气:“方才情急之下,没能听从前辈建议……”

  王莽直接打断:“你小子休要矫情,此乃人之常情,老夫岂会计较?”

  古玄言归正传:“听前辈所言,似乎已有眉目。”

  王莽缓缓道:“首先排除人为,若是人为,凶手没理由放过你。凶手具有黑雾和吞噬神通,至少法力境修为。时隔一刻钟,元神印记尚在,说明凶手无意杀害狄虹,应当另有用意。”

  古玄一挑眉梢:“此事若非人为,莫非是妖类?”

  “可能是水妖,也可能是上古凶兽。”王莽深入解释,“老夫当年游历南洋境,曾多次听闻,澴海深处有不少上古凶兽存在,每一头都实力强横,连法力境中期都忌惮三分。”

  “前辈所言极是,至少凶手只针对虹妹,这点可以断定。”古玄的思路逐渐明朗,“虹妹与我的不同之处,只有性别和血脉。”

  “更大可能是灵体血脉。”王莽想得更远,“既然狄虹未亡,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,否则日后无法同冷月真人交代。”

  古玄直接问:“澴海茫茫,当从何处找起?”

  “进灵宗,查道书。”王莽建议,“只要找出澴海的大能水妖和上古凶兽,结合老夫方才的推断,必有相关眉目。”

  “此言甚是,先找出凶手,才不会盲目。”古玄深以为然,“虹妹此番遇难,是否与我有关?”

  “必然有关。”王莽长叹一声,“应劫者要遭受多番考验,才能崭露头角,传闻中的家破人亡,都是考验结果。狄虹虽对你有意,可依然是完璧之身,此番遇难才能无恙。”

  古玄面露苦笑:“不瞒前辈,若非虹妹今日遇难,对于应劫者传言,我始终心存侥幸。”

  王莽郑重道:“如今狄虹失踪,你不好再与管笙见面,免得被冷月真人警觉。击杀本土散修,依然可以参与,老夫趁机理一理你今后的行止。”

  “有劳前辈。”古玄收起鸳鸯相思珠,俯视汹涌海面,怅然若失,“虹妹都已失踪,兴风岛不去也罢。”

  王莽有异议:“有必要去一趟,正如你所言,以此计算日程,老夫当初游历多年,从未如此做过。”

  古玄直接催动念力,隐形的玉骨舟疾飞而出。

  ……

  盘坐在玉骨舟中,将狄虹的遇难经历回味一番,古玄立马发现疑点:“前辈,小阴既然有预警的本事,当初为何没有显露?”

  王莽若有所思:“老夫记得迷蒙虫曾汲取过鸿运鼠的元血,而鸿运鼠恰恰有预警的本事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古玄双目微眯,“小晴都能将泣月禽和暴喉狮的音波化为己用,何况是诡异的小阴。”

  王莽深入思量:“成年的鸿运鼠能预测凶吉,比法相境的预感还要灵验,你且问问迷蒙虫能否如此。”

  古玄连忙传出心念,而迷蒙虫很快传来一股肯定的情绪:“前辈,小阴果然能预测凶吉!”

  “妙哉。”王莽居然有些兴奋,“看来迷蒙虫的确将鸿运鼠的天赋异能化为己用,老天待你不薄,快叫迷蒙虫预测狄虹的未来。”

  古玄同样有些激动,随即疑问:“该如何传心念?只预测虹妹的未来?”

  “确实过于笼统,得换个预测方向。”王莽思量少顷,“就预测你和狄虹能否在南洋境团聚。”

  “大善。”古玄目光一亮,连忙传出心念。

看过《吾命不由天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