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吾命不由天 > 第172章 复仇

第172章 复仇

  飞泉城北面杏林,古玄坐在坡顶茅屋前,望着西门棋从远处飞来。

  王莽道:“封隐符虽好用,却无法施展念力,颇有些作茧自缚。”

  古玄暗道:“既已引出西门棋,唯有一战而已,是胜是负,且看天意。”

  西门棋驭剑飞行,临近杏林时,目力仔细观察,却没有发现人影。

  生怕杏林上空布有法阵,西门棋只飞到杏林边缘,就凌空停下。

  西门棋神色戒备,连忙探出念力,仔细观察周围,同样一无所获。

  西门棋右侧虚空,悬停着一艘由白骨制成的灵舟,已开启隐形状态。

  白骨灵舟中,站着锦衣老者和一位相貌堂堂的蓝袍青年,正是西门脊。

  正主已到来,古玄依计行事,当即揭下封隐符,体表灰光一闪,现形而出。

  西门棋正要出声,忽见坡顶茅屋前,闪出一位灰袍修士,顿时用念力锁定。

  西门脊见状,不由朝锦衣老者传音:“我的念力见不到此人隐形。”

  锦衣老者传音:“此人敢来到此地,必有一些倚仗手段,可他如此轻易现身,倒有些出乎意料。”

  茅屋距离西门棋不足十五丈,古玄祭出一柄银色阔剑,驭剑前飞数丈。

  西门棋先声夺人:“阁下是何人,鬼鬼催催躲在此地,意欲何为?”

  古玄凌空停下,朗朗出声:“棋道友既然赴约前来,何必明知故问,莫非不管汪道友死活?”

  西门棋闻言,索性直接质问:“伶妹所在何处?敢有半句虚言,本人即刻叫你命丧当场!”

  古玄面不改色:“汪道友就在在下洞府,其它的已在信上写明。棋道友无需恐吓,在下敢来此,自然有一些准备。”

  西门棋趁机问:“不知阁下都有哪些准备?”

  王莽忽然出声:“西门棋右侧虚空有人隐形,以老夫目前的念力,无法看透隐形之人,显然需要罡力境后期的念力。”

  古玄张了张嘴,似乎想要回应,随即神色一动,脑袋微侧,装作倾听状。

  西门棋一见,不禁蹙起眉头,连忙探出念力搜索,却一无所获。

  锦衣老者轻叹:“看来对方有帮手,用同样手段隐形,我等恐怕要现身。”

  西门脊回应:“确实如此,我的念力毫无发现。”

  古玄忽然手指西门棋右侧,冷冷道:“棋道友若不叫出隐形的同伴,我等已无交易必要。”

  锦衣老者连忙朝西门棋传音:“公子莫要被唬住,对方纵然有帮手,修为也不会太高。”

  西门棋轻哼一声:“凡事量力而行,阁下若心存侥幸,大可试试。”

  古玄朗声道:“在下的隐形手段,尔等压根无法看破,方才主动现身,而非偷袭,已然表明诚意,棋道友以为然否?”

  西门棋面露冷笑:“本人是有同伴随行,可他们若不现身,又当如何?”

  古玄平静道:“在下同样有帮手,且在洞府布下法阵,只要念力催动阵盘,法阵就将自爆,汪道友立马一命呜呼。”

  西门棋怒气上涌:“阁下既然有诚意,为何不叫帮手现身?”

  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在下带帮手,只为以防万一,依然是那句话,在下若无诚意,初始就不会现身。”古玄一转话锋,“在下耐心有限,请棋道友速速定夺。”

  锦衣老者传音:“公子,我等暴露形迹,已无隐形必要。此人挺难缠,再僵持下去,唯恐激化矛盾。”

  “本人何尝不是带着诚意而来。”西门棋望向右侧虚空,“都出来。”

  就见右侧虚空灰光一闪,白骨灵舟现形而出。

  锦衣老者望向古玄,当先出声:“我等都已现身,也该轮到阁下表明诚意,如何证明阁下是散修?”

  西门棋非但没有阻止,还目光微亮,此问看似多余,实则相当犀利。

  古玄微微一笑:“这位高人想必就是盅伯,汪道友常有提及,今日一见,果然心智超群。可盅高人若企图套话,那就打错主意了,在下只能回答,汪道友所在距离此地颇远。”

  “老朽无非一凡夫俗子,哪有什么心智,都是伶姑娘谬赞。”锦衣老者一转话锋,“阁下一口一个汪道友,未免冠冕堂皇,如何证明信上所写属实?”

  西门棋闻言,不禁双手抱臂,摆出看戏的姿态。

  古玄面不改色,单手探入大袖,取出蛇影匕,望向西门棋:“想来棋道友识得此物。”

  西门棋瞪大双眼:“伶妹居然会给你此物?”

  古玄摇摇头,神色忽然变得郑重:“只是暂借此物,始终要还给汪道友,最大诚意是归还阿娇。”

  此话一出,西门棋三人终于卸下九成疑心。

  古玄掏出一个伏生袋,随手抛出,念力一动,伏生袋出口乍现。

  “阿娇,数年离别,请出来与棋道友团聚。”

  小晴早就得到吩咐,先将体形变大,才从伏生袋飞出,当空长鸣一声,一股血色音波散发而出。

  西门棋三人刚意识到不妙,就纷纷中招,上丹田和中丹田受到血色音波震荡,元神惊颤,血气沸腾。

  西门棋和西门脊当空栽落而下,锦衣老者倒在白骨灵舟上,七孔流血而亡。

  小晴猛扇双翅,一道道暗红血芒弧射而出。

  如今的暗红血芒,形体更大,弧射范围更广,飞射速度更快。

  转眼之间,西门脊和西门棋的身体就千疮百孔。

  只是西门脊直接毙命,西门棋的头颅却没有受伤。

  古玄疾飞而来,蛇影匕一挥,凌空砍下西门棋的头颅,随即狂笑出声:“哈哈哈,西门棋,你也有今日,老子苦苦谋划十年,终于报得大仇……”

  西门棋元神只是短暂惊颤,逐渐回复清明,见自己头颅冲天而起,歇斯底里地大吼:“你到底是谁,休要得意,跟你拼了!”

  待脑袋落到古玄近前,西门棋元神骤然从天灵盖飞出,直接没入古玄眉心。

  可才飞入上丹田,古玄的命魂就发出一股黄光,将西门棋元神裹住。

  小晴见状,不禁惊鸣一声,连忙疾飞而来。

  “小晴勿惊,我故意诱敌夺舍,不会有事,速回伏生袋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  古玄含笑出声,哪还有半分癫狂模样。

  小晴仔细观察古玄一番,才兴奋地清鸣一声,展翅飞入伏生袋。

  古玄迅速收拾战场,将三具尸体都收入空储物袋,随后驭舟离开。

  ……

  古玄驱使灵舟,并未逃出庀州,径直飞到屏山。

  站在父母坟前,古玄掏出储物袋,念力一催,三具尸体掉到地上。

  古玄没有出声,直接取出火折子,引火焚尸。

  王莽忽然道:“父仇不共戴天,如今得偿所愿,值得恭贺。”

  “待修炼有成,定击杀西门舛,为前辈报仇。”古玄目露精光,“西门棋的元神如何?”

  王莽缓缓道:“老夫费了一番手段,已将西门棋元神拘禁。西门棋才进阶罡力境数年,元神只能保留三个月。三个月内,老夫都无法动用念力。”

  “前辈可有搜魂?”

  火光熊熊,随风摇摆,映出古玄的影子。

  “西门棋和汪伶当年重返孤目崖,搜走老夫的储物袋,一直由西门棋保管,藏在卧室木床的暗格中。”

  古玄双目微眯,上丹田继续回荡王莽的声音。

  “上次历练回来,西门棋动用老夫的储物袋,只留下法力境宝物,其余宝物用来换取一套玉符阵。”

  古玄轻笑:“看来其余宝物不多。”

  王莽道:“老夫进阶法力境后,清理过一次储物袋,只留下曾用过和有价值的宝物。宝物虽不多,却也值上万灵石。”

  古玄略一思量:“是否潜入萃山,偷出储物袋,由前辈定夺。”

  王莽沉默半晌:“老夫前途未卜,储物袋就留在萃山,也能有个念想。”

  古玄能理解王莽的心情,并没有异议。

  寒风瑟瑟,助长火势,噼里啪啦作响,很快燃烧殆尽,灰烬随风飘散。

  ……

  时隔多年,古玄再次来到孤目崖壁洞。

  盘坐在蒲团上,古玄开始整理储物袋。

  锦衣老者的储物袋,都是真力境宝物,古玄用念力一探,打算送给仆人。

  西门脊虽有两个储物袋,可除了白骨灵舟,全是些寻常宝物。

  白骨灵舟属于中品灵舟,善于隐形,罡力境后期的念力才能看穿。

  由于白骨晶莹如玉,王莽将其取名玉骨舟。

  西门棋有三个储物袋,其中一个储物袋内,整整装有一万下品灵石。

  “一万灵石都来自老夫的储物袋,西门棋却谎称从藏道阁借得。”

  “前辈当年乃曦国第一散修,想来身家不菲。”

  “老夫当年的身家微不足道,灵石就十来万。”

  其它两个储物袋的宝物,令古玄欣喜不已。

  一瓶中品养气丹,一套攻击类玉符阵,两颗追魂金雷珠,三把灰色竹叶刃。

  西门棋元神尚在,古玄无法祭炼追魂金雷珠,只能留待三个月以后。

  据王莽所言,三把灰色竹叶刃,名为三阳如意刃,极其坚硬,法器难断。

  西门棋有一份将念力聚成三股的秘术,三阳如意刃正好配套使用。

  将灵石整理一通,古玄发现总数超过两万。

  :。:

看过《吾命不由天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