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吾命不由天 > 第170章 助力

第170章 助力

  直到狄虹叩门叫唤,古玄才从修炼室出来,冷月真人正好驭云而回。

  “师父回得正是时候,晚饭刚做好。”

  三人走向膳房,桌面只有一锅粥和几样小菜,古玄却觉得格外温馨。

  冷月真人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,狄虹边舀粥边问:“师父去哪了?”

  “大长老一回宗,就传讯相唤,事关此番历练,为师岂能怠慢。”

  冷月真人接过玉碗,轻轻吹散腾起的热气。

  “莫首辅果然在监视月莹岛,还拘走一位魔修凶手的元神。”狄虹坐在古玄旁边,“大长老有何见教?”

  冷月真人轻笑:“不仅莫首辅,还有三位道宗大长老,都在月莹岛高空。”

  古玄问:“莫首辅拘走光头魔修元神,想来是要搜魂,莫非有所发现?”

  冷月真人娓娓道:“被莫首辅搜魂的魔修凶手,名为楚腥,是南洋境散修,从古修洞府得到勾魂幡的炼制之法,由于此幡在玲珑界都属于禁忌宝物,就前来苍生境勾魂祭炼。”

  王莽当即判断:“叩道盘和褐色披风应当都得自古修洞府,可惜灵力无法驱使魔宝,否则你都无需修炼泣血遁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古玄恍然,“勾魂幡既然是古修洞府所得,就与浩劫迹象扯不上关系。”

  冷月真人否定:“上次劫数化解后,玲珑界的所有勾魂幡都被毁去,如今重新现世,本身就是浩劫迹象。由于千秋福地的隐患消除,才会波及到曦国。”

  王莽疑惑:“勾魂幡在南洋境出世,应当属于南洋境的浩劫迹象,为何会波及苍生境,除非南洋境有其它浩劫迹象,你且问问。”

  待古玄转述此话,尽管冷月真人见识过他的心智,依然有些诧异。

  古玄连忙掩饰:“小辈和虹妹即将游历,才会对南洋境的事上心。”

  冷月真人点下头:“你小子没有料错,据楚腥的记忆,南洋境已兴起一股隐秘势力,莫首辅得知你去南洋境游历,叫你顺便查一查这股势力。”

  古玄面露苦笑:“隐秘势力若是浩劫迹象,必然牵扯甚大,小辈还要修炼,只怕力有未逮。”

  “只叫你顺便查查,并非要水落石出,在南洋境自当以修炼为主。”狄虹不禁横了古玄一眼,“唉,你吃不吃,不吃端过来。”

  古玄侧头一瞅,狄虹已吃了小半碗,连忙伸手挡住玉碗:“虹妹的精湛手艺,自然得尝尝。”

  冷月真人浅笑:“虹儿所言甚是,古玄虽有慧根,大长老都赞不绝口,偶尔也会犯迷糊。我在南洋境认识一位真人,你们到时可先去拜访,必有收获。”

  古玄点下头:“好。”

  三人没有再交流,转而专心用粥,口味相当不错,时不时夹一口小菜。

  见狄虹用公筷给自己夹菜,古玄礼尚往来,还给冷月真人夹了两样菜。

  冷月真人眼角含笑,并没有拒绝,显然已真心接纳古玄,没有将他当外人。

  一碗热粥见底,狄虹搁下玉筷,满足地摸摸肚子,开始发问:“师父,勾魂幡将如何处置?”

  冷月真人的粥还有小半碗,当即停箸,搁在碗边,用香帕擦拭嘴角:“皇廷将在五日后举办焚幡大典,由穆戎焚毁勾魂幡,借灵体血脉,镇压浩劫势头。”

  古玄神色一动:“都有谁会参与大典?”

  冷月真人道:“除了道宗、世家和散修的代表,还会邀请其它皇朝。莫首辅已命人将月莹岛情形,刻录成影像玉简,供参与大典的修士自由浏览。”

  古玄直接问:“西门弛不在萃山,西门斯应当会参与大典?”

  冷月真人微挑眉梢,很快反应过来:“你要趁机击杀西门棋?”

  古玄点下头,当即将行动计划简述一番。

  冷月真人沉吟:“焚幡大典为期一日,西门斯必然会参与,倒是复仇良机。”

  狄虹连忙问:“讨厌鬼,是否要帮忙?”

  古玄摇摇头,目露杀机:“虹妹无需担心,此番出手,我有十足把握。”

  冷月真人道:“大典当日,除了穆戎,其他寻凶者无需抛头露面。我有一副千幻面具,神识才能看破,会差人伪装成你的模样,和虹儿四处走动。”

  古玄神色一喜:“如此再好不过,多谢长辈。”

  王莽轻笑:“冷月真人已完全站在你这边。”

  “到时就叫伪装者和虹儿去低端坊市逛逛。”冷月真人问,“你需要采购什么宝物?”

  王莽连忙建议:“就说需要三品妖禽的元神,用来修炼老夫的飞行秘术。”

  古玄连忙用自己的语言转述,冷月真人听完,若有所思:“在罡翅术的大法纹封印妖魂,倒是首次听闻,九元宗有一份秘术,将妖魂封印在罡力中,二者颇有相似之处。”

  不待古玄回话,冷月真人续道:“小寒岛有不少雪影雕,背生双翼,飞行灵活迅疾,堪比追风雕,我且带虹儿和伪装者走一趟,找苦竹上人索要一只。”

  “有劳长辈。”古玄望颇为感动,“历练途中,曾听贺威提起灵体传承机缘,长辈有何看法?”

  冷月真人道:“机缘不可强求,虹儿性子乐观,无欲无求,适合自然传承。莫首辅提前激发穆戎血脉,那是顺势而为,机缘并非劫难,虹儿无需如此。”

  知徒莫若师,古玄回想自身的修道经历,没少遇到机缘,不由深以为然。

  这一晚,三人足足交流到深夜,才各自散去。

  ……

  盘坐在修炼室的蒲团上,古玄将之前的谈话回味一番,暗道:“五日后就是焚幡大典,压根来不及修炼泣血遁。”

  王莽思量:“五日恰到好处,你答应西门棋会去一趟萃山,若相隔太久,难免令他生疑。倒是冷月真人去小寒岛,你一旦遭遇危机,将孤立无援。”

  古玄双目微眯:“若如前辈所言,以小晴的速度,逃走应当不难,此事不要牵扯到冷月真人和虹妹。”

  王莽没有纠结:“谋划从来无法尽善尽美,有七成把握,即可付诸行动,以你四年多积累的气运,想来变数不会太多。”

  ……

  焚幡大典当日,庀州飞泉城北面,某座小山头上,古玄在此守株待兔。

  经过两日侦查,古玄发现有不少外出的西门嫡系子弟,都会从此经过。

  古玄身着灰色长袍,脸戴真如面具,腰间贴着隐身符,脚下踩着木剑。

  日出不久,一只灰翎鹤从远处缓缓飞来。

  鹤背上盘坐着一位相貌平平的少年,身着白色劲装,真力境中期修为。

  古玄望着灰灵鹤渐飞渐近,面露冷笑:“在萃山附近,能驾鹤飞行的武士,必是西门子弟。”

  王莽轻笑:“这无疑是个好兆头,看来今日的复仇能如愿以偿。”

  待灰灵鹤飞到近处,古玄才催动念力,驭剑飞到白衣少年身侧。

  静静望着白衣少年,古玄的念力从储物袋裹出两张灰蒙蒙的定身符。

  罡力境的符箓,表面都铭有神引阵,无需祭炼,将念力探入神引阵,就能激发符箓,相当方便。

  随着大袖一拂,两张符箓化作两道灰芒,当空激射而出,转眼就贴在白衣少年和灰翎鹤身上。

  变起仓促,白衣少年哪会料到在此处遭遇袭击,压根来不及反应。

  一人一鹤大惊失色,身体当空坠落,重重砸在山表的灌木丛中。

  古玄隐身飞到近前,直接对白衣少年施展控魂术。

  指甲一划而过,在指尖逼出一滴鲜血,屈指微弹,血珠看似悬浮于身前,其实是被念力裹住。

  接下来,调动罡力贯入下丹田的术纲纹,转化为罡气,运转到指尖。

  另一股念力回想控魂术的法纹,手指比划着各种姿势,开始掐出指诀。

  尽管演练过数十遍,古玄的掐诀速度依然有些慢。

  就见一道道细微的五彩纹芒,从指尖激射而出,纷纷没入血珠中。

  血珠逐渐化为一条条弯曲血芒,雪花般飘入白衣少年的印堂穴。

  白色少年初始神色惊恐,随着血芒没入,目光逐渐变得呆滞。

  当古玄停下掐诀,白衣少年眼中有淡淡血光一闪而逝,马上回复正常。

  待古玄揭下定身符,白衣少年就缓缓站起。

  王莽道:“控魂术大功告成,无需试探什么,可直接命令。”

  古玄盯着白衣少年,连忙问:“你姓甚名谁,驾鹤出行,所为何事?”

  白衣少年见不到古玄,却面无异色,木讷道:“回主人的话,在下叫西门柱,正要出门历练。”

  古玄连连追问:“西门弛、西门斯和西门棋是否在萃山?”

  西门柱道:“西门弛尚未回归,西门斯不在萃山,似乎去参与焚幡大典,自从历练回来,西门棋一直待在奇鸣院,足不出户。”

  古玄暗松一口气,这才现出身形,取出早已备好的信封和封隐符,一同递给西门柱:“贯入真力,激发此符,贴在我身上,再驾鹤回萃山,给西门棋送信。”

  罡力无法激发封隐符,只能由西门柱代劳。

  西门柱应一声,将信封放入怀中,手握封隐符,连连贯入真力。

  :。:

看过《吾命不由天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