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小说网 > 吾命不由天 > 第129章 采花

第129章 采花

  古玄吩咐小晴直接飞到断月崖前方,当空悬停,距离断月崖五丈左右。

  一番凝神细看,断月崖内壁与崖面的衔接处,有一条弯曲细缝,十几株无芽树都从石缝中长出。

  以古玄的目力,只能看清二十来朵无色花的大致轮廓,碗口大的仅有五朵。

  王莽道:“江风已朝断月崖赶来,成熟的无色花有五朵,只要采得一朵,就能向冷月真人交差。”

  化石兽不见踪迹,古玄略一思量,从囊袋中取出一枚六角镖,甩手飞旋而出。

  六角镖曲线飞旋,嗖嗖有声,速度甚快,轨迹连连变换,中途没有崩断。

  眼看六角镖逼近断月崖内壁,可化石兽始终无动于衷,仿佛不在现场。

  噌的一声。

  六角镖迅速从一朵成熟无色花的底部划过,最终没入石壁中。

  可无色花并没有掉落,无芽树枝杈仅有一道浅浅的划痕,令古玄诧异不已。

  王莽分析:“看来无芽树也是天材地宝,只能用阴流剑和蛇影匕。”

  古玄凝重点头,无芽树如此坚硬,化石兽隐身一旁,采花困难重重。

  王莽建议:“地图玉简记载,无色花不能沾血,可将泣月禽尸体丢出。”

  古玄早有此意,当即取下伏生袋,真气一催,泣月禽尸体从中掉出。

  禽尸血迹未干,古玄抓住禽尸颈脖,手臂一甩,将其使劲扔出。

  就在禽尸逼近时,无芽树上方的崖壁,终于闪出一股灰蒙蒙的光霞。

  古玄蓄势待发,一见到灰色光霞闪出,立即抽出阴流剑,剑锋一抖,五道柳叶形的白色剑光激射而出。

  禽尸被灰色光霞一卷,骤然化为灰色石雕,随即掉落在崖面,碎裂成粉。

  古玄瞳孔一缩,灰色光霞的威力超乎想象。

  五道柳叶形剑光,纷纷击向灰色光霞的闪出方位,除了将石壁击出五个窟窿,化石兽没有丝毫动静。

  王莽郑重道:“念力压根没有见到化石兽移动,此兽多半已能石遁,应当有三品修为。”

  见识过灰色光霞的攻击速度,古玄正准备施展诡影功,就见一团淡淡灰影,从断月崖外壁闪出。

  此灰影通体圆溜溜,如一团灰烟,看不清形体。

  “呀咦!”

  随着一声难闻的沙哑怪叫,灰影表面灰光一闪,骤然卷出一股灰色光霞。

  “小晴快闪!”

  古玄面色微变,本以为灰影是化石兽的某种诡异手段,没想到竟是本体。

  小晴并没有闪避,引颈清鸣一声,双翅猛地一扇,体表血光爆闪,形成一团厚厚的暗红色光茧。

  灰色光霞一卷而来,暗红色光茧先化为灰石,随即碎成齑粉。

  小晴再扇双翅,一道道暗红血芒弧射而出。

  古玄顾不得落在身上的石粉,立即盯着前方。

  面对成百上千道血芒,化石兽没有硬接,体表灰光一闪,飘移到数丈外,仅比诡影功的瞬移慢出一线。

  诸多血芒最终将石壁击出密密麻麻的窟窿。

  古玄双目微眯,当即微晃身体,直接瞬移到化石兽旁边,单手一挥,暗中运转的虚劲一卷而出。

  “呀咦呀咦!”

  从叫声可以听出,古玄的瞬移同样出乎化石兽的预料,可其反应极快。

  就见化石兽表面灰光一闪,一股灰色光霞顿时朝古玄汹汹卷来。

  就在这时,虚劲化为一条无形锁链,将化石兽一圈圈捆住。

  古玄不惜以身犯险,等的正是此刻,一面瞬移避开灰色光霞,一面从囊袋取出一枚光囚符,贯入真力。

  光囚符就是骷髅头形态的魔道秘符,古玄特意请王莽取的雅名。

  被避开的灰色光霞,卷到远处虚空,一闪而逝。

  “呀咦呀咦!”

  化石兽发出惊讶叫声,体表灰光一闪,本想将虚之链化石,却无济于事。

  虚之链固然没有化石,却因此消失不见。

  化石兽体表灰光再一闪,顿时朝断月崖方向飘移而出,显然要遁入石壁。

  “小晴,拦截!”

  古玄尚未激发光囚符,不禁大叫一声,同时感受到一股念力将自己笼罩。

  王莽出声:“化石兽果然进阶三品,看来断月崖已长久无人光顾。”

  小晴连忙扇动双翅,一道道暗红血芒飙射而出,速度比弧射快出不少。

  化石兽飘移一次,石壁近在咫尺,正要再次飘移,羽翎状血芒就从前方射过。

  “呀咦!”

  化石兽怪叫一声,连忙朝小晴卷出一股灰色光霞。

  小晴这次没有防御,双翅一扇,凌空侧飞而出。

  古玄终于激发光囚符,掌中黑光闪烁,当即微晃身体,瞬移到化石兽近前。

  化石兽的念力本就锁定古玄,一见对方瞬移,就要发出灰色光霞。

  可古玄抢先一步,手腕一扬,一道黑芒激射而出。

  化石兽体表刚闪烁出灰光,黑芒就化为一颗黑色光球,将其笼在里头。

  光囚符所化的光球,似乎因对手而异,上次对付查然有井口大,此时对付化石兽,仅有桶口大小。

  王莽连忙出声:“好机会,快去采花,光囚符估计囚不住化石兽。”

  “拦住化石兽!”

  古玄接连两次瞬移,凌空将黑色光球撞向远处,随即朝小晴吩咐一声,就瞬移到断月崖上。

  小晴长鸣一声,连忙展翅飞到断月崖前,对黑色光球虎视眈眈。

  “呀咦!”

  化石兽虽然被困,却没有慌乱,当即怪叫一声,随着体表灰光大盛,整颗黑色光球居然化为灰石,随即碎裂成粉,迎风而散。

  “呀咦呀咦!”

  见到自身距离断月崖十几丈远,而古玄已瞬移到断月崖内壁,化石兽这才气急败坏,体表灰光大盛。

  化石兽这次不再飘移,直接飞向断月崖,体表灰光连闪,如同灰色大日。

  小晴自然不会让化石兽如愿,连忙一扇双翅,一道道暗红血芒飚射而出。

  化石兽没有发出灰色光霞,反而迎着暗红血芒横冲直撞,怪叫连连。

  一路所过之处,被灰光触及的暗红血芒,通通化为灰色石粉,当空飘散。

  如此蛮横手段,使得小晴目瞪翅呆。

  飞到距离断月崖数丈处,化石兽当空停下,体表灰光一闪而逝,随即飘移而出,直接遁入石壁。

  古玄已挥舞阴流剑,击断三朵成熟无色花,正要采第四朵,王莽的念力见到化石兽举动,急忙出声。

  “快闪!”

  古玄毫不犹豫地晃动身体,瞬移而出,而所站方位突然闪出一股灰色光霞。

  “走!”

  古玄直接瞬移到鹤背上,随口吩咐一声,小晴连忙展翅飞走。

  崖面灰光一闪,化石兽从中遁出,见到成熟无色花仅剩两朵,不禁朝飞走的古玄连连怒叫。

  小晴飞走少顷,足足有五位采药者,从不同方向云集到大柱峰脚下。

  ……

  盘坐在鹤背上,古玄用玉盒逐一装好无色花,放入专用储物袋。

  收起储物袋,古玄轻叹一声:“气运着实古怪,单单采撷无色花,就动用两大底牌,囚光符仅剩一枚。”

  王莽有异议:“听冷月真人所言,有不少采药者打无色花主意,唯独你捷足先登,就有气运使然。至于消耗底牌,乃化石兽战力强大,与气运何干?”

  “想想也是,多亏前辈建议,全心赶路,方能如此顺利。”古玄轻笑,“若非曦皇御旨,施展虚之链时,就能击杀化石兽。”

  王莽解释:“老夫早年听闻,无色花原本的守护妖类是裂影貂,由于不成熟的无色花被肆意采撷,曦皇才特地去东蛮境活捉一头化石兽,放入千秋福地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古玄恍然,“江兄还有多远?”

  正是由于莽见到江风快赶到大柱峰,古玄之前才会驾鹤飞行,若是返回大柱峰底,有可能与其他采花者相遇,难免一场争斗。

  王莽连忙将念力探入定位玉简:“江风显然加快速度,直线距离不到两里。”

  “那是空中距离。”

  古玄轻笑一声,小晴忽然当空停下,脑袋微转,眸中充满杀机。

  侧头望去,就见十几只泣月禽从两里外群拥而来。

  为首一只泣月禽,三品低阶修为,体型比其它泣月禽大出近倍,正是禽王。

  泣月禽的怪叫除了扰敌,还能传递信息。

  那三只被小晴击杀的泣月禽,临死前纷纷怪叫,并在禽王的上丹田响起。

  族禽被击杀,禽王自然要复仇,带着七成二品高阶修为的泣月禽离巢,通过已故泣月禽遗留在空中的气息,一路寻来。

  王莽分析:“较大的泣月禽定然是禽王,以体形判断,应当有三品修为。”

  古玄摸摸小晴的脑袋,缓缓道:“小晴,禽王亲自驾到,交给你了,我来摆平其它泣月禽。”

  小晴战意熊熊地长鸣一声,双翅一扇,直接朝泣月禽疾速飞去。

  泣月禽禽王早已发现一人一鹤,当即目露凶光,仰首怪叫一声。

  小晴不禁晃了晃脑袋,随即怒鸣一声,体表血光一闪,骤然加快速度。

  禽王见灵鹤安然无恙,就朝古玄怪异一声。

  古玄的上丹田虽然诡异响起怪叫声,可命魂闪烁黄光,没有丝毫异样。

  王莽道:“禽王已有三品修为,若非老夫挡下,你恐怕会当空吐血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吾命不由天》的书友还喜欢